Theme of Love

(本文不是歌评,只是籍一个引子,把自己对许多事情的看法杂糅起来。有同学借我的mp3,回来问我说为什么有许多歌只有伴奏,我说,这有什么不好?一定是要有人唱,并且去打榜的东西才能听么?) 
  有消息说,明年,电脑游戏《最终幻想IV》中的一段配乐将被选入日本小学音乐教材。日本教育省因为篡改历史教科书而口碑甚劣,音乐教材的编纂水平也不得而知,但那首歌,《Theme of Love》鬼魅般的旋律,我领教过的。 
  每每在欣赏一段配乐时,脑海中都会不自主地泛出许多词汇。若能再切合这配乐所渲染的主题,比如某部电影,某个桥段,谋句对白,那么这些词汇将会更加具体,更加深刻。《泰坦尼克》的苏格兰风笛响起,眼中呈现的只有巨人,奇迹,宛若童话;《东邪西毒》的诸段旋律回荡在耳边,又仿佛置身于大漠黄沙,把盏天涯;还有《仙剑》的一首《蝶恋》,即使包裹在生硬的软波表与DOS时代简陋的MIDI格式中,依然能勾勒出花飞蝶舞间孤独剑客的寂寞与忧伤……最好听的音乐是千万不能有歌词的,歌词只是暧昧的附件,而纯粹的音乐是让所有聆听者自己来为它谱写歌词,因为有所感,有所共鸣。
  用鬼魅来形容《ToL》,是觉得天籁遥远而流俗,梦幻敷衍和虚无,只有鬼魅,像幽灵一样可以摄人心魄,可以触动听众多情的魂。希腊神话中美人鱼死神般的召唤,西楚霸王兵困垓时下缭绕的四面楚歌,甚至在近乎腐朽的古老戏台上摆开架势,学脉贲张,声嘶力竭一曲《大战金沙滩》,都是鬼魅——无论音色是否悦耳,旋律是否动听,无需悠远或空灵,只要它能在你的心门上轻轻一叩,只要它有这一叩,思绪都会倾泻而出——这,就是鬼魅。
  听过《Eyes On Me》之后,我相信植松伸夫是一个大师,再听过《ToL》,我以为植松伸夫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加倍的大师。最好的游戏,最好的制作人,最好的音乐——王菲天使般的嗓音,加之《最终幻想VIII》华美的过场CG,造就了一段艺术史上跨平台的绝唱。而《ToL》呢?《最终幻想IV》这部诞生在十年前的作品,除了音乐,我对它一无所知。小提琴(也许是)流淌着如泣如诉的哀怨,却又往往在动情处欲说还休,仿佛把一切的惆怅都交给弥漫着醉意的空气了。待到高潮来临时,我听得出,那是在诘问,在控诉,一切都已成为过去,不能再回头。 
  悔恨与哭诉湮没了笑容,除了痛苦,毫无幸福可言。“那真的是所谓爱的主题么?”我不禁自问。也许是对故事背景完全陌生的缘故,我理解错了,谱出一段忧伤的,真正是我有感而发的歌词。也许,这正是植松的高明之处。 
  如果六年级时的我坐在教室中,不安分地捧起音乐书,听见卡带机软弱无力地支支吾吾着,我肯定埋头就睡了。如我把我叫醒,问我听过这首歌后,认为爱的主题应该是什么,我肯定会摇摇头,吐出两个字:无聊! 
  那是最聪明的年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