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这几天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我会从床上坐起来,黑暗里想着自己应该做什么。失眠对自己而言并不陌生,备战GRE的时候,为找工作而焦虑的时候,甚至高考前一天晚上,我都失眠了,但是现在跟从前任何时候都不同。

  过去失眠,因为对未来不安。那时候自己都有明确的目标,高考、GRE、工作,因为生怕达不到目标而焦虑不安。安慰的是,虽然每次现实总与理想有差距,自己总能在及格线上实现目标,可以说,尽管时常失眠,其实我一生中都没有遭遇过挫折。

  现在会在黑暗里回忆过去,思考未来,因为生活已算安逸。安逸,可我并不想这样。这样周而复始的规律的生活,根本不是自己想要的。我决不是一个贪图物质和享乐的人,在北京生活了四年,除了餐厅吃饭、跟十个男生看过一次电影,不曾去过任何堪称娱乐场所的地方。即使出国以后,也没有离开过宿舍超过三十公里——但是,过去多少都有明确的目标,而现在没有了。

  上午跟一个素昧平生的人Gtalk,他19岁,还在国内上大学,却过着我无限憧憬的绚烂人生。他盘下了一个网站,半地下的运作了两年,期间一直在办一个牌照,现在刚刚拿到牌照、同时跟几个门户签订了协议,就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造计划——我也是因此而结识他。我在这个网站上呆了两年了,两年前就相信它前途无量,可就在它为了改革要招兵买马的时候,我却身在美国。

  我现在非常难过,非常难过。我想回国,去他住的城市——并非北上广,也不是合肥,我都不在乎——不要钱,自己还贴钱,做这个项目。可我没有这个魄力。我一生不曾遭遇挫折,一生也不曾倾注所有做一件事。我不留恋美国,只是怕自己不能再回来。我不在乎钱,只是欠父母的一定要还。无论是读史记里的英雄传奇,还是当代杰出商业领袖的创业史,我发现他们都曾经倾注所有去做一件事,有的一次就成功了,有的几经起伏还是成功了——当然,背后还有更多失败的人和事,都湮没在历史长河里销声匿迹……

  就在这两年,我时常审视父母的人生。审视他们,因为这世上我了解他们的生活仅次于了解我自己。我时常想,如果我是我父亲,会不会寄住在父亲的房子里到四十岁,老婆孩子都有了,还没有真正意义上属于自己的家;如果我是我母亲,会不会对自己一生都因缺乏文化而生活在天花板下而苦恼;如果我是我的父母,会不会因为被社会和国家耽误了自己全部青春而不满甚至愤怒……父母都是再普通不过的人,他们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了半个世纪,经历过无数苦难,现在他们生活在水准之上——对相对中国的绝大多数人来说——已经修成正果了。但换做是我,去过他们的人生,我是否能接受?

  我想,曾几何时,父亲母亲也曾在黑暗里坐起来,思考自己应该做什么。于是自己又想起芥川的话

命令没有学过游泳的人去游泳,不论谁都会认为是没有道理的吧。命令没有学过跑步的人去赛跑,也不得不认为是毫无道理的。但是,我们从生下来的时候开始,就不啻是接受了这种愚蠢的命令……

One thought on “人生”

  1. 同没有目标。焦躁。虽然即使有目标也不是什么大目标。

    不过真喜欢什么就去做呗。虽然跟19岁的比,24/5不年轻,跟30岁比还是很年轻的。很多人人到中年还重新开始。大器晚成的多的是。其实跟年龄也没关系。活的长后面享受的时间就多啊。起步时间不那么早也无所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