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头

  前一阵子,前一阵子就是写这篇日志以前、写《梦•流年》以后,林夕来了我们学校。倘若事先知道的话,那是一定要挤破头抢到第一排、哭着喊着拜倒在偶像前三跪九叩的。   人家可是林夕啊,一个太有才的男人,焉能不拜?

  但是呢,我事先并不知道有才会来。人家是“陪着”陈奕迅来的,姚谦也是“陪着”陈奕迅来的——至少主办方是这个意思。我的确看到了海报,同学间口而相传的风声也不少:Jason要临幸光院,说不定在不久的将来,Twins也会来呢!

  组织者的意思是让大家都看陈奕迅去。然而我是个神经病,虽然自己相当喜欢他的《谢谢侬》(对《你的背包》和《十年》完全不感冒),却绝不会为了一睹真容而跟成百上千个人推推搡搡、抓耳挠腮(“抓耳挠腮”一词,实属看过广院之春后有感)。我仅仅知道他要来,至于究竟什么时候来、在哪里活动、活动的内容是什么,全然不知。全然不知,因为无论什么时候来、在哪里活动、活动的内容是什么,我都绝对不会去。

  所以我真的没去。

  可是现在我后悔死啦,后悔得要死啊。

  晚上哼歌的时候,猛然发现常哼的歌里有一半是林夕作词。“一路上演出难得糊涂,一路上回顾难得麻木……我们都在梦中解脱清醒的苦,流浪在灯火阑珊处……”“找得到或者找不到一样有风光可以欣赏……走得快或者走的慢一样赶得上地老天荒……”,除了《梦•流年》点过名的几首歌外,喜欢的还有很多很多,甚至已经分不清是因为喜欢歌而喜欢林夕的词,还是因为喜欢林夕的词而去喜欢那些歌。总而言之,无论押韵或者不押韵、对仗或者不对仗,都能的把中文调理成如此境界,如此有才,仿佛不喜欢就是犯罪了。

  如此有才,到头来,做活动的时候还是别人的附属品,买一赠一的添头的感觉……难道李白为杨贵妃写诗,李白就是杨贵妃的添头么?高力士可以为李白提鞋,杨贵妃连提鞋都不够格呐。

  我没有贬低陈奕迅的意思,陈奕迅也很有才,但是比起林夕还差得远 ——连写出“我从哪里起飞,从那里降落”的王力宏比起林夕也差得远。陈奕迅在香港乐坛、尤其是英皇的那批人中堪称翘楚,但是无论怎样,让林夕作陈奕迅的添头,怎么想都觉得不爽。歌手当中没有人能让林夕作添头,甚至除了王菲、张学友这样级别的人物,绝大多数人都应该给林夕作添头。

  要怪就怪活动的主办方,以及广院里的大大小小、老老少少、不计其数的无知青年吧。不知道他们是否知道,自黄霑以后,豪放词在香港乐坛已成绝响;而倘若林夕不在了,婉约词也将销声匿迹。那么香港乐坛的未来的未来……算了,蜗居东南一隅,纵然是海路要冲,论及艺术价值,不过弹丸之地而已……

  Oh~ Shi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