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欲孽

The mystical lady

y1pREdLMqr7Q5hz3wtJ6Aabft7gDMHhWOkbEK5Eiu8tdaiN3v467tUYbLODhPRgRhGi

  春姑娘把广院女生的衣服脱了……
  虽然只有开头第一句,可写这种流氓诗也需要勇气,想到王小波那首“走在寂静里”,我认为流氓的标准在艺术面前可以适当放宽。高中时代男生往往更早感知春天的到来,比如DYF总是处在短裤凉鞋装束的第一集团,然而现在情况有很大改变,大学女生对气温的敏感程度不亚于海水鱼。
  我现在可以确切无误地说:北京的春天在3月16号中午12时至下午1时30分间到来。
  证据显而易见,那天早晨我一直坐在北食堂里,清楚记得女生们一如既往的穿着秋冬装前来就餐,上午课结束的时候也无甚变化。然而一餐饭,一顿午觉的功夫,下午走在横贯广院东西的主干道上,眼中已是缤纷缭乱的各式清凉打扮。我知道16号的天气变得有些快,却也没料到人变得跟天气一样快。那些MM已经迫不急待把包裹过一个冬天的成熟身段暴露在这个女男比高达7:3,谁能吸引眼球谁就能在残酷环境中出人头地的晚清后宫似的校园里。她们走路的时候高跟鞋在地上踩得咯噔直响,却总让人担心会被某颗小石子下绊摔上一跤;她们像癫狂的钟摆一般扭动着腰肢,尽管有些人已经分辨不出腰来;她们干枯的棕黄色头发,敦实的脖子和后背并不十分好看,可又象生怕被路人错过一样一定逼着走在身后男生们看见——如果我是这群不幸男人中的一员,我会快步走过去,假装什么也没看见。
  前段时间看《金枝欲孽》,孙白杨的一句台词听了一遍就忘不了:小主这副楚楚可怜的嘴脸,日后看见本官相信可免则免。有时候我也想对某些人骂出类似的话,但现在自己还没有资格,也没有必要对她们指指点点,于是玩笑罢了。
  私以为,林保怡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他一生中最光辉灿烂的时刻。

6 thoughts on “金枝欲孽”

  1. 孙白杨在<金枝>里面经典台词还挺多的,为什么你会对那一句特别印象深刻呢?
     
    在我们学校,似乎只有亚洲的女生比较注意打扮,也漂亮些,鬼妹穿着品位很差,身材不好还穿着暴露且化浓妆.
    男生就正好相反, local帅的比较多,但是他们也基本不穿什么特别的衣服,亚洲男生虽然穿名牌,可是长相都很内个且喜欢把头发染的五颜六色的….基本无语
     

  2. 能在第一等美女面前说出第一等尖刻的话,并且一语道破玄机,那是第一等的潇洒不是所有想说的话都可以说出来,更不得不崇拜孙白杨的为人

  3. 回踩,回踩。。。美女我们医学院大大的多,喉喉……金枝孙对莹的迷恋不是百思不得其解,得到一结论,爱情,少惹为妙,喵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