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惜君

  刘惜君被淘汰了。没办法,这女孩不坦诚,喜乐伤悲都太做作,所以被大众评委投票投死了,而且是秒杀。郁可唯比惜君大五岁,理论上应该更加老练,可是郁的谈吐和表情都比惜君真诚得多。我喜欢那种骄傲、冷若冰霜、喜怒不形于色的女人,可是大多数人未必喜欢啊。
  这样也好,快女和惜君,到此为止。


  开始上课了,跟着课件勉强能听懂——听懂听不懂无所谓,有所谓的是印度人太多了。以前听说EE和CS基本上市三分之一中国人,三分之一印度人,三分之一其他人,可现在看,印度人在我校CS的orientation上至少占五成,而上课的时候超过七成,这是怎么回事?是因为我校便宜、门槛低么?很多课都要分组,势必要和很多印度人分到一起,这下有点麻烦……
  认识的几个工科的中国留学生,大都蛮让自己失望的,也有几个不错,但是远远不够。从已知的信息看,我校的cs还是可以在州内立足的,按过来人的说法:找到了工作就是高收入;找不到就是找不到。哪怕只以月入五千刀要求自己,我都应该把竞争对手定得高些。中国人都不行,有几个印度人和老美看起来很厉害,看眼神就知道。
  收到一封电子邮件,很有意思,我要参加——几本蛮重要的书都丢在国内了,而且水平有限,我只是看看……:

Once a semester I send a message like this to all ECS CS/SE/CE students.
We have programming contests at UTD. There is one tomorrow, Saturday, starting at 1pmand lasting 3hrs. Come by the East end of the main computer lab on the ground floor of ECS South if you are intersted in taking part, or just curious. Teams can be of size 1,2, or 3.Bring books, notes, but no recording media. One computer per team, 3-hours, 6-problems.
I take 2 or 3 teams (of three) to compete in the ACM Regional contest in November each year. We went to the World Finals in Tokyo in 2007 ‘cos we won the regional contest in Nov. 2006.
We must win again this year and go to NE China next April for the World Finals.
12 co

12 thoughts on “再见.惜君”

  1. 我不得不打击你一下,cs起始工资税前也就5-6万一年,交交税到手的大概2/3,所以不要想的太美好。。另外提醒一点,印度人都很能说,group work尽量不要跟他们一起,只说不做(我的样本:大多数人/商科)希望cs的印度人会nice一点。

  2. 老姐,你那是学商的好不好。我这里的印度人,有的是16个人挤4bed rooms的房子,有的裤子上打的补丁就跟要饭的一样。而且就目前来看,他们说话都非常羞涩——可能是口音问题,他们不敢大声说话我只担心他们太能做了。明天的编程比赛重在参与,我想看的就是印度人的动手能力。

  3. 印度人计算机蛮厉害的,而且印度人非常团结。能来美国的基本都是精英了,印度人口音再重,美国人也能听懂,不像中国人。anyway,加油!

  4. 宝宝,你知道我为什么发这篇日志么?就是钓你啊。看来你动作蛮快的。美国人真的不重视这个,美国人都不玩这个,当然美国人也有高手,但他们都不在乎这个。就是像我们这些又穷又没文化的中国人和印度人在玩,然后再给他们打工。我用浙大的,在网上查资料,都找到解题模板了……宝宝,奥数、奥运,ACM,现在都变成中国特色了,你什么时候跳出来?

  5. 既然美国的高手们不在乎这个,那他们在乎什么?在忙活什么?这一直是我很想知道的事情,帮帮忙说详细点。

  6. 真的,我这里的米国人也不在乎国际性的竞赛。。。都不管气候变化这种事的。。。连做气候变化的老师都不管国际会议。。。我觉得,米国人,估计啊,觉得自己的国家已经最好了,用不着去别处看了。。。正如,虽然我们总说要去别处生活和体验,其实也只是想去日本,欧美之类的发达国家,也不想去什么印度,菲律宾,南非,之类的。可能还是很片面的,继续观察ing..

  7. 参加完了,比较失败。冠军做出来4题,亚军季军做出来三题。我第一次经验不足,应该说也做出来三题了,但是有两题怎么都调不通,应该说对于ACM的比赛模式还有待熟练。下个月还有比赛,我要稍微准备一下。当然,能代表学校出赛就非常满意了,德州的周比赛都绝对不可能抱希望。随便说几点吧:一. 很意外的是,到了赛场,发现白人很多,超过一半。印度人少了很多,不到四分之一。可能这些白人都是本科生(看起来也很嫩),可能印度人都不参加这种比赛……二. 就我所知,我校的校方并不对ACM负责,从头到尾只看到一个老师出面。发电子邮件通知,到了赛场他发题,他测试,没看到第二个人。他人很好三. 比赛没人监考,一台电脑装了各种软件,随便用,可以上网。虽然规则上限制很严,但是全凭自觉,考场里也没人作弊。这样的场景,我绝对不相信在国内的比赛中可能出现。四. 我的那个白人室友,David,以前也参加过三次比赛,似乎是代表学校出赛过。但是比赛前几天他没看到电子邮件的通知,所以就忘记去了。我晚上问他他才想起来。我给他看了参赛名单,他认识很多人,对第一名的评价是“He is very smart”。五. 美国人干啥了?美国人也很喜欢编程,但是ACM这种机械性的背模板的比赛上升到一定程度就没有意义了——就像打跑步,最初是锻炼身体,很好,但是上升到一定程度,就变成摧残了。没有全系动员之类,刚刚开学,有的人课都没上,只有老师发个电子邮件通知,爱来不来。比赛也是三三两两的,三个人的组不到一半,一个人两个人的组都有。换句话说:美国人不需要ACM这样的头衔为他们找工作,进微软google之类,美国人不用挖空心思进外企;如果他们有ACM拿名次的时间和精力,他们用在其他地方,收效更多;如果没有,为ACM准备了很长时间却收效甚微,这种事他们不会干。简而言之,重在参与。换句话术,我认为中国对这些事情太重视了。至于美国人平时都在忙什么,我不了解还不好说。但是David暑假在外面上班,我问他是不是编程或者做网站,他说“跟计算机没什么关系”……

  8. 耐不住大家的议论中,我也看了看快女,刘惜君外形不错,这么多女女以来能排上三甲了~以后怎么走,看她自己吧~多参加活动很好啊,不枉出去一趟,我现在觉得 不管什么事情都用种积极和开放的心态去参与,机会也许就是不经意出现的了,come on~^_^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