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

  如此空虚、无聊、毫无追求的流水账都被记录下来,难道自己的平日的生活已经如此荒废?不,其实平日的生活比这篇流水账更加空虚、无聊、毫无追求,而记录这篇日记的意义也正在于此。


  昨天下午的数据库上机课以后,拜新机房华而不实的17″液晶所赐,蛰伏一年多的眼疾又发作了。三点半一回到寝室就开始睡,睡到六点两眼依然胀痛,于是打消了上自习的念头,和瓜瓜去食堂吃晚饭。因为眼疾的池鱼之殃,胃口很差,几串麻辣烫就打发了。

  吃过晚饭,冲了澡,眼睛还是疼,不能看书和显示器,那就只能在不到二十平米的寝室里来回踱步,诵歌词,说评书,吟淫诗——反正室友们早就习惯了……大放厥词的同时还开了一罐古龙牌茄汁沙丁鱼罐头,一边吃一边扯淡。扯到九点半的时候,YY、王子、“楚楚可怜人见人欺沿街乞讨”张迪迪三人自习归来,再加上没上自习的四个人(包括我),七个人加一个电脑开始推帝国。

  所谓“推帝国”,帝国指的是帝国时代2资料片《征服者》,动词用“推”而不是“玩”,恰如其分地表现了帝国2中两军交锋时推土机一般浩浩荡荡、势如破竹的战争场面。双目有恙的我没有向病魔屈服、顽强加入到摧枯拉朽的推帝国事业中的英勇行为,很快便完美诠释了“天作孽,尤可活。自作孽,不可活”的至理名言,在此按住不表。

  这是怎样两场惨绝人寰的屠杀啊。虽然七个人加一个电脑明显应该4v4的,但是楚楚可怜人见人欺沿街乞讨张迪迪同学是个bug——强大的过分了!我们让迪迪、YY以及电脑一拨,5v3,依然被他们杀到吐沫横飞(盖惨遭屠戮时一边喊救命一边骂人之故)。两盘帝国推下来,相同的是一样不堪回首,不相同的是一次比一次更不堪回首。最后,当我的炮塔阵在迪迪的游侠海、大象海和小炮海中墙倾楫摧、灰飞烟灭以后,我一怒之下把笔记本一阖,从4401冲进4403真人pk起来……所谓楚楚可怜人见人欺沿街乞讨,这个前缀是我信口加上的么?

  摧枯拉朽的推帝国事业刚刚告一段落,突然感到眼疼未消,腹痛又起——肚子里憋满了气,想吐却吐不出来——那个难受劲儿啊。我强忍着莫名的痛苦,又在电脑前看完了刚刚下完的《豪斯医生》,熬到快凌晨一点的时候终于吃不消了。几经辛苦爬上床铺,躺下来却觉得肚子里的沙丁鱼都在翻来覆去地闹腾,辗转反侧比“求之不得,寤寐思服”辛苦百倍。终于坚持不住了,狠下心跳下床来,喝了几杯开水,冲进厕所,然后……

  描述自己在坐便器前连吐五次的情状,对作文练习来说也许是一项挑战,可作为blog来说还是三缄其口微妙。总之那种压抑与释放的爱恨交织实在叫人无法忘怀,铭心刻骨的同时也引发了我的思考——麻辣烫和沙丁鱼罐头我都不是第一次吃,可是今天为什么吐了呢,难道是空腹的缘故?受豪斯医生福尔摩斯式的diagnose的熏陶,我需要如下三个参照组:

  1.不吃晚饭,只吃麻辣烫
  2.不吃晚饭,只吃沙丁鱼罐头
  3.不吃晚饭,吃麻辣烫和沙丁鱼罐头

  遗憾的是,洗胃以后,我不敢再拿自己做实验了,而用别人的胃作样本没有任何意义。缺乏豪斯医生为了医学事业勇于牺牲的精神,diagnose只能告一段落。吐过五次以后神清气爽的我爬回床上,一夜好眠。


  对于辗转反侧的事情还有要说明的。当时我躺在床上,很想喝热水,自己又却没有力气爬起来。一时间我突然非常想家——上大学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希望喊一声“妈妈,给我倒杯开水”……哎呀呀,虽然当时寝室里三个人都没有睡觉,可我那么要面子,就是拉不下脸来请他们帮忙。想起以前生病的时候(大都是眼睛的病,也有跑完长跑以后的程序性发烧)父母在身旁无微不至的照顾,一方面真的很想家,一方面又很遗憾自己还没有想象中的坚强。后来自己只好挣扎着爬起来,自己倒水,自己吐。

  可是以后怎么办呢?以后如果我生病了,躺在床上,可以照顾我的无非就是如下几位:我妈?不行,成年人了病歪歪的还要老娘端茶递水,不成体统;我的佣人?不行,病蔫了都不愿让同学看见,怎能让我的菲佣发现;我老婆?打死也不行,我老婆巴不得瞅准个机会把我药死了分遗产呢,她给我端的水……

3 thoughts on “流水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