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Luck Beijing.Chapter3

  原先想写一篇横向比较北外、北广、北广的女生以及机场空姐的流氓文章,但是因为曼玉姐姐,我把打了一半的草稿shift+delete。
  其实不是曼玉姐姐的问题。前天上午,我在机场里溜达的时候无意间听到身后的一个美女机场接待在打手机,“……我马上要去接张曼玉……”,于是我一路压着她的步调慢慢走——本人是尾行高手,跟踪的一路上全听她的高跟鞋声,头都不回。
  后来我跟她到了登机口,记下登机口号,查出在此停泊的航班是从香港飞来,于是更加确信无疑。到了飞机的预定抵港时间,我站在三层的玻璃墙后面,俯视着裹得严严实实、带着墨镜的曼玉姐姐走出二楼的客桥,跟着接待坐进大牌旅客专用的电梯……
  本来曼玉姐姐伪装的那么好,没有人提醒我根本认不出来,但是那个大嘴接待我认识。女人都是被女人出卖的,玛丽·安托尼特就是栽在她大嘴巴的发型师手里,有史为鉴。
  接下来我守株待兔,在一层的行李转盘处等候曼玉姐姐。她下一层似乎比别人慢许多,我怀疑是被边防那里的工作人员扣下来要签名了。曼玉姐姐等行李的时候,我把这个“绝密情报”告诉了身边一个北航的哥们,他有相机,我们偷拍了几张照片(照片在他的相机里,后来我忘记拷贝了……)。北航的哥们想找曼玉姐姐合影,被她很爽快地拒绝。等行李的闲暇,我看见曼玉姐姐给那个机场接待和她的一个女性同事签名。
  新鲜感过去,这件事基本上就结束了。
  问题是下午,接一个加拿大运动员前,候机的时候,跟一个看起来蛮大牌的机场领导谈起这事(期间我看见有工作人员把文件交给他签字,他看都没看就签了,我以为签字时越是不看文件的领导越大牌)。大牌领导一句话就让我无地自容——
  “……张曼玉算什么。见过五六次了,就这样肩并肩走过去,她不看我,我不看她……”


  话说回来,为什么不写流氓文章了?人家大牌领导连张曼玉都不屑一顾,我要是写了流氓文章,岂不是连大牌领导都不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