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日记.房子,房子

  昨天聚餐的时候,跟Alpha就北京房价的问题争执得不可开交——Alpha那态度摆明了就是要吵架,但是我太了解他了,当然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Alpha认为应该居者有其屋,房价应当落在供需的平衡点上;而我认为不管这个泡沫多大,只要房子有人买,房价炒得多高都可以。Alpha认为北京房价那么高,普通的工薪族无法承受,一辈子都买不起房;我认为买不起放那就走,富人往里挤,穷人往外赶,就这样优胜劣汰了……最后,讨论不了了之。
  后来我才想通,Alpha当时为什么那么激动。那一桌的八个人里,三个去美国读研,两个去澳大利亚读研,Falcon去剑桥,Beta去北大,只有Alpha直接工作了。可能多年以后,七个留学的人中也会人需要在北京买房,但是现在,Alpha面对的问题最紧迫。

  从饭桌上回来,我上网帮Alpha算了一下,一套一百五十万的房子,首付45万,剩下的一百多万如果用三十年七成按揭,月均要还5000元出头。Alpha和他女友的工作都不错,双方的住房公积金应该可以应付一半,剩下的两千多压力也不大——而且,随着事业的进步,房贷的压力应当越来越少才是。
  在饭桌上算得没有这样仔细,但结论相似:只要解决了首付,以后的生活并不困难。我对Alpha说,你和她家条件都不错,双方父母出个首付肯定没有问题。然后Alpha就不爽了:第一,我和我女友的工作和家境不错,不代表其他工薪阶层的工作和家境都这样;第二,就算我们的父母出得了这五十万,我们为什么要求助于父母?!——话题继续延伸,不了了之。
  是的,Alpha独立、要强,虽然男女双方都可以向家长伸手,但Alpha的自尊不允许他在应当独立的年纪开口向父母要钱。尽管我也有自尊,我也不愿在住房上向父母低头——合肥的房子,无论怎样,我都发誓不要——但是迫不得已时,我能否像Alpha一样坚持呢?
  换一个角度想,如果Alpha在大学毕业时就决定回合肥找工作,并且说服女友同来这里——他们的学历和素质,一定属于这个小省会最炙手可热的应届毕业生——收入会比北京低,但不会低太多;而这里的房价只是北京的三分之一。于是,房子的问题解决了,而前途基本上完了——在这样的博弈中,恐怕九成以上从外地涌向北京的大学生,都会在毕业后优先选择留京。找不到工作,那就考研,或者飘着……赌前途,大家都在用青春和幸福赌前途。
  但是,北京的房价那么高,有几对男女的父母能掏出四五十万的首付(假如子女放得下面子去要)?又有几对男女能轻松应付五六千的月供的?

  好吧,再回到原点。Alpha认为居者应有其屋;而我认为弱肉强食是自然法则。Alpha已经需要为在北京置房的问题未雨绸缪,我还一分钱都挣不了。Alpha已经步入社会,他有更多的发言权;我一方面觉得水太深,一方面又是社会达尔文主义者,所以选择回避了。
  我和Alpha还从未在任何问题上有如此大的分歧,而这个问题似乎在很多年内都不可调和。
  如此看来,我们真的都已青春不再——这个社会真是残酷啊。

4 thoughts on “暑假日记.房子,房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