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ing since March.Every man is an island

  这个女人——在此不点名,连外号也不用,不过联系上下文看身份就很明显了——即使不能说喜欢,也可以说“心仪”或者“青睐”。听说她男朋友搬出寝室住了,理由是“考研”——与其说是理由,毋宁说借口:离考验还有十多个月的时间,复习日程恐怕还远没有紧张到务必搬出去住的份上,况且他考得是本校的一个文科研究生,论难度论科目都 need not to be in odessey,这个借口恐怕纯粹是为了从家里骗钱吧。
  换句话说,我“心仪”、“青睐”的女性和她的那人出去同居了。同居前是男友,同居后是男人。他是她的男人,她是他的女人。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对冬瓜吼了一句:我也要靠xx研,我要让我认识的所有人考xx研。多一个人同他竞争,那个男人就少一份考上的机会,我的理论是这样的,不过也仅仅是理论而已。我还有自己的事,已经上轨道了,除了些许难过,没有人能让我分心。

  知道消息的那天晚上,居然没有做有关那个女人的梦,放在一年前我肯定会做的。我大体记得那天晚上做了什么梦:在一个什么什么几十周年的纪念演唱会上,迈克尔·杰克逊和一群小孩在录音棚里录歌(演唱会和录歌不应该发生在一起,但梦就是如此)。一个黑人小男孩——长得很可爱,嗓子非常好——唱着唱着突然哭了,杰克逊即兴为小男孩唱了首歌,小男孩破涕为笑。最后,大家一起把这首歌也改编成合唱版。
  我醒来的时候还记得副歌的调子,不过很快就忘了。绞尽脑汁回忆起残缺的两断歌词:***believe in *** ;*** seek to fly(我还记得两句是押运的) 。我第一次在梦里创作英文歌,好激动。

  现在想的就是最早两年后,最迟在临死之前之前,约那个女人吃一顿饭,一顿就好。她才色俱佳,无论今后会不会跟现在的男人走到一起,都必然能找到绝佳的归宿。为了让这顿饭吃得体面,我有太多事情要做。说老实话,一想到n年以后莫须有的那顿饭,我觉得我现在的境界,比皮普在《远大前程》最后一章,伫立在城堡废墟前的境界还要高一点。谁读完了《远大前程》跟我有共鸣的?

  追女生就像考六级一样,明知道打这个比方被某人看到了我又会后悔,但我还是要打,不然就成伪君子了。两者的代价无非是时间和金钱,我第一次考六级前认真复习了大半年,五百出头混过去了;第一次和第二次之间一直馅在背G里,六机一点也没看,结果凭着听力和阅读的发挥涨了接近五十分;今年的六级我还要考,到那时候我相信作文和综合部分的分数也会有提升,因为那时候已经靠完G了,就算G考得再糟,那么多练习想必也不会白练。如果夏天这次六级还没上六百,年末接着考,那时候我连托都考完了……
  最坏的代价也不过是几十块报名费和两个下午,我没钱,时间也不富裕,但是应付这些绰绰有余。

  考六级和追女生有什么关系呢?我寒假的时候突然想通了,说来惭愧,那算是被一位女生所点拨——“现在我还踩着雪去图书馆上看书,那是为我莫需有的老婆奋斗啊”——“不是,你是为你自己”。一条短信,一时间让我失语。真的,以前我一直觉得自己今天的奋斗是为了老婆创造明天的美好未来,一个最自欺欺人的理由就是:我要挣好多好多钱,但是我自己不需要那么多钱,我的钱都是给老婆花的。从前以为自己是那种笃信“挣大钱娶美女”的人(别轻视了这种人,他们可是真的爱老婆啊),可是突然间,我觉得我不是,上自习不是为了黄金屋和颜如玉,说是千钟粟接近些,然而也不准确。追女生和考六级是一样的:我一直在准备着G,只是“顺道”隔三差五的花上几十块钱和一个下午考一回六级;我一直在追逐着心中的梦想,就像儿时追逐着蝴蝶,只是偶尔叩响喜欢女生的门,门没开,过一阵子再来。
  至于为什么直到寒假时才想通,我不知道。
  考六级和追女生的不同之处在于,心里一直惦记着六级,因为我恨他,恨他所以我要战胜它;心里一直惦记着某人,因为我喜欢她,喜欢她所以我想得到她。只是现在我不会像高中时那样,说出“我这辈子一定要娶xxx”之类的话了——我相信每个人都会经历这样一个阶段,而我庆幸自己已经经历过。既然仅仅是顺道路过而已,不用太执着。

  海明威在《丧钟为谁而鸣》里引用了John Donne的两行诗: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every man is a piece of the continent,
  a part of the main.

  我背这个完全是为了G,虽然我由衷热海爱明威,可是我不同意这首诗的观点。我更喜欢浦泽直树的这段话: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人终其一生都不会体会他人的想法,也无法为他人的死真正感到悲痛。
  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超脱“自己”这片宇宙。在自己心中营造的生活中,与别人一同欢笑,一同悲伤,最后死去。也许不只人类如此,所有鸟兽也都这样。
  可是,你知道圣方济各么,他觉得连鸟兽他们都有“心”,因此对它们洗礼了。据说后来所有动物都聚集过来听他传道。
  我们都是各自生存也各自死去,但就在那一霎那,在场的所有生命间超脱了自己的宇宙,感同身受。

  我不希望有人能真正体会我的所思所想,就像我从来不认为我可以抓住别人思维的轨迹——即使是朝夕相处、亲密无间的恋人,女人痴爱着男人,却不可能保证男人也那般爱着自己。可是如果能像歌中所唱的那样,午夜里走过地安门,问路时遇见了伤心的魂——目光交汇的一霎那,彼此感同身受——哪怕一生只有那一霎那,我已经满足了。

5 thoughts on “Living since March.Every man is an island”

  1. 在女生的问题上,你小子YY的时候太多,行动的时候太少。。很多事一定要用此刻的心情去做而不是给自己一个遥遥无期的未来

  2. 你那是强势的外表之下包裹着一颗骚动不安的心,什么时候能够勇敢一点?不要说以后,以后你未必会记得今天说过的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