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儿童节之后

风流的时候比谁都风流,
投入的时候比谁都投入,
激情的时候比任何人更加激情四射。
34岁依然在绿茵场上狂奔,
你可以说他总是在那根平行线前“鸡贼”地想偷半颗米的身位,
也可以说他总想做到用半粒米去征服世界的尽头。
因扎吉就是这样的男人

y1pttg3tHGBZzOPMvlf8XML9jwXNzYU17izYcN4kYgIFZ6tcc7eca8He02DPDptg8wv

  周四的广院杯被屠城了,所谓屠城,计软1:X新闻。就像我同学跟我说的,比赛后的第二天,新闻的几个家伙跟他打招呼,第一句话就是:知道儿童节是几号么?
  我早就不过儿童节了,而且屠城的这一场,自以为责任不大。赢了有赢了的道理,输了有输了的理由,都不是几句话就能说清的。只是我中场休息后披着切尔西2号(其实我是4号,那天衣服穿乱了)登场时,比赛的局面已经不可收拾。其实话说回来,如果首发阵容踢得好,我也没机会半场后就上场,然后也没机会坐稳今后主力后腰的位置了。
  声明一下,我坐稳主力后腰,不是因为我踢得多好,而是因为踢得比我好的都没有我能跑。踢一场比赛八十分钟的大场,如果你不能跑,技术再好十分钟以后就是半个废人了。463的传统,不是吹出来的。
  以后的正式比赛还是要穿长裤,否则没法铲球。

  唉,这段时间心情很乱。《关鸠》说的“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游哉,辗转反侧”在我这里变成了“寤寐思服,悠哉游哉,辗转反侧,不知何求”。既然已经鸣金收兵,文字游戏就不用再做下去了。两年半以后,当我离开这片Holy·Land时,我想我应该会把这如梦似幻的四年记录下来,其中也当然少不了那从大二寒假开始的、长达两个月的人生话剧——“我从哪里起飞,从哪里降落”,感觉王立宏的《爱错》,从歌词到歌名,都恰如其分地调侃了这两个月以来的自己,更巧合的是,这首收录在《心中的日月》里的老歌,我居然是最近几天才听到的……
  乱归乱,踢过第一场球以后,感觉心突然静下来了。我知道,“只有在踢球和看书的时候才能把心静下来”——踢球,就是要玩命的跟着朋友情人跑,看书,就是把灵魂埋在偶像和其他偶像们的心里。本来还应该加上画画一条的,可是修为目前还不够,下笔的时候凭着本能就开始勾勒彼女的容貌。后来,我想画披着铁甲的格瑞莱特把头盔摘下的一瞬的画面,才发现画戴在脸上的头盔容易,画摘下来的却很难。
  就算小组赛就被淘汰,广院杯也还有三场比赛呢。我相信我的两条腿还是能为自己争口气的。


  发情期写了很多诗,这首七绝诗写广院四美的(我自己封的……晕= =),一句一美,从大一上到大二下,依第一眼看见的时间顺序顺排。不过,现在仅仅是从文学角度回忆自己的诗,哪一句写哪一位,哪一位究竟是什么模样,都已经不重要了。

早春二子倾人城,
辘辘远听独伤魂。
忽闻小语声声慢,
拈花一笑万山横。

4 thoughts on “写在儿童节之后”

  1. 安拉 新闻还是很强的啊
    去年好歹进了四强哦……
    至于其他的,反正夏天快到了,不是么?^_^

  2. 原来才是替补啊~~想想在463风光的日子吧~~
    另外,足球要从娃娃抓起
    儿童节快到了,你去练练球吧~

  3. 豆子,我替补,是给大一的娃娃们感受一次首发的机会
    现在娃娃面感受过了,我就不用再谦让了

  4. 这王力宏的歌是你自己贴的么?
    不要抄李承鹏的字句……
    你能跑,这是真的。要做皮尔洛,少做加索。
    要练穿短裤铲人啊!^_^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