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上的爱情

不能放开她的手
放开她的手
就等于放弃了灵魂

——ICO

y1plpTlhppblncASPGx-iKsYt-0cBtgSbmvTXWro07iIsrb5Op0qntVOsQbD52l1wkY
最近情况有点小复杂,上一次msn很困难,于是借一次机会多写一点


Otacon: I wanna ask you…Do you think love can bloom even on a battlefield?
Snake: Yeah…I do. I think at any time, any place…people can fall in love with each other. But…if you love someone, you have to be able to protect them…

  讨论爱情从来缺少意义,而且永远不会有结果。因为我极度崇拜Snake的缘故,于是投机取巧,在这个问题上套用Snake的观点: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爱上任何人,但必须承担责任(战场上最重的责任就是保护)。
  这段时间发上了一些事,于人于己、或喜或悲。五一出游、临近高考、转系失败,以及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一些变故和“爱情”二字交织在一起,想法比平时的更加复杂。尤其是被戏剧影视文学拒之门外后,强装淡泊找系主任和判我死刑的考官面谈,最后终于把自己堆在书里……鄙视那些没有史观、不愿从历史中汲取营养、只会在庸俗生活在中发掘低级趣味的文人们——不能登巅峰,如何凌驾万物?
  五一长假站在十字街口缅怀地安门的离开,临近高考又看到各种人物为隐约的前途奋力挣扎。还有变故。“诞生”、“活跃”、“坚持”——下一个词应该是“幸存”,但我看到的往往是“毁灭”。
  我坐在自习室,有感于窗外一对对鸳侣的浪漫情怀,手里还捧着《约翰·克里斯多夫》——那时我正读完四卷本的第一卷,可怜的男主角经历了三段铭心刻骨的爱情:初恋的少女因为门第而背叛他;第二段爱情以她的突然夭折而告终;最后一位“天使”和他的弟弟一起将他戏耍。然后,克里斯多夫走过父亲的坟墓、走上俯瞰全程的山岗,在叔叔——一个四海为家流浪汉——的指引下告别青春的混沌,走向英雄的光明……
  书中和窗外是阴阳两界。
  我站在哪一边?
  没有多少人可以在象牙塔里抗拒金箭的诱惑,诱惑来的时候,你也不可能想的太多。我自以为有个优点:我是病人,因为高中的经历得了心病。所以我总是担心、怀疑、多虑。至少到现在看病人的身分给了我很大的保护。五月十号,广院的夜空有两颗流星坠落,于是我也揭开了两个心结——而如果不是有心病,相信这两个心解不会如此迅速地解开。每每做思想斗争的时候,除了心病,还有一个保护神,名叫约定。我和几个弟兄有约在先,因为能力不济食言很丢脸。最近又和一个女生说了出国再见的话,虽然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但感觉还是和男生们拉钩有些不同。看来应该多找几个女生们赌咒啊:-)
  责任。如此沉重的话题,大学毕业前没几个人承担得起。能躲就躲一阵子,躲不了再说吧。
  罗素在《西方哲学史》里写道(这本书有必要提一下。高中时我就买了一套全是错字的盗版,没法看。一个月前从图书馆借了正版,可为了在书上做笔记,几天前又从校门口天桥上的盗版书摊上买了一套质量不错的盗版。实在是一波三折……):很可能在米开朗基罗去世的同一天,伽利略降生了;而伽利略去世的那年,牛顿诞生。这位相信生死轮回的人提供了很可研究的素材。
  我相信生死轮回、灵魂不灭的。于是我也相信,前生得努力可以为来世造福,你信么?
  回到原点。2006E3,MGS4预告片,最后一段字幕:
  Some stories can’t be told by words
  Some legends are meant to die
  Some bloodlines must come to an end
  可能我永远也为无法写出如此大气的文字,那就依样画葫芦,改出一段赝品吧:
  总有些故事不可言喻,
  总有些传奇注定有人书写,
  总有些血脉自这一辈变得高贵。

3 thoughts on “战场上的爱情”

  1. 。。。有时候该做些变换,过些不同的生活,或用些不同的方式去尝试,趁现在还有这个资格。
    有些东西是预料不到了

  2. 你要的合金装备的那段solo给你扒好了,去我那听吧,但没有电子乐伴奏显然是没有效果的

  3. 我发现你真的很有内涵 怎么以前一直都没发现来~~~?
     
    PS:一个小小小小的请求 能不能表叫偶鸵鸟啊。。不习惯而且已经被某帅男捷足先登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