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space,封到三月份开学。不再写日志而已,在朋友的空间里踩两脚、礼尚往来,还会照旧。

  过去封space都是因为考试,现在没有考试却封起来,只愿把心沉一沉。最近有些乱,乱了就想写东西,写了又后悔,后悔还不愿意删。把上上一篇日志,《〈共鸣〉.番外.一场音乐会/一个扪骚男/两张票(上)》删掉,理由其实很单纯——写得不知所云。这篇文字的《上》和《下》都写完了,然而很不满意,看得难过,索性把《上》删掉,下半部分便不用再贴。我说自己从不删贴,我也以为自己很有原则,然而事实似乎并非如此。总结以后发现,我对自己唯一正确的了解,是明白自己精神分裂。

  想看看书了。该看看书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