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该死的人,一所该死的大学

  上周读《经观》时,赫然发现我校的坠楼事件已经登上了这份“面向高端”的报纸,并且和另一起大学生自杀事件合占了整整一个版面。读过《悲情校园》的专题报道,我也对这起事故有了比流言蜚语更详细、更可信的了解。

  这里摘两段

  一位与逝者女孩同楼层的同学说,易思彤和谭皓文是男女朋友关系,易是2007级研究生(两年毕业),谭是2004级的本科生,都是今年毕业。在她离开的时候,易和谭正在寝室看电影,没有见到他们有任何的争吵和不愉快,一切都比较正常。
  女孩平时爱好很多,歌咏比赛、模特比赛都参加过,性格比较开朗,还很健谈,人长的也漂亮,给人的印象是活泼向上的。
  临近毕业,很多人都在为论文和工作发愁,但这些烦恼似乎都和她没什么关系,她的论文早已经做完了,并且还发表在国家一级刊物上。
  易思彤的导师说,这孩子的功课很好,已经安排了工作,是回重庆做公务员。
  在校内网博客的首页,易思彤的签名是 ‘广院之春~春~’。

  易的男朋友谭皓文的状态似乎并不理想。
  在他校内网的博客上,“唾弃死去的青春和腐烂的理想”这行醒目的签名让人感觉到沉郁和消极……
  据了解,谭皓文本来就读于重庆大学,到了大四临近毕业的时候因事退学了。2004年又重新高考,考上了中国传媒大学。大三时,谭皓文又因为挂科,留级进入了 2005级。后来还是因为挂科,又降入2006级……

http://www.eeo.com.cn/eeo/jjgcb/2009/04/20/135521.shtml

  说真的,恕我无礼,这男的活在这世界上只能是个笑话——中国大学的毕业证和学位证可能是全世界最好拿的了,他已经读了十年的大学,却连一个毕业证也浑不到,哪里有资格“唾弃青春和理想”?!
  而那女的,可惜——我为每一个美女的死感到悲痛(其实,看过照片以后,我不认为她是美女)。然而另一个问题都出现了:傻子也能看出来,那男的没有前途,那女的条件如此优秀,为什么会看上他?坊间有传言说,那女的是因为劈腿才被男人灭口的,我完全相信——不仅逻辑上说得通,而且先前的谣言(男方是从04级留到06级的)已经被验证了。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和那个废物交往时,易君图的仅仅是一时之欢,朝夕之乐;临毕业了,面对现实了,于是凭借着自己的良好条件开始钓大鱼,与此同时,将老相好一脚踢开……这个世界上太多太多女人都是这样的,只是被他们一脚踢开的废物们,以及虽然不是废物、条件却远不及那些毒妇们的新对象优越的男人并不像谭君这样勇敢罢了。男人被最心爱的女人背叛,报复的方无非两种,要么自己成大事、挣大钱,让那女的后悔;要么夺去那女人的性命。除此两种以外,只能忍气吞声。
  让我感慨的是这个世界上窝囊废太多。谭君虽然在学业中表现的就像个废物,对待感情上倒是条汉子: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而其他男人,既不敢动手索命、也没有野心和决心去与前女友的新欢一较长短的,只能默默承受了——这样的表现,真不是男人。
  我一方面相信生死由命——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来到与离开这个世界,都不是自己能做主的——另一方面,还是一个社会达尔文主义者。金钱、财富、权利、地位,包括好的女人(从女性的角度出发是好男人),都要靠刺刀见红的搏杀才能换来。所谓“感情”,不能使南北朝鲜统一,不能使开国元勋避免鸟尽弓藏的命运,不能使民族企业不受外企收购,也不能使你的老相好与你白头偕老。所以,为了抓住女人的心,还请好好学习、先把毕业证拿到,再想着找个好工作、安安分分挣钱吧。

  MD,再看看北理那个学生,真是可惜了……不就是因为穷,被人看不起么……卧槽,穷又不是你的错……你要是在我们学校,你死得更早,你会被那些成天就知道花天酒地的男男女女笑话死——但是,人生不止是钱而已啊,何况,你是北理的优秀毕业生,你的能力摆在那里,你比全中国九成以上的男人条件要优秀, 你急什么?!
  羊驼,广院。你对不起我,我也不会认你是我母校的。TMD,申请十所学校,两所学校的目录里没有你的名字,四所是BBI,只有剩下四所才是CUC。羊驼,你TM改个球名字,是不是没事闲的蛋疼了?!你TM改了名字又有JB用?!垃圾学校就是垃圾学校——你TM天天把播音系的几张老脸挂在校友录上,卧槽,你只有播音系啊?你培养的学生,出来的除了做主持人的,还有谁能拿得出手的?别说你TM是“主要面向广播电视行业”,别自欺欺人了!你的专业划分和毕业的学生里有四分之三跟这个行业无关呢!你就拿着“播音主持”这个遮羞布继续作鸵鸟吧。我一句话放在这里:快则十年,慢则二十年,所有的“播音主持”专业都将消失,取而代之的,将是记者和新闻专业出身的新闻主播、金融业出身的财经主播、体育记者和退役运动员出身的体育主播,以此递推……哦,还有娱乐节目是吧?不好意思,娱乐节目的主持人要求更低:长得漂亮就可以了。
  羊驼,广院,我等着你死。

6 thoughts on “两个该死的人,一所该死的大学”

  1. 所以说。世道混乱,保小命才是王道。宁愿做尼姑,也不能随便碰男人!!!当然,反过来说,宁愿做和尚,也不要碰女人。一样。如果要碰,就要狠心彻底,且保证对方比自己更狠心更彻底。宁愿被欺骗,不能骗别人。因为我不会害人,却不能保证别人不害我。

  2. 另外一个结论是,不能劈腿,要在正式开始下一段之前,把上一段好好地结束了,且要充分做好安抚工作。这和做人要诚信之类的原则是一样的。。。世道混乱,还是本本分分做个好人比较靠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