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伞下的两个人

  高中的时候我曾梦到过晴天白日下,我和斑马同打一把伞站着,Alpha和JC在我们眼前走过。那是记忆里各种“浪漫”的梦的先河。
  而这篇《雨伞下的两个人》,是一个上高三学文科的可爱小妹妹写的。这个小妹妹喜欢写恐怖故事,文字几乎达到了大巧不工的境界——一般人看不出来……我刚读到这个故事,以为是个鬼故事,读完以后感觉,怎么说呢,人生啊,人生啊……

  1951,沈阳城,正下着雨
  一个人撑着伞在雨中走着。他是华北野战军的一个指挥员,曾经是一个抗联的战士,所处的部队正是杨靖宇所在的一军。大街上没有人,看着雨景,他不由得感慨起了当年抗联时候的生活,那个时候虽然艰苦,但很充实,可惜杨将军,唉…
  “同志,可不可以让我避雨?”一个人突然躲入指挥员的伞内。
  指挥员回应了一下,看了一下那个人,顿时惊住了,那个人是熟人,他曾经见过,就在抗联。那段时期,日军重重包围住了抗联一军,而那个人当初是抗联的一个干部,带了手下投靠了日军。
  “哼,可算被我找到了!”指挥员心里想着,再次看了一下当年的战友。
  “同志,我们以前见过面吗?”那个人问了一下指挥员。
  “怎么回呢?我原来在山西,最近才调到东北。”指挥员欺骗了那个人。看着那个人不再问,指挥员渐渐安心,对方并没有认出他。

  “同志,你知道抗联吗?”那个人突然问起。
  指挥员惊了一下,“听说过,那里的人很英勇。”
  听到了指挥员对抗联的夸奖,那个人得意起来。“同志,你知道吗,我曾经在抗联。”
  “真的吗?”
  “对,是杨靖宇将军所在的部队。”
  “那个地方很艰苦吧?”指挥员继续问。
  “对啊,那里鬼子多的很,在那次鬼子包围时,我好不容易突围了,只可惜杨将军没逃出去。”
  “同志,你真是个英雄,到我家坐坐如何?”指挥员准备行动了。
  那个人想了想,突然把手伸出外面,“原来雨停了,今天算了吧,我还有事,再见。”
  指挥员朝着他摆了摆手,冷笑了一下。
  “还抗联英雄呢,分明是个叛徒。”
  天仍然昏沉沉的,指挥员一直注视着那个人远去,直到看不到时,也拐到了一个街脚,跑回了部队…

  几天后,指挥员在处理这一些文件,这时,领导把他叫了过去。他到了办公室,发现几个战士来了。
  “感谢你,同志,那个人正是当年的叛徒,多亏了你。”
  “不用,那种叛徒终归是要被抓住的。”
  “可不可以再跟我们走一趟,我们要再一次靠你指证那个人,可以吗?程斌同志?”
  听着那几个战士对他冷冷地说着“程斌”二字,指挥员呆住了,他无法动弹…

  我不知道程斌是谁,百度了一下,于是有了“人生”的感叹:

  程斌,原东北抗联第一军第一师师长,杨靖宇最信任的得力助手,曾跟随杨靖宇打了不少漂亮仗。于1938年7月率所部115人叛国投敌,就是他带领的“讨伐队”,把一手将他培养起来的杨靖宇将军逼入了绝境。

  程斌从小跟随杨靖宇,对杨靖宇本人了解很深,常常凭猜测就能知道杨靖宇的大致去向。据关东军档案记载,程斌投降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带领敌人摧毁了抗联的补给生命线――密营,彻底切断了杨靖宇的粮道。密营是抗联在深山老林的秘密宿营地,储存有粮食、布匹、枪械、药品等赖以生存的物资。这是杨靖宇的一个独特创造,更是抗联孤军对抗日寇长达十四年不败的重要原因。凶狠的程斌将江县境内的70多个密营破坏殆尽,一夜之间,杨靖宇将军陷入了弹尽粮绝的境地。

  程斌对杨靖宇十分了解,了解到什么程度?一听枪声就知道是谁了。过去日军不敢在山林里过夜,所以抗联白天再艰苦,晚上可以喘息、休整、转移。但程斌却带部队晚上连续追踪,这使抗联处境分外艰难,也是抗联战斗力大减的重要原因。

  可以说,身经百战、善于转移的杨靖宇的部队被打散,杨靖宇被穷追不舍难以脱身,如果没有程斌,鬼子根本做不到。因此,程斌是祸害杨靖宇和其他抗联战士的第一大罪犯!

  这个罪犯后来先后跟随他的主子岸古隆一郎前往热和、山西作恶。1945年,日本战败前夕,身为伪山西副省长的岸古隆一郎用氢化钾毒死全家人之后自杀。程斌在枪杀了几个投降的日本俘虏后混入华北野战部队,并且当上了指挥员。

  说起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1951年沈阳的一个雨天,程斌打着雨伞在街上行走,一个人为避雨躲到他的雨伞下,结果程斌发现,这个人是一个曾叛变的原抗联干部。

  不知什么原因,两个人分别都去举报了对方,结果在正肃反的当年,都被枪毙。

7 thoughts on “雨伞下的两个人”

  1. 手机出现以后,浪漫的事就很少了。不过我现在依然有所YY,比如十年后一个细雨中的傍晚,我打着伞走在红墙下,迎面走过来一人,交错的时候我们才看清伞下的对方——啊,十年前……但是,无论自己怎么编,到头来都显得拙劣无比。“1951年沈阳的一个雨天,程斌打着雨伞在街上行走,一个人为避雨躲到他的雨伞下,结果程斌发现,这个人是一个曾叛变的原抗联干部”——这样的剧本我是如论如何想不到的。

  2. to DYF:我觉得这个故事的“人生”之处在于,从1940年杨靖宇牺牲到1951年,隔了11年。这11年中,程斌先是做了五年汉奸,然后投靠国民党,又加入华野,四年内战,做到指挥员。这11年是故事里没有写到,但是读者自行想象,为结局做铺陈,就显得非常精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