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水月.Chapter3

感谢这个时代魔术般不可思议的数码技术,
为我们捕捉下ChinaJoy2006上的霎那芳华,
留下这美丽存在过的证明。

y1pFgZmzkDR8rzuYwgqKe6umfOEZnaZIynrkFr1664qX3bYH3X7hCY28dw2TKJZLg9w

  我不知道娱乐圈是个怎样的地方,如同生于妓院长于妓院的韦小宝不知道什么是江湖。我看着娱乐圈的红蓝绿女嬉笑怒骂,如同韦小宝耳朵里听着说书人天马行空脑海中臆想着白衣大侠十步杀一人。区别在于,小宝听得越多兴趣越浓,到后来行走江湖,即使成不了大侠,倒也做得一位路客;我看得越多兴趣越淡,现在恨透了这个蚀人——它有夺走了一件我心爱的东西。
  措辞准确些:丁贝莉不是我的,可是对她的美好印象是我的。直到昨晚十时许,她在我心目中都是ChinaJoy上那位“不是最漂亮,却是最美”的水仙般的女孩,仙女有时下凡,红尘与她分属两个世界。可是昨天,当我习惯性的在新浪游戏搜索有关她的消息时,我看到了一些一辈子也不愿看到的东西……我不想把责任归咎于猥琐男,化妆师,或是“游戏剧”的制片等人——她的路,是她自己选的。
  与其说殷离爱的是曾阿牛,不如说他爱的是张无忌的某段岁月。爱一个人、喜欢一个人,不一定是对方的全部,也可以是一个时期、一种状态。现在想来,原来我喜欢的是《绿光》时代的孙燕姿,《武士》前后的章子怡。看电影(MV)和看真人是两回事。换句话说,即使那个跳踢踏舞的精灵和在马车中蓦然回首的公主曾经存在过,她们已经不复存在。劳拉和绫波丽是虚拟偶像,声色长廊中的绚烂光影又何尝不是?无论曾经拥有或者不曾拥有,它们现在没有,未来也不会再有。
  遗憾的只是这个偶像坍塌得太快:从ChinaJoy到昨天,两个月的光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幻化作“王府井(或者这所藏在百花深处的大学)一抓一把”的流俗。感谢这个时代魔术般不可思议的数码技术,为我们捕捉下ChinaJoy2006上的霎那芳华,留下这美丽存在过的证明。

3 thoughts on “镜花水月.Chapter3”

  1. 喜欢是一种状态与感觉,就像听歌一样,在瞬间感动,而不必深究歌者是谁有何爱好脾性,一刻的情投意合就是最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