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道德,逻辑

  上午去医院做肺结核的皮试(学校要求的,我身子那么好,一定没有啊~)。这几天合肥一直下雨,打的去,打伞走回来,不然我一定骑车。
  相比于北京,合肥真小,到哪里都可以骑车,车程大都在半小时以内。像今天这样时间充裕的话,大可以闲庭信步溜达回家。走到半途,顺路去007吃碗牛肉面(今天还要了一盘拌黄瓜),仿佛例行公事一般。大学的每个长假,返家后我都会在007吃一顿,通常是一个人;我还会和胖去他家附近的小店吃年糕(有时候还有俊哥和范帅),至少两个人。
  每次回家,都能感到家乡的变化。日积月累,合肥的模样和四年前已经大不同了。打着伞在雨里散步,观察这亲切而陌生的城市,别有有感触。和首都相比,安徽的女性个子确实矮呀,在广院经常可以看见170+的女子,而在这里凤毛麟角。合肥的女性穿衣服相对保守,也不怎么化妆,很少看见做了头发的——原先在广院习惯成自然了,离开以后分外怀念……
  哦,以上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不需要过脑子的。一路上我所想的,是其他的事。


良心,道德,逻辑

  小学和学前塑造良心,中学培育道德,大学以上形成完整的判断客观事实的逻辑。
  而社会的批判力度和人格塑造的过程是相反的。详细而言,说一个人的行为“不对”(逻辑上的不合情理、不合常理),属于较轻微的批评;更强烈的指责是“不道德”;最强烈的是说一个人“没有良心”。比如,酒后驾车,撞了人,属于做错了事;撞了人逃逸(伤害不致人性命),属于不道德;撞了人将人拖行数百米,血流一路,致人死命,这是丧尽天良。
  人们大体可以用“不对”“不道德”“没有良心”来对行为的恶劣成都加以区分。“没有良心”之所以最大恶极,因为它在形成人格的金字塔的底层,是一个普通人不需要接受任何中高等教育就可以获得的、甚至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基本品德。“不对”(公众场合大声喧哗)和“不道德”(插队)的行为,只能算“做错事”;而“没有良心”的行为,可以归结为“做坏事”。
  法律通常用行为的危害程度——而不是人格的金字塔——来衡量行为是否违法(或者犯罪),然而公众舆论却采用另外一种准绳。这就是为什么,在公交车上行窃的小偷不致引来铺天盖地的声讨,可力图强奸女修脚工而遭反击致死的公务员却为亿万人唾弃。前者只是不道德,而后者没有良心。

谎言的底线

  近来CCAV的种种行为,几近招致天怒人怨。然而,天朝的屁民毕竟是弱势群体,除了在网上对“大裤衩”可怜焦土拍手称快,几无宣泄之处。不得已,目标由集团转移至个体,代表如张殊凡,代表如高也。
  张殊凡和高也的情况不尽相同。前者对网络黄毒的描述并无夸张之处,但CCAV操纵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去“背诵”从未在当事人身上发生过的事件,显然有违道德——它用一个未成年做傀儡,不可容忍。网民无处表达对央视的愤怒与鄙视,于是张殊凡理所应当地变成替罪羊。张殊凡有错,而罪不至此。
  后者,高也,是个孙子——我考虑过自己的表达,绝无任何侮辱性的夸张——他不是我的孙子,他是央视(国家舆论)的孙子。高也,作为一个成年人、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务必对自己的言论承担全责。既然他承认在《焦点访谈》中的发言是受人指示——那么很显然的,他在用个人的信誉交换前途。
  钱理群总结了说谎的三条底线:1、力图说真话;2、不能说真话,则保持沉默;3、无权保持沉默而不得不说假话时,不应伤害他人。我们中的大多数都有为个人利益而说谎的时候(比如为了升学而在政治试卷上扯淡),然而我们并未伤害他人。可是高也的行为呢?他是否明白,如果谷歌不是在美国而是在中国上市,或者,他所陷害的是一个在国内上市的企业,那么第二天,这支股票会立刻跌停板——跌停板不完全是高也的原因,但是哪怕他只承担1%的责任,对投资者造成的损失一生都无法偿还——而这损失完全来自污蔑。没错,他只是一个实习生,他不过是像复读机一样重复上级的剧本(附加挤眉弄眼的表演),以此交换在央视工作的可能(长期的临时工而已;他知道转正有多难么?);而代价,是google蒙受不白之怨,他个人的信誉丧失殆尽,以及人肉搜索。
  于是,高也成为了张殊凡第二。如果说,张殊凡的遭遇有七分要归咎于央视;那么高也其人,七分需归咎于自己。私以为,自高也以后,不会再有张殊凡第三的出现——考虑到成本与收益,没有人再敢触动国人道德与良心的分界了。

  我跟高也同级,刚刚大学毕业。胆敢在这里大言不惭地鄙视他,因为就我的记忆所及,自己还从来不曾为了个人的利益出卖过良心。

3 thoughts on “良心,道德,逻辑”

  1. 老姐,据一个不权威统计,北方女子(20-25岁)都比较高。山东有169,北京也有167.。。。反正广院的平均身高比合肥高多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