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一个人掌握的知识多,不代表他会思考。把二十四史都背下来,最多也只是过目不忘的极致;能看出二十四史里哪些是真话,哪些是假话,哪些话半真半假,即使他连过其中的一部也没读完,境界都比过目不忘高;而最高级的,是知道那些假话和半真半假的缘由,藉此还原出真话,这才是大成。我发现校内网上很多蠢货直到大学毕业仍陷于第一层,而且永远只停在第一层。我自己勉强到第二层了,正在这条路上艰难摸索。而能到第三层的人,相信已经是某个领域的专家了。

  顺便说一下,所有在校内上分享减肥茶、瘦身食谱或者其他偏方的人,都是蠢货。我看着碍眼,想把这些蠢货都删掉,又怕得罪人,只能在这里发泄。对于一个激素分泌和营养摄取都正常的人,减肥有且只有两种方法,截源,或者开流。前者是少吃,只要饿不死,就维持最低限度的进食,辅以泻药效果最佳;后者是运动,流血流汗才能掉肉。其他歪门邪道都是骗钱唬人的把戏——人们都是知道永动机是不存在的,为什么相信喝茶可以减肥呢?

  言归正传,写这篇日志的原由,是在校内上看到有人分享《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我对很多人分享这篇文章感到失望,像看到郎咸平、韩寒的文章广为流传一样失望(后者是因为水平实在不高,而前者基本都是假托郎咸平之名胡说八道)。这些热衷于分享的人,他们自己会思考么?他们尝试过自己写一点东西么?如果有过思考,为什么不把自己的思想记录下来?我看到一帮人分享来分享去,自己的思想却无迹可寻,这难道是中国当代大学生的现状么?

  我在这里发牢骚,对《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毫无批判的意思。我完全赞同作者的观点,因为自己在三年半前写的思修论文《身为爱国者》与其如出一辙。两篇文章思想几乎完全相同,我的文字和论证不如它,但是境界似乎更高些——它只是抛出问题所在,而我还给出了解(尽管这解未必正确)。不是我吹牛,《爱》的思想水平,我在二十岁的时候就有了,只因为文字功底和学识积淀不够,所以达不到在《南都》发表的水准。时至今日,自己的论文很可能被其他大学生抄袭许多次了——他们在搜索引擎上查找“思修论文”,来到我的空间(MSN Space有访问记录可查),复制粘贴了事(估计如此)——可是,他们为什么不自己写一点东西呢?我的思修论文和毛概论文都是自己写的,后来上邓论还是什么课,即使没有论文,依然自荐做了一次演讲,题目是《21世纪的人才》,论题是独立思考——也相当于一篇论文了。

  Space是我思想的阵地。我不会在新浪博客写文章,因为新浪的读者和编辑大都是蠢货,即便作者本非蠢货,也有被同化的危险;我不会在校内网发表一些东西,因为虽然那里蠢货没那么多,却都彼此认识——我如果在校内上论证“相信喝减肥茶可以减肥的都是蠢货”,后果不堪设想。另外一个悲剧之处在于,我看着曾经跟自己同窗至少三年的同学们(主要是女生)变成现在这副智商和嘴脸,真是于心不忍。

44 thoughts on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1. in women’s defense…. it’s because you never try to understand them…. it’s almost entirely true that men are from mars and women are from venus …. btw, you should know that most Chinese cannot think…because it’s not allowed to… they already lost the sense of telling the fact and the preconception apart…. actually we all do… got a paper due tomorrow… talk to you later…

  2. 狂赞Y!!!我用手机上的,需要点击才能看到评论。我想到的例子和Y一样,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你从未尝试过真正去了解女生,又如何能大言不惭的说她们浮浅呢。还有,有些东西是哲学意义上的,思想也并不尽是好事,复杂才是有潜质的。所以,如果想过的舒服,请尝试去理解人群、社会的运行方式。如果想深刻,我推荐一本『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

  3. 昊宁说得对,我也觉得应该多给别人些理解。听人说过,年轻人走入社会,最开始觉得社会有太多我无法接受的东西,我要改变这个社会。其后发现改变社会是不可能的,就退让一步改为想要改变周围的人,再然后发现这个也很难,最后只能很不服气地改变自己去适应这个社会。然而在改变自己的过程中会发现原来这样的我也不错(接受自己),再然后,接受他人,最后就是接受这个社会。。。这个过程未必是妥协麻木退让市侩,我觉得可以看作是自我的提升。何必要总是盯着别人身上自己看不惯的地方呢

  4. to 花开:醉的并非众人,我身边不少人就没醉,不点名了,有的人不喜欢被贴标签——只是醉的比没醉的多得多,所以比较郁闷;醒的也不是我,在第二层上不算醒,第三层才算,我只希望自己别醉。to Y:不能在女权问题上讨论太深,不过考虑到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人口中,女性站一半——即所谓妇女能顶半边天——我就不是很舒服。我不渴求女性完全与瘦身、穿衣、美容之类话题绝缘,只是希望她们也能考虑点严肃的东西。拿我自己来说,如果我天天写美女、感情、文艺小说之类的日志,我就会非常讨厌自己。但是我还写一些严肃的东西,比例大概有一半,于是便不那么讨厌了。

  5. to Alpha:哎呀,其实我对理解一部分人真的毫无兴趣(男女皆有)。我对校内网尤其反感,因为这是一个强制的社交网络——一旦我和他(她)是好友,他(她)的一举一动便强行映入我的眼帘。但是我不能因此而离开校内,因为校内上还是有不少朋友在分享有价值的东西——这就很矛盾。所以现在我选择了一条比较自恋的道路:把人都拖到space上来。Space是一个双向选择的网络,虽然没有校内新浪或QQ空间那样流行,却也不至于太冷门。我的我的朋友可以在这里讨论稍微严肃的话题,比校内网愉快得多。讨厌之处在于,space访问速度太慢,还经常被墙。Alpha你应该记得,一中的三班在0506年的时候不少人都有space,我们也互相留言。可是后来都不更新了,我非常难过。to 弄德:我觉得你部分误解我的意思了。我觉得你我都从事IT行业,有个非常大的好处,就是不用像其他很多行业那样势利。比如送礼、应酬、二皮脸什么的——也许潜规则依然存在,但我未闻有女程序员跟面试官上床而谋求职位的,那是IT公司的女秘书,不是女程序员。至少在工作上,你我都无需妥协太多,在捞钱的思路和方法上可能不同,但与道德和妥协无关。我说一些人系蠢货,一方面否定了他们的思考的能力,一方面也否定了他们的前途——他们不会思考,所以必定没有前途。现在我们跟他们是并且仅仅是校内网的好友,十年以后必然是两个世界的人。那个时候SNS一定更普及、更完善,人以群分的SNS即使不能取代校内,也将与其划江而治。校内就是年轻人的东西,而有事业的人拥有自己的SNS。所以,我不考虑去适应社会。我凭自己的能力光明正大地捞钱,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交往,然后嘲笑那些脑子比我蠢,挣的前还比我少的人——有什么不好呢?

  6. 美国跟中国不一样,在学校跟在社会又不一样。。。如果搞IT的真的能不用管那么多潜规则的话,你觉得我为什么不等过完年就急急忙忙离开HP呢。。。另外给你个建议就是以后回国工作了,另外申请个MSN,用那个跟同事联系,不要用现在这个带blog的号。我就是因为MSN上加了太多有直接或间接利益关系的人,根本不敢在这更新什么东西的。。。

  7. 我在出国前就已经不加msn了,而且这里做Team Project都用Gtalk和Google Group。如果回国的话,一定也另外申请个MSN的。至于潜规则的问题,我是指道德上的。听一个讲座说,在美国有70%的工作机会来自于朋友的介绍,我自己的经历也似乎证实了这点。招聘会大都不靠谱,而我现在的一个机会是我室友的朋友介绍的,另一个机会要指望professor——事情还没定,等定下来再细说。我在国内为人处世都不考虑“利用”的问题,但是出国以后立刻转换了状态,已经开始赔笑脸、套近乎了。这不是环境使然,而是从第一天起就明白“我要开始找工作了”——其实,我从小学起就开始势力了。我确实没有工作经验,但还是认为,做IT的所谓潜规则,只是经营人际而已。你大概是觉得在HP受到打压,而且技术所学不多,没有发展前途而离开的——我觉得这不涉及道德,这是追求不同。但是很多行业必须说假话,做坏事才能出头,比如公务员、新闻业、娱乐圈——不做坏事,他们就觉得你不是一伙的,排挤你,除掉你。我现在还没到有所追求的境界,找实习也只是为了挣钱和熟悉美国的工作环境,跟理想无关。然而无论如何,我个人为人处事的信条都是“不作恶”,从来如此。

  8. 昊宁你这样就不对了,哥再来给你上上课。口号相同,含义却未必相同。举例言之,“impossible is nothing”、“一切皆有可能”都是运动品牌的口号,而中国有古谚说“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字面意思相近,但细细理解起来,后者的意思应该是“做什么事,不问可不可能,而问应不应该;如果是应该做的,不管可不可能,都要去做”——这与运动品牌的口号就有出入了。我不知道Google的“Don’t be evil”如何解释,我个人的“不做恶”解释直接为“不要做对不起别人的事”。拿对女生的态度举例,我也许跟她大学四年都不说话、见面连招呼也不打、生活里当她不存在,但我觉得没有对不起她;如果我见面很热情地打招呼,平时相处也似乎融洽,但背地里跟男生讨论时说她坏话、“她长得车祸现场”之类,就是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我也看不起这样的行为。大学的时候,同专业很多女生觉得我不理她们是对她们的不尊重,导致我投票选三好一直吃亏,但我不在乎。我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也许在你们眼里我很讨厌,但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们的事,我连你们的闲话都懒得说。我不骗人,不欺负人,不背后捅人刀子。我在任何常说的任何话,做的事,都不怕被任何人知道。昊宁你应该有印象,我从来没对你说过“告诉你一件事,帮我保守秘密,不能让XXX知道”之类的话。不是我不告诉你,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这样的秘密。不做对不起别人的事,不做见不得人的事——我对“不作恶”,大体是这么理解的。

  9. 你这样说又回到老话题妥不妥协上了,你自己或许能做到你所谓的“Do No Evil”(这个才是Google原话。。。),但还是会根据所处的环境改变的。学校里没有太多利益纠葛,所以还可以清高一段时间,换个环境就难讲了,人都是TM逼出来的,能做到“慎独”就已经很不错了。。。

  10. 唉,我也不知道能不妥协多久啊。现在不妥协是因为不缺钱,不缺钱是因为摊上了这样的老爸老妈;但是老爸老爸把我送到这里已经仁至义尽,以后就生死难猜了。古来圣人要么是富二代,要么是穷光蛋。我不是富二代,又不想做穷光蛋,又想过好日子,不能做圣人……

  11. hcg你对不同群体的人理解不深,发表自己的意见这没问题,但不接受别人指正这就没前途了。不说女人这个花一辈子时间也不可能琢磨的完全透彻的群体。就说不同环境,不同行业或者不同年龄段的人,在没有深入接触了解的情况下,我觉得是不能对他们下定义的。我对一个刚毕业的男性的程序员说“你水平不够”,就算对于某些中国名校计算机类专业的研究生我也这么说过,但就不会出什么大的叉子,因为我说话的同时能想到他们的生活,我能继续说出“因为你没有技术积累,没有该有思维模式。。。等等等等”我没说但不代表没想到。相对的,对于其他行业,就算是农民工,我和他们谈话,都是求教的心态,他们说的每一句话对我都是新鲜的,是一种对现实的学习。我从来不敢擅自发表自己的意见。不过至于你说那些论证女性生活没有意义的话,我就不知道你是不是还有深入的理解或者广泛的证据论证了,可能你有你的调查研究,也可能只是你的偏执而已。我不支持在所有问题上的“存在即合理”,但某些模式在一段时间内的确是有自己存在的理由的。一个人是不可能全面的了解这些理由。但一旦了解了相当部分后,就可能改变自己的看法。据我所知,绝大部分男性接受了现在这样的分工而乐此不疲,而且我还知道,绝大部分的男性都有过女人的陪伴,而且我能说出一个不会有太大偏差的猜测,他们中的绝大部分,比你更了解女人。

  12. DYF,我跟你这么说你就明白了,我让何去试着理解别人,根本就没打算他会去做,所以还给了他条读书的路。至于咱们3个走出校园的这件事上立场出奇的相同我还是很欣慰的。怎么说能在一年之中去意识到乃至真正做到这些还是不错的。我对何感其不争的是他这么多年来在人文关怀上的变化还是几乎没有,可能因为郭老师当年说过一句他犀利吧。但没有理解与关怀你很难走进"职业文化"的。我反复考虑这个用词,最终还是决定用大一些,希望能对你的想法有一些冲击。改变自己或者去改变世界。

  13. to DYF: 你不能给我扣“论证女性生活没有意义”的帽子啊。我说“相信喝减肥茶可以减肥的是蠢货“,就好像说“相信统计局的人是蠢货”一样,不针对任何性别。从另一个方面说,我非常尊重某些女性,只是比例较男性更少。我在大学时非常欣赏同专业中的三十多位女生中的两位,而且在毕业时当她们面表达了这种欣赏——其他二十多个可以理解为无视了。但是,无视绝不代表鄙视,我也无视了同专业七成以上的男性同学,这个比例也不低了。我同意绝大多数男人都比我了解女人,而且还认为绝大多数男人都比我更包容女人。我喜欢的女人,无论做什么我都能包容,哪怕她在我面前跟别的男人调情;我不喜欢的,无论美丑,我都一视同仁。我知道这样比较吃亏,但我不打算改了——况且我现在并不急着找女人,方圆百里没有感兴趣的。to Alpha: 因为父母工作的关系,我能见到两种人,公务员和券商,这两种人都让我反感。再推远些,我估计整个“职业文化”或者说“职场文化”都让我反感。所谓的“犀利”,我想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我父母不差钱,让我不用还太早地为物质算计;二是小时候读了一些不该读的书,《史记》《三国演义》之类,埋下了“理想”的种子,而今已经不合时宜了。我现在的人生目标已经很渺茫,确定的是要这里在找到收入尚可工作,至少工作到三十岁,且让孩子做美国人。然后就说不准了,或许回国,或许就在外面一直呆着——远大的目标没有,混口饭吃。我变成了这样的人,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14. 看得起看不起的事我会有时间自己发篇日志说的。重点针对你说的反感"职场文化"的事说一下:我在做IT行业航海史分析的时候看到有一个形容很让我感动:"科学家这种娇气的物种。"文学家、艺术家何尝不是呢。而"职场文化"就是一种这样娇气的物种无法生存的恶劣环境。既然你要在30岁前挣足够的钱,虽然我还没有如你般有这样的魄力去实现这不太靠谱的目标,但我还是提示你最好还是对这环境多少有些了解,因为虽然布鲁诺比哥白尼更了解世界运行的方式,但显然哥比布更了解教会运行的方式。至于你说的凭自己的能力挣钱,靠自己的小圈子交往,嘲笑弱者。敢这么想的不少,敢这么说的却不是很多,愚蠢的可以。最后送你句话:不要以为你的大脑就是你。另,建议其他可能会留言的人别在他那篇"封"的新日志里留言,我觉得无言会是对空间主人较好的处理方式。

  15. 本来我想留言在“封”那篇的,但是响应一下Alpha的号召 我还是留这里吧。我也遇到的情况和你提到的有些类似,但是我看法不同:一,祖国出事的频率越来越高:觉得国外的报道基本都是负面的,国内的报道除了网民各种对政府的骂,都是正面的,两者都比较偏激,所以不需要太在意;说句狠一点的话,你又不去云南,又不去玉树,又没有人强制你捐款,这些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且如果是大灾难的征兆,那更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因为对大家都是一样,只有听天由命的份了;二,昨天是我的生日:感慨不少,都写space里了,具体不说了;忽然发现4月份过生日的人真多啊。。。白羊座。。三,找实习很麻烦:本来我很心虚,因为这学期事比较多,我效率又低,没好好找,听你这么一说我放心很多,加州情况都不好,我这没找到更是可以理解了;因为觉得找实习找工作也是一种很有趣的人生体验,尤其是面试,居然跟考试的感觉差不多,只不过考的是以前没有训练过的技能,但是可见未来提升的空间是很大的,所以一时没有结果也不必担心;我相信在美国这片土地上,持续努力的人一定会有好结果的。

  16. “30岁前挣足够的钱”必须要说一下是我自己没交代清楚。“足够的钱”,并不是那种安稳到30岁以后不用工作的程度,在我的标尺上这是 “还完欠父母的”+“在北京买一套房子+一辆车”。前者大概是10万刀,后者说不清,北京房价不是我能控制的,20万刀到100万刀都有可能。我三十岁的时候国内变成什么样,北京变成什么样,天知道。至于我担心祖国,因为我非常想回去,简直是必须要回去——我不是那种天天刷盘子也要赖在国外的人。

  17. 你怎么这么没有志向,又在发表这些无聊又无耻的言论,装饰以无奈的外衣?一天到晚唠叨这些个伪叛逆的言论你自己烦不烦啊?你要真把你的space当成思想的阵地,就不要一天到晚无病呻吟,思想是深刻而伟大的东西,不是这里的一地鸡毛。一地鸡毛那是菜市场。问问自己想要在哪里战斗?是携带着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英雄气概走向战场,还是带着自己的小算盘和账本走向菜市场,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18. 那没办法了,我现在很三俗,人生规划是挣钱->娶老婆->生儿子->千万人吾往矣。没钱,往下都是扯淡啊。而且,我自认为绝对是良民一个。我发表伪叛逆的言论四处攻击,但从来不抱怨自己的生活。你看,我累死累活只考了个末流一本,但是从来不抱怨高考制度;我到现在都没有女朋友,但是从来不抱怨富二代和大老板把好女人都占了;我在大学毕业的时候见过寻找出路的同学们经历的各种人生话剧,但我不抱怨这个世界没太多良心。我对我自己的生活不太满意,但是不抱怨,因为我是社会达尔文主义者,如果我被淘汰了那是我活该。在这点上我是良民,比许多中国当代年轻人安分得多。我抱怨的是祖国有些行为不符合物种选择的规律,会自取灭亡——不过这些言论都无关痛痒,基本没人看,网特也不用担心。你看你自己,我琢磨着你以后会为美利坚的法制建设奉献一生,偶尔在南方周末这样的媒体上发表些煽风点火的类似三权分立的言论。法治国家需要你,但是祖国不需要你——你打算如何报效祖国,说来听听?

  19. 没有工作的人或许还会对工作有一种不可预知憧憬,就跟上小学前的一个样,等了解了就嗝屁了。以你的金钱标准,不是什么困难的目标。只怕你达到那目标的时候你就迷茫了。唐骏不是说当你在一个地方如鱼得水的时候,就是你该离开的时候么。我如果一段时间不去瞅瞅业内的前沿和发展,看看自己的差距和目标,就定然会开始莫名其妙的痛苦,做什么也无法平静下来。我从来没听说过谁到了而立之年,对理想对未来的拼搏的干劲比20出头还更大了。所以给自己留条后路吧。我一直感觉只有非主流才会对自己了解不深的领域会产生突然的崇拜和簇拥。不晓得你是对现实的无奈还是对现实的新鲜感的渴望。总之还是中庸为上啊。我突然感觉到,现在这种还算可控的世风,也算是用各种实例给我们上了一堂体验课了。假设在一个完美的社会中出来的人,突然遇到了各种冲突。可能也会像现代人被扔进原始人堆里而失去生存能力吧。况且,就现在的人也就这回事。攀上去了,就变得更容易跌回到那个平衡点。

  20. 05导演有个叫杨文君的,好棒,就是有点矮,152,不过你不会嫌弃的,不知道你认不认识?你不要中庸,你中庸就不是瓜瓜了。我再找老婆找工作的时候都会假装中庸的,但是见到你我也没法中庸了,瓜瓜!!!帮个忙,夏天去一趟莱顿,帮我拍几张照片。随便拍些风景什么的就可以。阿姆斯特丹你爱去不去

  21. 噗,昊宁你又不懂事咯~杨文君是个大美女,《非诚勿扰》一枝花呢。我确实非常喜欢她,跟马伊咪差不多一个级别。不过她选的男人我看不上,不太服气。再说了,人家既然愿意上这么一档娱乐节目,我们稍微调侃一下也不过份啊~

  22. 没搞定,搞不定,上帝保佑我在未来半个月内找到。唉,看《非诚勿扰》,然后你就知道找女人多残酷了。没钱怎么讨老婆啊?找不到工作滚回去的人,那不是傻逼么

  23. 因为我喜欢她呀~!I couldn’t agree more on these reasons, and I have two to add.76. The one who fights on the battlefield speaks.77 If she earns more, she speaks, he goes to hell.

  24. 其實我想說,你看不到“校內人”寫有思想內涵的文章,是不是或許也是因為有一部分人同你是一樣的想法,不屑於在那種地方發表自己的思考呢?看不到不等於沒有當然,對於鋪天蓋地的腦慘分享內容,我也深惡痛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