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川先生

  头上的一盏没有灯罩的电灯泡,亮了。二十岁的先生站在书架前的梯子上,向下俯瞰着在书店里走来走去的店员和买主,觉得他们显得不可思议的渺小。先生轻声感叹“人生还不如波德莱尔的一行诗”——我在先生这个年纪的时候,蒙昧不知波德莱尔是何许人也,于是深深的责备自己,过去虚度光阴的几年,还不如的先生的三两段文字。

  婚后的先生在某间旅馆门前的台阶上邂逅了素昧平生的她,先生写道“在这样的白昼里,她的脸就像沐浴在月光下一样”,先生目送她离开,感到“些许寂寞”。先生精辟的文字,寥寥数语便道出了人生。女人之美,莫过于“白昼里如同沐浴在月光下”;擦肩而过之憾,万缕纠缠,“些许寂寞”四字一览无余。

  总有些人惯于将自己奉若神明,通常我们以为他们颇为自负,无可救药。然而对先生之孤高,我深有所感。先生的确有资格将自己凌驾于万物众生之上,即使不是创世之神,也是天生高贵的贵族。这高贵源自先生的渊博与深邃,远非凡夫俗子可以匹敌。八十余年前先生来中国游历,录下所见所闻,今天我有幸拜读,最喜欢《湖南的扇子》。想起在那洪荒年代,湘南一座青楼之中,曾几何时也留下先生的足迹,我便感慨不已。

One thought on “芥川先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