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th And Beauty.Chapter1

  那天下午,趁着我在外面接机的时候,北航的郭志海同学胆敢在我的DELL里翻箱倒柜。我的毛片和《百家讲坛·苏轼》存在一个目录里面,郭同学搜索“百家讲坛”找到了苏轼,那么毛片……
  少儿不宜的事暂且不管了,总之我回到机场志愿者办公室的时候,猛然发现办公室里四五个男生围坐在15.4的液晶屏前,正津津有味地看着苏轼篇的第一集《少年成名》,一时间感动不已。虽然自己早已看过一遍,还是坐下来——和他们这群百分百的理工科学生一起——被苏轼在制科考试中考了一个三百年第一所深深震撼。
  从他们间的谈话能听出来,他们看节目并不单单是“听”,而是边听,边想,边回忆。讲到苏轼被外调的时候,他们回忆苏轼是去杭州还是湖州;讲到宋神宗支持王安石变法的时候,他们讨论神宗以后的下一个皇帝是谁;讲到苏轼经历一场浩大的政治风波的时候,他们已经猜出来“乌台诗案”……我感动,觉得这群百分百的理工科学生都是自己在大学以后结识的真正的知己。
  就是那天早上,去机场之前,我在寝室里吹牛:“……任何跟我抢女人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比如周幽王,比如项羽,比如吴三桂,比如李自成……”。吹完以后觉得有点不对劲,细问之下才发现原来我的两个听众,瓜瓜和Fox,居然不知道吴三桂和李自成抢一个马子的事——我本想开导一下,岂料他们竟连“冲冠一怒为红颜”这句话都没听说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