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日记.欢乐中过年之冠希腊肠.Chapter2

  在两百年前,假如一个男人可以经常在太和殿和御书房之间出入,如果他不是皇帝并且至少年过不惑,那么他要么是重臣,要么是太监;如果他尚未而立,那么他九成九个是太监。换句话说,从天安门通往太和殿的路,走仕途最少也要二三十年;走阉人的捷径却可能会省去大半的时间(当然,投资和风险都成倍提高了)。
  娱乐圈也是一样的道理。娱乐公司竭尽全力支持某位艺人,如果此艺人已经征战娱乐圈多年,贵为天皇天后级人物,赢得这种支持似乎理所应当——甚至,与其说公司在支持艺人,毋宁说艺人在支持着公司;可是,如果此艺人资历尚浅,又没有凛然众人的实力或出身——那么“他”(现实中“她”的例子更多)绝对……
  废话这么多,概括起来不就是三个字——“潜规则”嘛。

  说得直白些,为了早几年上位而把生殖器作为赌注走捷径,在这一点上某些艺人和太监没有本质的不同。尽管太监的牺牲比艺人大得多,但是太监名正言顺,“公公”和“九千岁”听起来也蛮威风;潜规则就不一样了,哪怕公众知道他们“基本没有可能”是清白的,可只要没有证据,他们永远一口咬定自己属于“局外人”。
  其实无需就是否清白的问题争论不休,几年前在《经观》读过一段评论,大意为:一个男人,能在短短几年间白手起家、从买塑料鸭子的玩具商人变成石油寡头,他就不可能清白(阿布拉莫维奇)。毫无疑问,俄罗斯的每一个寡头都是刑事犯,然而叶利钦权当没看见,普京表态既往不咎(现实中也只追究了极少数人)——领导人自然有领导人的理由,而俄罗斯人民也基本上默许了。
  联系“冠希腊肠”这件事,说得再直白些,很早就有八卦消息报道“Twins和杨受成玩3P”——这就好像说“张艺谋和章子怡行过房事”或者“阿布在收购国有石油公司过程中有贿赂行为”一样——没有媒体爆料,有脑子的群众用脚趾头也能想;媒体爆料了,不过是验证了群众永远不怀好意的想象而已。
  那么,谁是那少数一直相信Twins清白的群众呢?一是不知道何谓3P的小孩(他们长大以后就相信了),二是知道何谓3P却对人情世故过于乐观的不更世者,三是可以相信张艺谋和章子怡有一腿但绝不相信Twins和杨受成有一腿的脑残粉丝。“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鲁迅先生,这个时代比你的时代更文明,这个时代比你的时代更邪恶。不怀好意不代表恶意,“潜规则”的形成,只是道德尺度与时俱进罢了。

  长辈很早就教育我们,不能以貌取人。所以,人们觉得范冰冰长得尖嘴猴腮像狐狸精,就直观地以为范冰冰是狐狸精——这是不对的。诚然范冰冰很淫荡,可这淫荡并非决定于自她的长相(长相只是资本),而是决定于她接的戏、她穿的衣、她的言行举止、她的所作所为。人们不应该因为一个女人容貌妖媚就认定她放荡(不过妖媚的人确实大都放荡),也不应该因为一张娃娃脸就以为她纯洁善良。阿娇今年都27了,即使十年前行的房事都不算早(至少在香港不算早……),况且凭她的长相什么时候都有男人奉陪——那还有什么难以置信的呢?至于“玉女形象”、“参与‘反对婚前性行为’活动”之类,纯粹是公务,这与自称廉洁的交通厅厅长没什么不同——在娱乐圈里找一个玉女和在交通厅厅级干部里找一个清官的难度是一样的。人总要向现实妥协,纳税人上十块钱税,交通厅上下贪去五块,至少还有五块用在我们脚底下了;金童玉女们夜里娇生冠养,至少还在银幕内外留下了青春靓丽的形象,让艰难挣扎劳苦大众有了YY的对象。大家各取所需。

  最后,不雅照在九号戛然而止,到底说明那个传说中的kira只是个勒索犯而并非道德卫士。杨受成行走江湖好几十年,终于还是在新兴的互联网前赔了八百万、摔了一个大跟头。他一手栽培的偶像倒下了,就必须再把一批新的宠儿拖上前台。我满怀期待地看着他在艳照门以后凭空培植出一批(一个)新玉女,引用芥川先生的文字,“宛如当年在马德里宫殿中旁观黄面侏儒的筋斗戏表演”。戏子一直是戏子,不过这出戏把老板也掺和进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