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日记.不如跳舞

前排左起:Beta,某茜,郭校长,花开
后排左起:何某人,Ray,Falcon,范帅
e59bbe5b175d

  昨天一行人去见郭老师。离开46中七年,郭老师的模样似乎没什么变化——至少从外表看来,很难相信这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性。463的孩子们大都已经磨砺到大学毕业,即将各奔东西,而郭老师也从46中的一个重点班班主任磨砺到庐阳中学的校长,她上初中年纪的儿子也在这里。郭校长似乎还没走到事业的巅峰,而我们要证明自己是46中最好的一届的最好的集体,还有更长的路要走。
  校长办公室超过30平方,我站在门外喊“老师好”的时候,她正和办公桌对面的同事讨论录取新生的问题。她又惊又喜地转过头来(虽然她已经知道这天上午她的学生们会来),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问道“是XX吧”——XX是Falcon的名字——悲剧了……
  虽然郭老师后来一再解释“你背着光,看不清”“昨天是Falcon联系我的嘛”,唉哟哟,我知道,那是下意识口误啊。
  拜见恩师的过程中,校长座机、手机、访客不断,真是个女强人。

  今天下午和范帅一同见汪胖最后一面。汪胖从学校回合肥,只待两天便要动身去部队报到:他要去某市一个秘密的机场从事秘密的工作,秘密到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下次相见的时候,不知道要等多少年。
  我们三个一边溜达一边讨论活动事宜。以前聚会,除了我们三个还会有俊哥,四个人可以打牌、也可以开两桌台球,可是三个人就比较尴尬了。终于,范帅提议去步行街一个很火爆的游艺厅消磨时间,后来证明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主意。合肥物价那么低,平均一个人十块钱,就能度过一个非常愉快的下午(30°C的夏天,算上酒水,平均一人15吧)。
  已上是流水账,接下来是发情时间。

  我们在游艺厅飙车的间隙,发现了一个跳跳舞毯的女生(坦白说是我先发现的……)。描述一下,她身高162、63的模样,韩式马尾辨,左耳下穿了一只直径7厘米左右的银色耳环,皮肤是很健康的黝黑。她长相很普通,甚至有些老相,但是五官匀称,没有一点化妆的迹象(她的运动量很大,化了妆很快会褪掉,那就更惨不忍睹了)。我不能估算她的年纪,说高中生我信,说大学生也信。
  这个女生身材很好,并非丰满或者纤细,而是舞蹈演员那样恰到好处的修长体型。她穿一件橙色背心,金色的金属腰带,黑色的紧身牛仔裤,粉色的crocs凉鞋(应该是山寨的/我认识这牌子,因为我妈就有一双……),打扮即使在广院也不算落伍。
  我这样细致的描述她,并非因为这扮相吸引了我——可以说,广院混了四年下来,这样的女生走在大街上,我甚至不会扭头去打量。但是,她的舞跳得很好,舞跳得那么好,那样的穿着与容貌就增色太多。
  因为没有兴趣,也没有女友,我从初中以后就没去过游艺厅,对游艺厅的了解大都限于银幕上的描述(当然,那些描述与真实生活也无甚差别)。不过有些细节要亲赴现场才能发现,比如一个人在同时用两张跳舞毯跳舞,这我第一次见到(孤陋寡闻了)。
  依然是单人的游戏模式,因为使用两个跳舞毯,脚步有八个动作,外加上肢左右两个挥手动作(可能有摄像头捕捉,这我第一次见),游戏相当之复杂。这个女生在两张跳舞毯之间蝴蝶穿花般的——蝴蝶穿花,我想不出其他词语了——蹦跶,踩着屏幕的提示和音乐的节拍手舞足蹈;跳舞机随机地输出箭头符,她天马行空地发挥。因为是在两张毯之间穿梭,她滑步的步幅比一人一毯要大得多,更加舒展的肢体也优美得多;滑步以后,紧接着即兴的侧身舞步,背身舞步,甚至是背身的滑步,与此同时,上肢的动作有无比自然,如同事先编排好的一样。以前所见舞者之多不过在一张跳舞毯以躯干为轴旋转,而这位舞者,实在两张跳舞毯上画圆。
  我这个色狼,像小学时在街机房看着各种青年玩街霸、吞食天地一样,在她身旁欣赏着表演。很快的,汪胖和范帅也加入了围观的行列。这女生的身后是一排长椅,上面坐了近十个人,加上围观群众计十几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单身的有结伴的,都在娱乐的间隙在此观看她的精彩演出。我们三人一会儿赛车,一会儿射击,一会儿打鼓,间隔的几分钟,便来看她跳舞。从我们注意到她开始,她断断续续跳了三四十分钟,屏幕上大部分时间都是耀眼的“Perfect”和“Combo”,另外印象深刻便是不止一次的“Final Stage”。我们没见她投过币,每到转换关卡的休息间歇,她便从摆在跳舞机上的白色针织挎包里摸出手机,摆弄一会儿,有时还喝两口矿泉水,然后继续跳。自始至终都旁若无人。
  后来她大概是跳累了,拎着包直接就走了,汗流浃背。围观群众散去,长凳立刻变得空荡荡。我看了一下四周跳舞机上的年轻男女,哦,舞姿有若云泥之别。
  我们三个又玩了好一阵子投篮机,晚饭时候离开了游艺厅,我分别问了汪胖和范帅,那姑娘的水平是否能在合肥排进前一百,答案都是“存疑”。阅历丰富的范帅还解释说,合肥几家比较大的游艺厅,每天都有类似的女生的类似表演,他上次还在哪里见到了……
  哦,看来我真是太纯洁了。不过我还要把这事记下来,这样以后在遇见合肥top50top10top3的舞者,就可以加以比较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想见识见识北京的、上海的、东京的、纽约的高人,大概各式各样的辣妹会鳞次证明天外有天的生活真理。但是不管宇宙多大,现在,她是我心目中最好的舞者。

  ps:一次选歌的间歇,我看见她在《绿光》的曲目前考虑了几秒钟,当时差一点就说“挑这首吧”,不过没有说出来(必然的),而她也换了别的歌。后来跟汪胖和范帅交流了一下,他们认为我应该说“你跳舞,我投币,请你跳一支《绿光》吧”。不过我觉得那样不够阔气,我应该买10块钱20个币,放在杯子里递给她(各地游艺厅的游戏币都放在杯子里吧?),说“请你跳支舞(这个请跳舞跟通常意义上的请跳舞差别很大……),杯子里的都是你的~”。丫的,我TM就会YY…

5 thoughts on “暑假日记.不如跳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