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自习的时候,猛然看见了芷,她还穿着跟几天前一样的外套。芷来得快,去得也快,没坐几分钟就和她的同学一道走了,大概是觉得这间自习室太吵得缘故吧——临着街,即使是在五楼,隔壁的K歌声还是闹得厉害。

  如果是在背单词的话,我也受不了。可明天就有图形学的考试啊,那种选修课就是靠临试前报佛脚来过的。当我看到芷走进教室的时候,心里先是一惊,然后巴不得她快点走——她在的话我完全没法看书,几乎就挂定了——我真没用,可是还能怎么办呢?

  芷走了,谢天谢地,我又能戴上耳机继续看书了。

  好吧,以后不叫早二,直接称呼她“芷”吧。要想摆脱如今这般状态,只能寄希望于22号和弟兄们去看《投名状》。现在,自己最好最好的兄弟们都不在身边,虽然很难像高中时一起看《指环王3》那样爽到极点,可是叫上十几个大学里勉强算熟的人,组织大家伙接受一下血和泪的洗礼,也算是补充一些久违的阳刚之气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