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珂赛特

拿破仑一世加冕
y1p8qeIia2SR43hzdu1gDUjz9HPFN7mIDK9q1fOzdT82_mjvfkJMFv-sF_H6cbEOgPm

  有时候发生分歧,室友说我是理想主义者。诚然我是。我说:没错,苏格拉底是理想主义者,柏拉图是,拿破仑是,伽利略是,贝多芬是,米开朗基罗也是……巨人都是理想主义者(你不是理想主义者,所以你注定成不了巨人)。另一个室友接道:理想主义者最后只有两条路,成就和陷入妄想。我说:那先成为理想主义者再说吧。
  承认一个人是巨人或许容易,发自内心的去崇敬他却很难。只有心中怀有理想的人才会向巨人膜拜。谢谢雨果,《悲惨世界·第二部·珂赛特》,让我稍微怀有理想,让我对拿破仑顶礼膜拜。
  从前崇拜征服者,只关心他们的战史,计算他们帝国的版图,从这些方面比较,相信拿破仑无法与亚历山大、凯撒、成吉思汗三位世界征服者相提并论。然而年龄渐长,阅历渐多,也逐渐意识到这评价标准很幼稚,了解为什么《悲惨世界》与《战争与和平》的作者,一位法国人、一位俄国人,同时对“法兰西帝国的皇帝”致以最高敬意,尽管他们属于不同的阵营。
  从西班牙到小亚细亚,凯撒把共和的种子撒在“以地中海为内湖”的半壁欧亚大陆,幼苗在他死后夭折。拿破仑从科西嘉岛带来共和的火种,这星星之火却随着他的失败在欧洲燎原。评价征服者的标准不应是铁与血,而应是思想和理想。征服人心的人俯瞰世界。把自由交还人民,平等赠与众生,博爱播撒大地。文艺复兴以后,意大利有但丁,德国有歌德,英国有拜伦,世界有拿破仑。
  对滑铁卢,雨果有两段牛X到不行的概括:
  “滑铁卢绝不是一场战役,而是宇宙改变阵线。”
  “滑铁卢是什么?是一种丰功伟绩么?
  不,是一场赌博。
  是一场欧洲赢了,法国输了的赌博。”
  两百年后,生活在另一个半球,我无法准确的理解所谓“宇宙改变阵线”的意义,也无从评论对于欧洲和法国双方来说这场赌局的价值。只是个人认为,从没有哪一场战争背负了像滑铁卢这样沉重的负担,它不仅见证了一个帝国的崛起与衰落,也裁决了一股思潮的黄昏与黎明。南北战争、辛亥革命、明治维新、十月革命……它们同样背负着在历史的拐点选择前路的重任,可它们决定的不过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命运,它们的成功改变的仅仅是世界一隅(十月革命或许影响稍广些,但是……)——不会像滑铁卢那样,纵然失败了,纵然在失败之后出现了1815年王朝复辟,那曾经的共和思想仍让自由之光点亮欧洲,光耀世界,辉映宇宙。
  田中芳树说,莱因哈特是拿破仑的影子,这位在黄金狮字旗下击碎星辰的俊美青年,最终令与他一时瑜亮的对手杨威利也不禁仰视——接受君主立宪——国王与宪法,明慧与公正,那是田中的理想国。每个人都有一个理想国。在心目中构建一个理想国,是积累并思考的意义;在现实中创造一个理想国,是学习工作、除去享受物质与精神生活外书写人生的意义。
  所以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3 thoughts on “第二部 珂赛特”

  1. The Ideal Repbulic…You make me remember Plato, Jean-Jacques Rousseau, Maximilien Robespierre……
    "A democracy is a state where the sovereign people , guided by lasws of their own making , do for themselves everything that they can do well, and by the means of deputies everything that they cannot do for themselves."
    On 25th December 1793, or in French Revolutionary calendar, 5th Nivose, Year II, Robespierre addressed such ideas to the Convention. More than two hundred years has passed, we are still far away from what he declared.
    Is it a tragedy?
     

  2. 高考前三个月..所有人都在自习教室用功学习时..
    我却每晚用1.5~2个小时捧着<<拿破仑传>>神游..而后用潦草的字迹记下随感..再神经质地将那些写满激动的纸片揉成一团..丢到垃圾桶里../
    这样说来…我浪费了两个多月的晚上..什么也没干../
    然而我却从来也不觉浪费..只是貌似有些奢侈…如果同高考相比/
    但当奢侈背后站着的是拿破仑时…我却觉得很相配..不言而喻的值得../

  3. 现在观念有变化了呢,相比起来还是现在人聪明点。以前不会去为争撒哈拉而打仗,现在都发展成不为争地盘打仗了,版图,虚的,争的不过是个权而已。也许为了自尊和荣耀,为了名留青史,那些理由总让我觉得没有任何说服力,可能我比较不开化吧。。。势力间抢夺和占领总让我觉得是愚昧了,这是从个人来说。如果非要讲大的,那为什么不在全人类的角度上看呢?很容易驳斥所有国家级别的理由吧。我想,不会有人能冠冕堂皇的说:“我是为了传播我的文化,为了传播我的思想。是为了提高你们,才来进攻你们的。”这样的话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