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Y

  昨天,因为很奇葩的原因登陆了荒废许久的126邮箱,又不经意间在满页的未读邮件里看见了一封非广告的邮件……这,这,这不是荷兰语么?
  时至今日,再称呼她荷兰语似乎太不尊重了,那么就用WY指代吧。如果有人称我HCG,我不会介意。

  这封邮件发自六月初,是一封回函,回复的是我在三年半以前写给她、给她写的最后一封电邮。WY说,她的同学偶然见看到了我的blog,觉得文章里提到的一个人可能是她,就把网址发给了她。或许出于三年之后的百感交集,她便回复了我的最后一封邮件。
  坦率地说,再一次和WY联系,我也是百感交集。这种感觉从离开广院以后就在没有过了。
  无法解释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我字斟句酌地回了信。如果必须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保持联系,以期回国的时候可以依毕业前的约定请她吃饭。这个约定我一直记得,毕竟此类约定多年以来也只有两个而已。回信后,我对她是否会再度联系自己毫无把握,事实上也并不放在心上——我担心的是她能否读到这封回复——既然我的126邮箱已经近乎注销,她大学时代使用的邮箱恐怕也已过时,只是偶尔用来重温那些陈年旧事罢了。

  如果确因为双方的荒废而错过联系,我就当是天意了。必须解释一下,我所相信的天意绝非所谓千里姻缘、前世来生云云,那些太狭隘。我相信广义的天意,就好比之前单程从未开过十英里以上,来加州时却在三天里开了一千六百英里,只因为相信老天爷不会让自己出意外……


  二十多天后第一次更新博客,居然还是因为女性,多少让自诩已经“独立”的我尴尬不已。其实这段时间里有不少值得记录的经历,比如拜访在Google总部工作的好友(间接导致了有生以来第一次车险理赔),跟同事一起去看黑骑士崛起、并对首映枪击事件的诸多看法,因为汽车送修而走夜路下班时萌生的千丝万缕的心绪,还有看日本综艺节目以及HBO新剧集《Newsroom》的种种观感……如果不是因为在这个创业公司工作的话,都会一一记录下来。然而实在是太忙了,自入职开始,我已经连续工作了五十多天——双休日和法定假日会偷懒,但至少每天都去办公室。没有人要求我这样做,只是觉得自己越尽力,前途便越光明;这同备战高考而全年无休的高中生的心态没有不同。

  如果公司上市的话,手中的期权便可以支撑自己回国创业。如同半年前仿佛听见加州的召唤一样,我现在愈发感到中国在召唤我,这并不是说自己将会建立怎样的功业,只是笃定三十岁以后的人生还是属于中国的。估计过不了多久,我就要再次把自己投入焦虑中。相似的焦虑在高考前有,考GRE前有,找第一份正式工作前有,甚至在找到了工作以后还因为对现状不满而达到了顶峰……奇妙的是,经历过各种伴随了整个成长史的焦虑后,反而觉得易于焦虑的性格已经成为自己无法舍弃的依赖。形成这样的性格,既非家庭的因素,与社会环境和个人经历也无关——毕竟自己还从未体验过重大挫折,也不曾遭遇变故——思来想去,唯有当做天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