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iant who had made a stir at the rotten art scene. Chapter 3

《Supper at Emmaus》——汉斯 冯 梅赫伦
01-supper-at-emmaus5b85d

《Supper at Emmaus》——卡拉瓦乔
caravaggiosupper_at_emmaus_national_gallery_london5b125d

3.1 完美无瑕的赝品

  1932年,梅赫伦携妻子移居 Roquebrune-Cap-Martin。他租下一座名为 Primaver 的豪宅,开始研究一系列足以使赝品以假乱真的制作工艺。梅赫伦购置了17世纪的画布,用维米尔惯常使用的獾毛漆刷作画,并采用传统的工艺从矿物原料(如青金石、白铅、靛蓝和朱砂)中提取颜料,藉此增加作品的真实性。此外,他还在颜料中掺入了酚醛树脂——将完成的作品在100°C 至120°C 下烘烤,以使画面在酚醛树脂的作用下硬化,再将画巻在圆柱体外形成裂纹。最后,他用黑墨汁洗刷画面以填满裂缝。
  梅赫伦用了六年时间研究制作赝品的技艺,六年以后,他自认为在欺骗性和艺术性两方面都已无可挑剔。他制作了的两幅“维米尔“的作品:模仿《读信的蓝衣女子》(Woman in Blue Reading a Letter,现藏于荷兰国家博物馆)创作的《读谱的女人》(Lady Reading Music)和模仿《窗前弹琵琶的女人》(Woman with a Lute near a window,现藏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创作的《弹琴的女人》(Woman with a Lute near a window)。这两幅画今天藏于荷兰国家博物馆(Rijksmuseum),梅赫伦在有生之年也没有把他们出售。
  1936年,梅赫伦去德国参观了柏林奥运会,回到法国以后,他以维米尔和荷兰黄金时代的画家们所偏爱的天蓝色与黄色色调制作了《以马杵斯的晚餐》(获悉专家们普片认为维米尔曾在意大利学习过绘画,梅赫伦采用了卡拉瓦乔的《以马杵斯的晚餐》——现藏于米兰布雷拉美术馆,Pinacoteca di Brera——作为原型)。虽然自己的画作都是对他人风格的模仿,梅赫伦认为这些赝品本身也堪为杰作。1937年9月,他把自己的《以马杵斯的晚餐》展示给研究维米尔的学者、著名鉴定家的Abraham Bredius博士。Bredius仔细检查了这件赝作——打消了最初的几丝怀疑后,他肯定了它是“维米尔”的真迹并给予了高度评价。
  在富有的船东Willem van der Vorm的资助下,伦勃朗协会(译者注:The Rembrandt Society?)以520,000 荷兰盾的价格(折合当时的300,000美元,或者今天的四百万美元)买下了这幅画,并将它赠与鹿特丹的Boijmans Van Beuningen博物馆。1938年,《以马杵斯的晚餐》作为焦点在鹿特丹博物馆亮相,随同展出的还有450幅荷兰15世纪到19世纪的杰作。在杂志《艺术史》中,A. Feulner写道:“那件维米尔的作品挂在那儿,让那处角落如礼拜堂一般沉静。尽管作品本身无关教堂或者仪式,一股祝圣礼的气息却弥漫在观众的身边”。
  1938年夏天,梅赫伦搬到尼斯。用卖掉《以马杵斯的晚餐》的所得,他在Les Arènes de Cimiez购下一座拥有12间卧室的房产,并在墙上布置了多件大师们的真迹。梅赫伦在这里完成了两件更出色的赝作,《牌手的内心》(Interior with Cardplayers) 和 《酒徒的内心》(Interior with Drinker)——两幅画都伪造了 Pieter de Hooch 的签名。在此期间,梅赫伦还制作了“维米尔”的《最后的晚餐 I》。
  1939年9月,有感于战争的阴云笼罩欧洲,梅赫伦回到了荷兰。在阿姆斯特丹的旅馆里住了几个月后,1940年,梅赫伦搬到了Laren的乡下。Throughout 1941, van Meegeren issued his designs, which he published in 1942 as Han van Meegeren: Teekeningen I (Drawings nr I) a large and luxurious book. (译者注:这句不会翻)。这段时间,梅赫伦还以维米尔的风格制作了几件赝品:《基督之首》,《最后的晚餐 II》,《雅各的祝福》,《通奸者》和《洗脚》。1943年12月18日,因为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叵测趋势充满不安,梅赫伦与妻子在形式上离婚——他们依然住在一起,但是梅赫伦的大笔财产却已经转移到妻子的名下。
  1943年12月,梅赫伦搬到阿姆斯特丹,在 Keizersgracht 321 离群索居。赝作已经为他带来550万到750万荷兰盾的财富(合今天的2500万到3000万美元),梅赫伦藉此购置了大量的不动产、珠宝、艺术品,以及奢侈无端的生活。在1946年的一次谈话中,他告诉Marie Louise Doudart de la Grée,he owned 52 houses and 15 country houses around Laren, among them grachtenhuizen, beautiful mansions along the famous Amsterdam canals.(译者注:逻辑比较乱,不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