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债,外债和思维模式

I

  如果把公元1600年时的国家分成两组,一组是国库深藏万宝的国家,像明朝中国藏银1250万两、印度国库藏金6200万块、土耳其帝国藏金1600万块、日本朝廷存金1030万块,另一组负债累累,如当时的西班牙、英国、法国、荷兰、意大利城邦,那么,从四百年前到十九、二十世纪,哪组国家发展得更好呢?当年国库藏金万贯的,除日本于十九世纪后期通过 ‘明治维新’改变其命运外,到今天还都是发展中国家,而当时负债累累的国家,今天基本是既民主法治,又经济发达。

节选自《美国往事》 ,作者陈志武,载于《经济观察报》

II

  所谓国债就是国家借的债,即国家债券,它是国家为筹措资金而向投资者出具的书面借款凭证,承诺在一定的时期内按约定的条件,按期支付利息和到期归还本金。美国国债,指美国联邦政府欠美国国库券持有者的金额,包括本国持有者和外国持有者。美国财政部辖下美国公债局负责按日计算政府欠债额度。
  因为美国独立战争和通过邦联宣言,美国1791财年就有国债余额7546.35万美元。此后国债不断增长,在安德鲁·杰克逊总统任内的1835财年1月1日减至33733美元,并且于当年1月8日曾短暂缩减至零,但其后很快又增长至数百万美元。
  因为美国内战爆发,为了筹集战争费用,美国国债急剧增长,1860年为6484万美元,但在1863年已超过10亿美元,战争后更增至27亿美元。此后增长趋缓,直到一战爆发,美国参战,国债又迅速增长到274亿美元。二战爆发后,美国国债又开始大幅度增长,战前的1940年只有430亿美元,战后的1946年增长到2694亿美元。其后,国债的增长与通货膨胀增长率相约,直到20世纪80年代时,国债又开始迅速增加。1980年至1990年,债务增加了两倍多。
  1982年美国国债突破1万亿美元,1986年突破2万亿美元,1990年突破3万亿美元,1992年突破4万亿美元,1996年突破5万亿美元,2002年突破6万亿美元,2004年突破7万亿美元,2006年突破8万亿美元,2007年突破9万亿美元,2008年突破10万亿美元,截至2009年3月16日,美国国债突破11万亿美元,预计2009年底突破12万亿美元。

《美国1791-2009年历年国债数据》,作者notheal

III

  日本的国家债务分为国债(内债)、借款(外债)、政府短期证券三大类别。1999年,日本国家债务余额为4893698亿日元,其中国债余额3431336亿日元,占70.1%;外债余额1056432亿日元,占21.6%;政府短期证券405930亿日元,占8.3%。
  2000年,日本国家债务余额突破500万亿日元,2001年突破600万亿日元,2003年突破700万亿日元,2005年突破800万亿日元,2008年国家债务余额达到8464970亿日元,预计2009年将突破900万亿日元,达到9239370亿日元,其中内债7254527亿日元,外债564405亿日元,政府短期证券1420438亿日元。
  10年来,日本内债在国家债务中的比重呈上升趋势,1999年,内债占国家债务比重为70.1%,2000年为71.1%,2001年为73.8%,2002年为75.4%,2003年为79.1%,2004年为80.1%,2005年达到十年中的峰值81%,2006年下降为80.8%,2007年为80.9%,2008年将为80.4%,预计2009年进一步降至78.5%。
  与内债比重上升相反,10年来日本外债比重则一直呈下降趋势。1999年日本外债比重为21.6%,2001年则降为18%,2003年降为8.6%,2007年和2008年则仅有6.8%,预计2009年将降至6.1%。
  政府短期证券则呈上升趋势。1999年只占8.3%,2008年上升至12.8%,预计2009年上升至15.4%。

《平成11年~平成21年日本国债及外债余额(1999-2009) 》,作者notheal

IV

  2008年上半年,(中国)实际发行国债总额为3899.93亿元,扣除上半年国债兑付本金3588.25亿元,上半年国债余额增加311.68亿元,即6月末国债余额为51779.07亿元。若加上606.79亿元主权外债余额,今年6月末中央财政国债总余额为52385.86亿元,控制在年末55185.85亿元国债余额限额以内”。

《2008年上半年国债管理报告》,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截至2008年末,我国外债余额为3746.61亿美元(不包括香港特区、澳门特区和台湾地区对外负债,下同),比上年末增加10.43亿美元,上升0.28%,其中,中长期外债余额为1638.76亿美元,比上年末增加103.42亿美元,增长6.74%,占外债余额的43.74%;短期外债余额为2107.85亿美元,比上年末减少92.99亿美元,下降4.23%,占外债余额的56.26%。

《2008年末我国外债基本情况》,国家外汇管理局

V

  某些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常识,比如经济学和性,中国的教学体系不仅缺乏必要的指导,甚至刻意回避或扭曲。举例言之,舆论长期宣传美国的外债负担如何沉重,中国的外汇储备日益丰腴。但是,它是否尝试讨论过——从长远看,在国债和外汇储备之间应当保持怎样的平衡才更合适?西方国家一直紧盯着人民币,希望RMB升值,这是别有所图——但是作为一个打算留学的老百姓,我个人希望人民币升值,这样可以给我家里省钱——那么,人民币和美元的角力,对社会各阶层各行业又有怎样的影响?我想知道。
  凯恩斯认为国家对经济的干预是必要的,但是他的理论有一个盲点:国家的决策并不总是正确的。在这方面,他和马克思都忽视了相同的问题:马克思需要一个超政府(无所不能的政府)制定一套完美无缺的计划经济体系;而凯恩斯需要一个超政府(永不犯错的政府)在经济每一次脱轨时都能把它引回轨道。其实,在很多时候,由一群官僚与砖家组成的政府犯错的概率,并不比普通人更低,比如试图武力征服俄罗斯,比如文革。
  一个普通人不可能成为百科全书式的学者,不可能全知全能、洞察一切。他能做的只是拥有一套思维、一件通过已有信息推出结论的思考工具。在充斥着阴谋论的当今世界,似乎已经没有任何信息堪称“绝对真实”,它们只有相对的可信度——连贯的数字是最为可信的,其次是第三方对历史不包含形容词的陈述。阅读数字的时候,务必一边计算,一边比较;阅读历史陈述的时候,首先关注历史本身,再分析作者的分析是否值正确、可信。
  大学毕业的时候,我的知识体系还有很多不足,但是自认为有了一套完整的思维模式。独立思考,独立行动,这就是我大学生涯最大的收获。至于这套模式是否能让我在残酷的竞争中活下来,留待时间检验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