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反围剿形势图

  美国没有什么东西是比天朝好的,它只是更合理些。美国很难断定某些东西是坏的,它只是让它变得合理。比如说,美国的法定饮酒年龄是21岁,比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更高——它认为酒比婚姻更棘手,所以男人18岁就可以结婚,3年以后才能喝酒。换一个角度想,喝酒这种事没有好坏之分,既不应该让一个人十岁就开始饮酒,也没有理由终生禁止他接触酒精,那么21岁对美国人看起来合理,法律就这么定了。

  天朝没有什么东西是比美国坏的,它只是不合理。天朝下意识地断定某些东西是坏的,于是把它禁了。我一直认为版权问题必须得到重视,而黄毒是无稽之谈。但是一方面,天朝多年来疏于对版权意识的教育与普及,以至于滋养了一群暴民——是的,就是暴民——下载或传播盗版资源的并非是暴民,但是当资源被取缔时破口大骂还振振有辞,确系暴民之举。另一方面,天朝认为一切性交易都是不合法的,婚前性行为是不道德的,传播性爱视频时违法甚至犯罪的——虽然天朝是一个没有官方宗教信仰的国度,但是它对性行为的保守程度恐怕是世界第一——伊斯兰世界还是一夫多妻制呢。天啊,我都二十好几了,长的丑没女友,不想嫖妓,你连黄片也不让我看?

  我在美国经常上一些XX论坛,这些论坛是免费的,本身不提供任何产品,只是有很多热心人破解了其他收费网站的视频或图片拿出来无偿分享。这里同时涉及到色情与版权两个问题。令我意外的是,这些论坛的发言都有不成文的规则,即把文件的标题进行处理,比如某个视频叫“Captain, my Captain”,它会处理为“C a p t a i n, m y C a p t a i n”或者替换其中几个字符“Capta1n, my Capta1n”。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防止提供这些资源的商业网站通过搜索引擎发现这些盗版,进而通过法律或其他手段删除这些资源。换句话说,即便是色情资源,在西方世界也是受到版权保护的——这在天朝不可想象。

  我坚决反对天朝对色情产业禁欲般的封杀,然而拥护天朝的保护版权的举措。可是很遗憾的,天朝的屁民已经被惯坏了——说这话的时候我也是屁民,但是正努力摆脱这一身份,我一生都为摆脱这一身份而努力着。经常听到的理由是“我不去电影院看,因为票价太贵”或者“我不去电影院看,因为天朝没有上映”——都是屁话。票价太贵或者天朝没有上映,你可以不看,也没人逼你看,你以前偷偷摸摸下盗版就算了,以后下不到了,居然好意思说什么“暴政”“分享”“自由”?同样的道理,没人逼你用Windows和Office,如果只是打打字上上网,Ubuntu+OpenOffice+Firefox就可以了——当然你玩不了各种主流游戏,也甩不动Visual Studio和Adobe xxx,可问题在于,如果你是企业用户,你有法律与道德的责任使用正版软件;如果你是个人用户,中国有几个个人用户使用正版的VS和Adobe Creative Suite的?问题的根本在于,电脑(或者是Windows和其他的软件、游戏)并不是生活的必需品,没有电脑,你也可以活得好好的。如果你想玩GOD6,你应该付钱。

  我和Travis都喜欢画画,但是Travis比我专业得多。他向我展示他的3d建模作业的时候,我问他他用的3dMax是正版的么。Travis说,有免费的学生版的3dMax,但他用的是盗版,所以做作业可以,不能用它来做产品卖钱。我好喜欢Travis,原因之一便在此——Travis有道德。Travis不是有钱人,又喜欢玩游戏,于是他买东西都买二手的:二手的ps3,二手的x360,游戏要么是买二手的(比新的便宜将近一半),要么是那种5刀租5天的游戏。可能Travis的行为在美国很普遍,算不上“高尚”,但是对于像我这样一个来自盗版之邦的穷人而言,这是一个多么有道德的人啊。

  最后,突然想起来一个跟网络无关的笑话,不,应该是真人真事。就这样结尾了:

  有一位老兄因为买官被纪委找去谈话交待买官的事,他说:我自己花钱争取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机会,有什么错?

c3ba524190a99c219213c6745b75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