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国际马拉松赛

  据说元朝的马拉松比赛要求选手在3个时辰(6小时)内跑完180元里(84公里),如此算来,那些被称为“贵由赤”的长跑选手稍加训练以后,参加奥运会马拉松比赛个个都是金牌的有力争夺者。当然,有事没事让人连续跑六个小时并没有太大的意义,马拉松的42公里耗时两个小时多一点,与一场情节曲折的电影或者包括中场休息和伤停补时的足球赛相似,更符合娱乐体育的精神。

  很难想象,一个没有经过系统训练的人第一次跑42公里会是怎样的状态,尤其是他跑完以后的下场。历史上最有名的例子是斐迪庇第斯,作为马拉松的创始人,他虽然号称飞毛腿,却显然没有接受过系统训练,他跑完了,跑死了。这个例子在历史上留下了深刻影响,它说明心血来潮就去跑四十公里是会死人的。

  所以我们没有心血来潮去找死,我和Alpha商量一下,两个人报了北京国际马拉松赛的半程马拉松。两个半小时内跑完21公里,问题应该不是很大——很累,但不会死。不过,当我知道张驰小豆子下决心跑全程的时候,我发自肺腑地对他致以由衷敬意。敢于重走斐迪庇第斯的道路的人们啊,无论男女,你们都是英雄。

  接下来,今天,我和Alpha跑了半程。我们都在两个半小时内完成了比赛。Alpha的成绩比我好,但是成绩很烂,我的成绩更烂。我们都老了,我更老些。

  如果对今天这21公里写一些感想,我能写几万字,因为那两个多小时里我一直在胡思乱想。现在我的两条腿像断了一样,可是脑子比较清楚,随便说几件印象深刻的事吧:

  1. 我在跑到5公里时就产生了小解的欲望,挣扎到10公里处发现了设在路边的比赛专用简易卫生间,只是人满为患。我不得不继续挣扎了5公里,在15公里处泄洪。事实上,半程马拉松的20公里沿途,组委会只在10公里和15公里处分别设置了4个简易卫生间,于是你常常会看见情不自禁的选手们在路旁就地解决,有国人,也有老外。碰到这种事,你是说地球人没素质呢,还是说组委会太残酷?

  2. 对我而言,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就是发现那些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子拥有惊人的能量。学习上我已经被打击惯了,没想到体育中又遭鄙视。比赛中我无数次被非专业的,看起来毫无运动能力的女选手超过,她们绝大多数是学生。尤其给我打击的是,我在终点线前发现一对学生情侣(男女双方看起来都那么瘦弱)在我前面手牵手晃悠!这太可怕了!如你所知,当这样一对在长跑过程中巩固感情的情人都比我跑得快,我是不是可以去死了!?最后我超过了他们,此时超与不超已经没有区别。

  3. 我,Alpha,还有很多选手都被一个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家震撼了。今天,这个老人家穿着背心短裤,一面用手滚着一个直径一米有余的铁环,一面飞快地将我们一个一个超过、丢下。他也是跑半程的,但我觉得他可以跑全程。不知道这个老人家最后的成绩是多少,反正比赛结束后他就被一群女学生围起来问长问短。我非常尊敬他。

  4. 清华大学组织得非常牛X,自己第一次近距离感受到了一个优秀大学的魅力。别的大学都以校为单位组织参赛(我们学校连校级的组织也没有),而清华却是以系为单位组织的(不是院,是系!),自动化、计算机、精密仪器与机械学……沿途还有无数补给点和助威团。他们跑得不见得多快,然而声势浩大,扛着系旗的旗手领着身后大队人马徐徐向前,令其他选手和路人对这些天之骄子肃然起敬。相比之下,北大的表现就逊色太多。Alpha甚至怀疑,清华学生如此积极地自讨苦吃,是不是综合测评有加分啊?

  5. 自己终于对北京这座城市产生了好感。虽然很多市民对本次比赛给城市交通造成的恶劣影响表示强烈不满,可从一个选手的角度出发,我非常感谢北京给了自己这样一个机会。在合肥,这种机会一辈子都没有。

  6. 15公里以前,无论跑得多慢,我一次都没有停下来走过。然而解过内急以后,我开始走,一走就停不下来了。换作三年以前,相信自己绝对可以完完全全“跑”完这半程的,现在我之所以放弃,生理原因是次要的,主要原因是意志不在坚强。我比以前软弱了,很遗憾,很懊恼。下次有机会,我还会跑半程(全程对于现在的我而言太难),成绩不重要,重要的是一步都不能走。

  7. 小豆子以4小时50分钟的成绩,在有效成绩截止前十分钟完成了全程。无论他说他的腿已经怎样接近瘫痪,我都崇拜他,欣赏他,爱他。北邮50个跑全程的学生中,只有十个左右坚持到最后,小豆子是其中之一。

  8. 最后想说,二十多公里的沿途,给我们加油助威的路人都很热情,为我们准备饮水和海绵的志愿者很热情,我们运动员更热情。参加这样一届比赛,我第一次如此深切地感受到国人之善良,坚强,团结。我不知道在别的国家举办的马拉松比赛是怎样的规模与场面,但是当参加全程、半程、十公里或者小马拉松的将近3万名选手(九成是中国人)从天安门广场上起跑以后,当你看见从长安街开始绵延至奥体中心的长龙,你也一定会产生与我相同的感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