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性

  从小我就被长辈和老师称为“有个性”的人,这不是真相。当时的所谓个性,有一半是装的,因为不愿与别人相同而故作不同,不能称之为个性。后来在大学里见到了真正有个性的人,比如朱哥,顿时惭愧不已。朱哥的别致个性,用从心所欲四个字来形容再贴切不过,而我不过是矫揉造做罢了。

  我那一半的真个性,让自己在大学阶段因为确信会出国而没有干那些从来不齿的人际勾当,出国以后也没有为留在美利坚而用尽浑身解数。而另一半的虚伪个性,让自己一次次妥协——不是理想的研究生院,也没有奖学金,还是出国了;更加不理想的工作,在待遇和技术两方面都乏善可陈,还是做了一年。出国前发誓,绝不做端盘子的勾当——自己确实做到了,在身边的同学里算很有个性的——不过后来为了在美国立足,在一个毫无前途的公司写了一年毫无意义的代码,工资仅仅是一个程序员的最低水准……

  庆幸的是,我跳槽了——不,怎么能说庆幸呢,从开始到最后,跳槽都是本人亲自规划的。虽然经历了各种失败,虽然差一点就绝望,我还是做到了,这都是努力的结果,跟运气实在没多少关系。在新的公司,不仅待遇翻了一番,技术方面迄今两个半月的所学比之前的一年更多。创业公司的氛围,期权的激励,硅谷式的程序员生活,都是在别的地方无法得到的。

  如果问三年前的自己,现在这样的生活,你是否满意?当时我的应该会给出肯定的答复,对当时的自己而言,虚伪的一半个性已经得到满足。但是,现在,那一半的真个性占了上风,我开始否定现状了。如今的自己,每一天都比昨天更想辞职,每一天都比昨天更恨给别人干活。

  老板是好人,同事也都是好人,然而,他们并不是我。从人事管理、产品推广、技术架构,乃至一行代码的写法,我跟他们都有很多分歧。可我只是一个程序员而已,而且因为英语水平的关系,甚至不能和他们平等地辩论。我可以拍着胸脯说自己在过去十年内从没发过火,毕竟所有的冲突都是身外事,本人的利益其实没受到多少侵害。但现在我有怒火,因为不愿被别人命令而愤怒。本人坚信不能这样做,而对方要求自己去做,即使最后照做了,内心深处始终是抗拒的。

  回头想想,自己的个性向来如此,做分组项目时,或者几乎什么都不做,或者几乎包揽全部。上学如是,工作也如是。我不愿意给别人擦屁股,也不愿眼睁睁看着别人制造垃圾,最后还是要让其他人来擦屁股。何况,代码写得烂,至少可以实现需求;而运营和人事上犯的错误,可能永远都无法弥补。

  牢骚这么多,其实没有丝毫针对现在这份工作的意思。我很清楚,自己在世界上任何一个企业工作,都会对“受人指使”而不满,尤其当坚信命令是错的的时候,不满会变成愤怒。换句话说,只要是给人打工,我永远不爽——给人端盘子与给人写代码有什么不同呢……解开这个心结唯一的方式,就是给自己打工,不过现在并不是时候,要学的还有很多。

  以前一直说三十岁之前回国,其实是“三十岁的时候回国”的另一种表述。现在看来,自己在美国绝对待不到三十岁。

One thought on “有个性”

  1. 加油啊。
    我觉得我也在走一条小众的路。底气不足,但是大约还是觉得不算老,愿意拼一把。
    无论在做的是什么,有那份不满足愿意闯的心就足够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