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

  “所有的摩天楼都是垂直向上‘勃起’,以显示阳具般的威力,而我坚决反对男性中心主义,所以我的摩天楼是一个单性生物。它折叠向上之后再扭曲回来,插入自身,从而可以自我繁殖、生生不息……”

  上午跟来北京出差的老爸一起,想去中国银行把GRE的报名费汇了,结果一路上找到的三家中国银行网点全都闭门谢客——双休日不营业——看来印钞票的银行就是大牌,只能等明天再说了。

  途中在国贸目睹了号称50亿工程的中央电视台新楼,工程已经过半。记得这个A形设计方案刚刚出台的时候,举世哗然,不禁让人想起1992年美国建筑师彼德·埃森曼为柏林设计的双塔楼,一个因技术的难度和造价问题而流产的设计:在空中相连的双塔,一栋自地面向上腾起,在空中扭转,自然地“变”成另一栋,然后降回地面。当有人询问该设计的构思时,埃森曼半开玩笑地说出了日志开头的这番话。我觉得艾森曼真的很牛X,反正我是不敢在公共场合用“阳具”“勃起”造句的。

  能够如此切近的目睹北京的阳具,多少也弥补了上午白跑一趟的遗憾吧。

  下午快吃晚饭的时候,突然接到爷爷家的电话,完全没有想到。开始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结果寒暄几句,问了好几次“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爷爷和奶奶都说没事。我跟谁打电话都不喜欢没话找话,可也不能直接就把电话挂了呀,于是心血来潮,就说“老爹爹/老奶奶,你可要至少再活十年呀,十年以后我出国了把你接过去”。结果奶奶说“好的好的,我等你”,爷爷说“那是不可能的哦”。

  爷爷的身体比奶奶差,抽烟喝酒永远戒不掉,我真的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再活十年、活到九十。平常对王子、迪迪、瓜瓜等人说“你可千万别死啊”“你怎么还没死啊”,都是玩笑话,可当我真想对爷爷奶奶说“你可千万别死啊”的时候,反而说不出口,只能拐弯抹角的“再活十年”。以前做梦梦到爷爷死,醒来吓得一身冷汗——这种事太恐怖了。每每想到人死后是不是有灵魂、灵魂去哪里时,虽然自己是不相信天堂地狱的,可还是希望有那么一个赏善罚恶的冥地,给爷爷奶奶的一个死得其所的“归宿”。于是我也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老年人往往很容易迷信这迷信那:当你时日无多的时候,你是愿意相信死了就死了呢,还是愿意相信有那么一个善恶有报的极乐世界呢?

  我猜我的父母能看到自己有出息的一天,不过为了爷爷奶奶,还得加把劲才是。

2 thoughts on “生·死”

  1. 这个祝福我收到了
    不过跟据周公解梦,我有美女女友的梦都不会实现咯?
    不过说实话,我从没有梦到过美女女友,难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