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一坨屎,万户犬吠声

  中国人不会游行。平日里不能游行,有了机会就要好好发泄一下。一旦针对的是外国人,无论反美反日反法,基本上都演变成打砸抢,万幸不发生暴力的,也是堵门骂街的勾当。一言蔽之,都是未开化的行为。
  08年合肥家乐福被围攻的时候,科大很多学生都去围观,我高中同班的两个非常聪明的女同学也闲着无聊地去了。自己当时得出结论,国人的这种群体意识与素质并没有线性关系。99年砸美国大使馆的都是中国最聪明的一群人,有些人刚扔完砖头没多久就按部就班地出国了。许知远在《脆弱的自尊》里惟妙惟肖地分析了中国人的这种群体意识:

  中国的情绪的钟摆,很容易从自我中心一端,摆到了自卑,又从自卑摆回了自大,但就本质而言,这两者是一致的——它们都不是真实的自己,都依赖于外界对于的看法。这就像我在1999年参加的那次反美示威活动,我看到了那么年轻人向美国大使馆投掷了石块、骂出了脏话,但我也知道他们的中很大一批深深刻渴望获得赴美签证,他们对美国的态度远不像他的行为表达的那样。或是上海人在三年前抗议日本的游行,在这座深深崇日的城市,青年们砸了日本餐厅、日本车——绝大部分是他们中国的同胞的财产。那种躲藏在群体中的勇敢,那种一时兴起式的愤怒,像是一场演员自己都不相信的戏剧。

  必须说明的是,《脆》作于 2007年,适逢芮成钢在新浪博客里激起的“星巴克是否应退出故宫”的全民思考。而文中所谓“三年前抗议日本的游行”,在我的记忆里已经模糊了。话说回来,“青年们砸了日本餐厅、日本车——绝大部分是他们中国的同胞的财产”这样的描写,在三年后今天的依然恰如其分。

  许知远表达过的,我再重复一遍,毫无意义。我在这里要批评许知远本人,对他在1999年参与过那次举国闻名的反M游行示威活动提出批评。他当然可以为自己辩护,“我只是一个旁观者”“我自始至终表示克制”“我甚至连砖头也没有摸”……即便这样,我还是指责他曾参与其中。但凡参与其中的,没有人无辜。
  就我记忆所及,1999年是一个开端(十年前的1989是一个终结),它为在北上广级别的城市进行大规模反X暴力游行开了先河,更重要的事,它开了一个法不责众的先河:如果北京人可以在天子脚下攻击他国使馆,那么上海人砸日本的餐厅和汽车(它们到底属于中国人还是日本人,其实并不清楚),合肥人砸美国的快餐厅、堵法国人的超市,不过如同大树下乘凉而已。我也不曾听说,有任何集体或个人为这些已经明显触犯了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行为负责。一个人把KFC的玻璃砸了,他会被拘留;一百个人一起把店都掀了,他们中没有谁需要承担任何责任。
  于是,1999年以后,中国的绝大多数反X的游行示威活动都伴随着有组织的暴力——所谓有组织,即暴力并非因活动失控而产生,也并非以政府的镇压而结束——它无需导火索便注定要发生,也注定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自发地湮灭。少数情况下,人们也会表现出克制(比如98年合肥人围堵家乐福那样的非暴力事件),但即便非暴力,活动本身也系未开化之举。时至今日,一旦听说某年某月某日在某地发生反X游行,那十有八九会导致打砸抢:不仅绝不会有X国的人员死亡(连受伤的可能性都很小),并且财产损失大都由中国人承担。
  作为当事人,可能90%,甚至99%的人表示无辜和克制,声称:只有极少数人失控,大多数人是冷静的。是的,参与反X示威只是无聊之举(而且没有任何意义),但如果事先知道这活动会演变成暴力仍参与其中,是否有助纣为虐之嫌?看到身边的人抡起榔头把一辆日本车砸得稀烂,究竟是应当制止,应当呐喊诸位,还是拍照留念?通常情况下,富有正义感的人会上前制止,不那么勇敢的会报警,好事的会围观,大多数人恐怕是围观两分钟、然后该做什么做什么去;然而,一旦情境变成反X示威,人们的道德标准和行为守则是不是就完全变了?

  最后,表达一下我的观点:
  一,任何人都有接受和拒绝的自由,包括抵制某个国家产品的自由。任何人同样拥有表达的自由,可以将抵制的思想表达于公众。但是,任何人都没有强迫他人接受这抵制的自由,更没有以抵制为借口侵犯他人私有财产的自由。
  二,在中国,参与任何反X示威都是无意义的。无意义本身无可指谪——问题在于,在中国,参与任何反X示威都可能会变成一名打砸抢暴行的帮凶。置身其中,一个人连最基本的道德准则都会被扭曲。
  三,中国人已经被很多人看不起了,不只是美国人欧洲人日本人,连香港人和台湾人也一样看不起大陆人。我知道,这些“看不起”里面,有一半是傲慢和偏见,而另一半,则切切实实是国人自己给自己丢脸——更要命的是,丢脸的时候,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11 thoughts on “长安一坨屎,万户犬吠声”

  1. 你一棒打死所有参与游行的人就不对了吧,你所指的那些实行打砸抢的确实是有够丢人现眼。但是首先,这部分人不会是游行的发起者,他们大多是得知游行举行之后才临时加入,以凑热闹找乐子发泄为主要目的,不是真的有什么想法要表达,不能用这些人的行为去定义整个示威行动。
    其次,造成自己同胞们的财产损失政府也有责任,警察对于游行行动的不干扰不敢扰怂恿了更多人的疯狂。英国德国(包括这次的意大利)那么多足球流氓大规模骚乱的行动,每次都还能抓住带头者数人,关也好,罚也好,起码起到了震慑作用。而中国这边,警察对游行的走势完全不控制,闹到不可收拾,也是要负责的。民众的行为需要约束,尤其是在群众素质还够不上洁身自好的时候。

    1. 我是准阴谋论者,我相信这次游行的发起人一定是GOV,不然在中国这个缺乏游行传统的国家,怎会在10月16号当天于西安、成都、郑州三个城市同时发生反日游行?况且我并没有发现10.16是一个有什么纪念意义的日子(9.18或者7.7或者8.15的话我还能接受)。
      以前上新东方的时候,我的老师毕业于北外,他口口声声告诉课堂里二百来号人GOV是怎样组织北京大学生去美国使馆抗议的——他本人接到了来自北外组织上的游行通知,但是北外自己怎敢组织游行?八九以后,中国哪个大学敢组织自己的学生、联合其他的学校进行对外的游行?他和许志远一样是当事人。
      我的意思是,参与反日游行本身并无恶意,但是在中国没有纯粹意义上的游行,中国任何具备规模的游行即便不是政府发动,也是政府授意。而更严重的是,这些游行都有极大的可能会演变成暴力骚乱——参与的人越多,骚乱的可能性越大。换言之,即使参与者并没有任何恶意,但是他参与的时候已经在助纣为虐。

      WordPress的问题我不清楚,能访问就不错了……

  2. 不知道是不是我浏览器的问题,你WordPress这个页面我打开以后只能看到最基本的文字表单和链接的信息,而且是黑白的,没有图片背景颜色什么的。。。不会是要被墙了吧

  3. 慈溪对义和团运动的初始态度是“民心可用”,这个游行警察不管政府不管,任由打砸抢,估计也是想用用民心吧。
    不要blame中国人民了,中国人不该抱团,一抱团就会被“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分散开来就能发挥其辛勤工作任劳任怨逆来顺受的伟大品质,以促进世界和平和经济发展的大局。

    1. 你怎搞现在这么形而上了?反正我说一套做一套,嘴上似乎很愤怒,但是自己的生活除了少个妹子外其他都很满意。至于探索真相什么的,我只求无愧于心而已,正义就是不做亏心事,真是就是能说服自己,感知就是吃喝拉撒喜怒哀乐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