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日记.所谓青梅竹马(中)

  回合肥以后,因为学车务必早起,已经很久没有熬夜——以我个人的标准而言,所谓熬夜,就是临晨一点以后睡觉。
  熬夜不利于健康,但是似乎利于减肥,而且绝对利于写煽情日志。日间的思想趋于理性,而夜间趋于感性。所以,亲爱的Lewis,哥承受着折寿与抛弃父精母血的压力为你煽情,你应怎样谢哥?


  平庸如Lewis与我一般的凡夫俗子,没有显赫的家长为自己铺筑通途,也没有奇巧的能力另寻他路,于是在步入社会以前,不得不把自己的前途交由高考决定。不幸的是,在高考的战场上,我们落难成双,都堪称这一战役的失败者。相比之下,我的成绩比模考低十分左右,只能说“发挥欠佳”;而Lewis出现了巨大的失误(虽然成绩还是比我好不少),用“灾难性”来形容也不过分——这样的成绩,每每算来,不仅愧对“四人帮”的称号,更是辱没了463的名声。
  幸运的是,我们在估分填报志愿时,又一同选择了忍辱负重般的保守。所以,在05年一中那片集体放卫星的氛围中,我们才能侥幸没有撞车撞得粉身碎骨。结果,我去了首都,Lewis留守合肥。我们的未来究竟怎样,长到了一米八的我看不到,比我高两厘米的Lewis恐怕也不会看到。

  那么,放下所有过去的光荣和骄傲,本本分分地把自己交给大学,是否心甘情愿?是否愿赌服输?我不知道Lewis是如何想的,但是我不服。我靠着与信念、友谊、自尊和妄想走完了大学的前两年。这两年中,我们通过QQ、校内网、手机短信保持联系——自己和大多数中学校友都是这样联系的,但是,我个人很讨厌各种形式的网络交际:打电话只是底线,我不仅要听见声音,我还要见到活生生的人。我跟几个“亲弟兄”是这样维系感情的,而Lewis显然不在此列。
  大学过半,我们都把未来寄托在了大三下学期的GRE,加上冯晓航这个只在463读到初二的俗家弟子,三人一起走上了所谓的寄托之路。那段日子里,我给Beta打的骚扰电话最多(因为我的动感专线就是Beta),其次是和冯晓航在长途电话里相互打击与鼓励,最后是和Alpha没话找话地嘘寒问暖——而Lewis,依然是QQ、校内网、手机短信。
  考完G以后,理所应当地和各位战友互通消息。我和冯晓航都发挥得平常(晓航还是比我强……),分数勉强堪用,毫无亮点;而Lewis,除了一句“我cancel了”,再也联系不上。人生起落无常,得意失意,各种心情;我虽然经常失败,但是不曾在任何事情上cancel过,Lewis的心情,我可以体谅,不能理解。
  ps:有必要说明,联系上Lewis其实并不困难,直接打电话就可以;但是因为数条短信石沉大海,我心里窝火,无论如何不愿打电话。而Lewis那边,因为心情不好,想必更加不会主动联系我。所以,当时我选择冷冻我们的联系——不是怄气或者冲动,而是一种以退为进的手段,我几乎对自己的所有弟兄都用过(尤其是冯晓航),屡试不爽……

  就好像总觉生活太过平淡的恋人喜欢闹别扭,旋即和好如初一样,我和Lewis冷冻了一段时间,很快恢复了QQ、校内网、手机短信的联系。交流的大都是感情问题。我拿出自己一无是处的感情经历供他调侃与自我调侃,Lewis则奉出自己毫无理性的情事让我们一同骂娘。我条件有限,却心比天高;Lewis才貌兼备,却始终委屈自己——大学毕业的时候,回首四年的情事,彼此都是失败者。客观的说,Lewis毕竟有几个惨淡收场的故事,比我的一文不名好些,但也只有五十步望百步之差。
  大学最后一个学期,四月,我申请学校的工作已经告一段落,毕业设计也进入了修缮阶段;Lewis那边,毕设不紧不慢,工作也已落定。于是,闲来无事的Lewis来北京看望闲来无事的我,这是我们自高中以来的第一次单独约会(加上前天的约会——把Beta无视了——至今也不过两次而已)。
  没有任何生疏,没有任何尴尬,IE和CS,形散神聚的两人一路走一路说,旧友、新朋、感情、事业……在地铁站告别的时候,我给了Lewis一个熊抱——第一次约会,这般经过,这般结束;第一百次约会,恐怕依然如此。


  一个知书达理的人,被逼到吐出相当不得体的脏话,想必是受了莫大的伤害、委屈或侮辱。想说安慰的话,但是什么都不了解,无话可说……算了,如果还没厌恶到彻底不想说话的份上,那就找机会聊聊吧,单刀直入的,抛砖引玉的,旁敲侧击的,醉翁之意不在酒的……

  另外,对犯众怒的人不至于发那么大的火吧。只要想想,你厌恶他,其他人也厌恶他,你跟大多数人立场相同,你的盟友比你的敌人多得多——这样是不是舒服些?我不懂,随便说说莫当真……

7 thoughts on “暑假日记.所谓青梅竹马(中)”

  1. 007三人对话还没结束……我觉得你越活越小了,“EE和CS”我不是EE,我是IE哈……“毕设不紧不慢,工作也已落定”,我不是在做毕设,我只是延续一年多来的项目,至于所谓工作,只是以退而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如果说环境不令你满意,你应当自动去改变它,而你却落入自我的纠结和愤懑之中。譬如荷兰之类的YY,毫无理性可言。“Lewis的心情,我可以体谅”,我觉得你并未理解。还是阿沛的那句话,未有计划而仅仅不平、怒吼是毫无意义的,正如你这次的出国,望你仔细考虑一下你究竟要做什么,学什么。只能说我跟阿沛有相似的经历,然而我们冷静而理性地将所谓环境的影响因素降到了最低点。P。S。我的PAPER老板同意投了,或许能是篇EI、SCI

  2. 你个白痴“Lewis的心情,我可以体谅,不能理解。”——你自己看原文!!!阿沛的眼光太高了,他的野心前无古人,我想也不能想。至于我的野心,没有,真的没有——走一步是一步了。就像我跟阿沛说的:方pig是在大三去了牛津以后才有了去剑桥读研究生的打算,而你现在就把未来三年的每个学期在哪实习都想好了,考虑得真是周到!我去了以后先打算做一个依托于myspace的API,细节不能透露(创意来自Alpha,现在除了我、Alpha、Ray,没有第四个人知道)。如果可以的话,捞点小钱~我没那么大野心,捞点小钱就可以。女人的事只是说说,我又不看言情电视剧或小说,不YY我怎么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