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美男.Chapter1

  憋不住了。虽然在封space,可这篇日志我太想写……那就写吧……


  一个多月前见到Falcon的时候,我问他,长期浸浴在美国的娱乐文化中、耳濡目染以后,对中国的电视节目印象如何。Falcon说,他在国内看的电视不多,却很喜欢湖南台的《天天向上》——虽然只看过一期——我问他为什么?他说,那期《天天向上》把中戏表演系的毕业班整个弄来了,一期节目三四十个嘉宾,这太有意思了。
  当时我想,中戏表演系自然美女帅哥如云,可全都掺和在一个节目里,一个多小时下来,平均每人上镜不过几分钟。演员发挥的空间暂且不论,能否混个脸熟都是问题。郭德纲说:一个人说的是单口相声,两个人说的是对口相声,三个人说的是群口相声,六十二个人说的是春晚的相声——《天天向上》依样画葫芦,胡闹。
  此外不多作评论。Falcon对《天》评价颇高,至少还欣赏过一期。而我在一边说着风凉话,却一分钟都没看过。

  封blog的半个多月中发生了一些事,Admission,TVCC大火,情人节……。因为手痒,所以在校内上写了些东西(当然,如果说在space上写日志是“耕耘”的话,那么校内里则完全是信手涂鸦)。在一年一度的艺考那段时间,出入校园时有感于满眼的私车与华服,写下《有感于一年一度的艺考,有感于美女的流失》。500多字的日志,有四百字是引用《国富论》的原文,然后蜻蜓点水地附上一段感想(在space里绝对不可能这样写,结构不完整)。那篇日志的主题,可以用《国》原文中的两句话概括:

俳优、歌剧唱角、歌剧舞蹈者等所以有非常大的报酬,乃是起因于这两个原则:一,才能罕有而美好;二,由于运用这才能而蒙受的声名上的损失。我们在一方面鄙视其人格,在另一方面却又对其才能给与非常优厚的报酬,这乍看起来,似乎很不合理。其实,正因为我们鄙视他们的人格,所以要厚酬他们的才能。

  自己虽然在一个艺术院校度过了四年的大学时光,但作为一个工科生,我还是有意无意让自己的生活圈与“艺术”绝缘(圈子里唯一相熟的祝上君,毕竟是高中同窗)——这恐怕是因为三年前转专业失败的缘故。所以,写《有感》时并没有任何顾忌。
  不过有一点我忘了:校内好友里还有一位在艺术行业学习与工作的小学同学,一位堪称班草的人物。 

  《有感于一年一度的艺考,有感于美女的流失》后的留言:

……  
greylight:(回复另一位同学)hoho,比如一个艺术院校毕业的女生,22岁毕业,工作八年到了三十岁。那么这群人中可能有像章子怡、范冰冰这样的佼佼者,年收入以千万元计——这是绝大多数其它行业,比如IT业、金融业,毕业工作八年的绝大多数学生所不能比的;而公务员、律师、医生、工人、农民、军人,永远无法相比。不过,这个行业中90%以上的毕业生,在毕业工作八年以后,收入可能比从事以上种种行业同样时间的人要低得多。因为中国除了北影中戏,还有无数二线三线艺术院校。从这些学校走出的,占演艺圈劳动力大头的劳动者,付出了不比佼佼少多少的努力,但因为天赋、时运(以及长相)的关系,收入在天壤之别。各行业当然都有精英,可总体而言,演艺圈始终是一个低收入、并且不被尊重的行业。
……
班草:讲得好对,不过我发现最漂亮的美女都不是这一行的,于是我决定改行!!!爽
greylight:(回复班草)哎呀,写东西的时候把X忘了。不过你既然是那少数一线的,何必改行呢?我还打算等以后发达了,让你介绍几个年轻又漂亮的呢
班草:(回复greylight)关键是我连3线都算不上,我再等60年好了,不出名就改行!
……

  班草在校内上的个人资料,“学校”一栏填的是“上海戏曲学院”。而我从前道听途说,以为他在上海戏剧学院进修。直到写完那篇日志时,我都不知道这位三线开外的老同学,原来是中戏05级表演班的班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