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美男.End

  Beta是我的宝宝,闷骚宝宝。一面把我的手机号加入黑名单,说什么“现在没心情聊”;一面还偷窥我的space,然后质问为什么不更新。啊,Beta,我爱死你了。如果有一天连你都找了女朋友,我会难过的……


  本来打算封space到开学,到头来还是免不了手痒,禁不住在老同学身上发起牢骚来。最初用《花样美男》作标题,单纯因为两位小学同窗都长成了十足的英俊小伙、令我羡慕又钦佩。可写到后来,却发现这个标题似乎已经无法覆盖自己的想法。其实,这篇收尾的日志,已经与“花样美男”无关;藕断丝连的,是他们实验性的作品《眉眼之间》,以及作品背后那个隐约被称之为“艺术”的、我曾经无比向往的行业。

  N君是百度贴里某个规模蛮大的贴吧的吧主,平时与人观点不合时,因为语气强硬傲慢,导致口碑不佳、常受人讥讽。有一天,在另一个与某吧关系紧密的贴吧里,某饱受N君欺压的普通群众开了一贴讽刺N君,N君不久以后闻风驾到。原以为此贴必将成为成为战贴,不料因为S君的乱入,演变趋势竟然发生重大转折。
  S君是新人,对N君的历史和外号都不甚了解。但是从N君的言谈中知道N君善于绘画,于是把自己作品的链接发给了N君,希望获得指点。N君虽然说话比较傲气,为人却很热心(傲气和热心同是体现在N君身上,竟然一点也不矛盾),两人便版聊起来。

  摘录一段对话,有删节:
  ……
  N君:你现在的学历是?  (联系之前的对话,这里没有任何嘲讽的意思,只是单纯地提问)
  S君:我高中读完,没考大学就一个人出来闯了 ……自己研究了很多东西,包括做玩具,但没一门精的。
  N君:现在的大学生有很多是水货,尤其是那些所谓的艺术学院的。如果你对美术感兴趣,我们可以多交流。我也很乐意结识象你这种有美术功底人。
  S君:你认为我有美术功底!?天!那我们多交流,我qq……
  N君: 有的。你跟以前的我很像,尤其是写实风格上面。
  ……
  他们版聊的时候,其他人没有插话。我虽然同样保持沉默,却一直很关注他们的对话。直到我看到N君的下一条发言时,我向N君发出了表达欣赏和友善的短消息。那条留言是这样的:
你得去弄个拷贝台,自己做也可以。 我就是买了根白色灯管和一块毛玻璃,在找了个抽屉,用封口胶一贴,就做了一个——这对于描线、清理草图,很有帮助。

  我大一的时候,参加了由动画学院发起建立的动漫社团的创作部,尝试过用拷贝台画画,感觉不是一般的好。后来动漫社团的创作精神日益萎靡,主打cosplay的活动部日渐成为主力,我也就不声不响退出了(时至今日,活动部已经从动漫社剥离出来,单飞成一个在北京地区小有名气新社团;而原先的动漫社几乎名存实亡了)。这段经历,让我对动漫这一行业有在一种很复杂的感情,一方面欣赏其从业者,一方面又对它的艰难和畸变(在中国地区)怀有同情和鄙视。我和前面几篇日志的主角——班草和J君——应该算是小学班级里最喜欢看动漫、画动漫的三位“画家”(尤其是J君才华卓绝,从幼儿园起国内国外各种大小奖项便斩获无数)。然而现在,三人之中,我已经彻底与艺术绝缘,而班草和J君虽然身在艺术圈内,却大概早已抛弃儿时的梦想了。
  现在的我如果需要拷贝台,一定会眼睛也不眨地短信告知父母,要求生活费追加一两百块(其实也不用,生活费本来就蛮多的了),然后还特意选一个用得舒服的高档货——美其名曰“投资未来”……可是,当我读到N君用自制的拷贝台描线时,想到了十五年前,生活在二十平米的小屋里自己,想起了母亲塞满了毛票的袖套。

2 thoughts on “花样美男.End”

  1. 相当好相当好的文章。隐藏的机遇。那一万小时的普遍定律,其实还是在说,要早早地定好发展的方向。

  2. 啊呀,还是花开有品。看看我家宝宝的读后感怎么说的“你有什么好兴奋的?第一,又不是你写的;第二,写的又不是你”——这不要把我气死么都是463的人,宝宝还是我一手带大的,阅读的水准怎么就差那么多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