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流年

  流年

  爱上一个天使的缺点
  用一种魔鬼的语言
  上帝在云端 只眨了一眨眼
  最后眉一皱 头一点

  爱上一个认真的消遣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你在我旁边 只打了个照面
  五月的晴天 闪了电

  有生之年 狭路相逢 终不能幸免
  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
  懂事之前 情动以后 长不过一天
  留不住 算不出 流年
  (哪一年 让一生 改变)
  遇见一场烟火的表演
  用一场轮回的时间
  紫微星流过 来不及说再见
  已经远离我 一光年

  从来以为林夕是活着的最好的词人,诗词的词,不是歌词的词。虽然黄沾曾经说过,“林夕一年写五六百首歌,李白也写不了那么多,我不信林夕的才华比李白高。就算比李白高,一年这么多歌肯定有粗糙的”——这批评没错,可也不能全怪林夕。当今香港乐坛青黄不接,林夕的粗燥作品依然有人追捧,一来听众的品味局限在那里,二来除了林夕以外,似乎也没人能写出更好的东西。
  所以,林夕一年写一百首歌,九十九首都是垃圾,让垃圾歌手去唱,捡破烂的听得如痴如醉……这些都没有关系,不影响他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我关心的,就是他剩下来的那首,从心所欲、妙手偶得的天成文章。

  20年创作历程、近3000首词章、无数次大奖、经常性地占据半壁排行榜,林夕造就了一个一个人的神话。在这个神话里,有林夕的罗大佑、林夕的张国荣、林夕的王菲、林夕的黄耀明、林夕的陈奕迅……
  从网上摘东西很容易,假如我不加解释便把以上文字放在这里,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真的很懂林夕——其实我一点都不懂,就连“林夕”是把“梦”字拆开之意也是最近浏览网页时才发现,然后一时冲动,写下这篇日志。不过话说回来,虽然不懂,依然可以一见如故。

  自己听歌的时候,绝大多数歌词都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只有偶尔觉得实在妙不可言,于是去查一下词作者,把名字存在心里。认识林夕,是在听过《流年》以后,而关于《流年》,从如沐天籁的前奏开始,想说的话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没办法写《某傻子的一生》的读后感,也是相同的原因。总之,有生以来最好的旋律、最好的声音、最好的歌词,甚至最好的MV,都被这首歌占据了。

  有生之年 狭路相逢 终不能幸免
  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

  这样的文字,仿佛如果林夕没有患上焦虑症,那就一生一世都写不出来。

  遇见一场烟火的表演 用一场轮回的时间
  紫微星流过 来不及说再见

  这样的文字,仿佛如果焦虑症没有邂逅林夕,那就是几辈子都没人能写出来。

  《红豆》

  这首歌没有在记忆里留下《流年》那样的肺腑名句。但是每一句歌词恰到好处的契合在一起,就成了反反复复的Repeat。
  倒是《红豆》的粤语版《偿还》留下两句印象深刻:

  从未将你的贴相
  从右翻至左欣赏
  ……
  从未听你的拇指
  擦动花瓣的声响  (没错,我盗用过这一句,而且盗用的蛮失败的)

  《彼岸花》

  看见的 熄灭了
  消失的 记住了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十二个字,20世纪末的《诗经》。

  《预言》

  这首歌不属于王菲,应该是为新加坡版《神雕侠侣》写的主题歌,范文芳和张宇对唱。既然是电视剧主题歌,歌词自然通俗些,而我也是俗人一个,所以喜欢得不得了。

  将沧海都烧成了桑田
  把红颜看成白眼
  也难以 把思念变成流言
  将泪水都凝结到冰点
  也开出一朵水仙
  看得见 在我们心里蔓延
  不管天与地的曲线
  没有翅膀 我都会飞到你的身边

  以前DK发短信让我帮他写情诗,我把歌词稍加改动就给他了,然后很不幸的,似乎DK或者DK的她听过这首歌,把戏被拆穿了。反正就算我不抄、自己写,估计也冲不出林夕的套路。词人应该孤独而骄傲,而我很难崇拜某人,崇拜以后却更容易五体投地。自己永远也做不了词人。一路跟着林夕的足迹踱着步子,心甘情愿想帮他提鞋,这样的人的确不会有出息。

3 thoughts on “梦·流年”

  1. 不,我现在就不会写那种小说。那是高中生为了眩耀自己的构思和知识才会写的吧。让人觉得很幼稚而已
    我的随便什么人都会看我日志,但我不觉得没什么不可以写
    我不是写给别人看的
    是写给自己的
    我只是把原来在纸上记日记的习惯移到键盘上而已
    就算从前纸上的日志
    也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看的
    因为我是没有秘密的
    我是我
    不用为了被别人检阅作出另一番模样
    所以我们是不同的
    我父亲也是老师
    我没觉得自己会这样
    所以说我们是不同的
     
    来看你日志,是觉得你又留言了不看一下不太好orz
    而且可能最近我在P2P传的东西你也看了才有兴趣再去看我日志的吧
     
    永远不要用自己的思维理论别人

  2. 随便吧,我没有耐心看
    只看了几句
    我没有伪装
    两个都是我
    戏忘天是博客的名字,不是我的名字
    开不开心也不是一种简单的状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