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主义

  网传方滨兴患直肠癌,缺席了北邮的开学典礼,北京时间凌晨三点半我在新浪微薄发了言:

  如果方校长果真得了癌症,现在还不是放鞭炮的时候,即使他立刻死掉,也不是时候。应该把成串的鞭炮一节一节拆开来,在他漫长的生不如死的余生里,在无休止的化疗和放疗的每一天里,每当有一个网民的搜索被重置时,就在他耳边响一声,直到他死掉,墙倒下

  四个小时以后的早上七点半,我却收到了一条系统通知“抱歉,您在2012-09-05 03:32:09发表的微博“如果方校长果真得了癌症,现…”已被管理员加密。此微博不适宜对外公开。如需帮助,请联系客服(链接:http://t.cn/z0D6ZaQ)”。不禁感叹审核之勤勉。一个多月来就发了这一条消息,估计还没有人看到这条微博,就被删了——说起来是加密,他人不可见的微博,不就是被删了么?

  凑巧的是,今天还有一则重庆某网民因贴讽刺打黑的漫画被劳教两年的新闻登上了各大门户的首页。薄熙来当政期间重庆之黑暗不难想象,难以置信的是新闻报道中的这段话:

  ……三年前在天涯转发重庆打黑漫画《保护伞》,加点评“这把伞好怪哟”,结果出现了让他意想不到的一幕:电脑右下角当即弹出对话,叫他去市公安局网监总队自首。

  不知道究竟是记者因不通电脑而报道失实,还是这确系事件的起因,如果中国的网络监控已经像这样渗透进互联网的一言一语、一字一句,我必须重新思考自己回国的打算了。在谣言扩散开之前将造谣者绳之以法是维护秩序,在讽刺与评论刚刚离开键盘、尚未被外界所知时就告诉说话的人“老大哥在看着你”,这是恐怖主义。


  另外,还是想愤青一下。衡阳用小学生做转基因大米的实验,这如果发生在美国,家长会倾家荡产去告学校和政府,如果告不赢,如果是在美国,黑爸爸就会拿枪把管事的人突突了。法律和暴力是解决问题的两种方式,但天朝的狗官没有法律,天朝的屁民不敢暴力,所以狗官活该弄死屁民,屁民活该被狗官弄死

4 thoughts on “恐怖主义”

    1. 我当时相信30岁的时候中国的情况会好些,至少不比现在差,没想到情况越来越差。经济和技术在发展,而互联网的审查不仅没有变宽松,反而日渐严格。以前是谣言传开了、影响闹大了才会因言获罪,现在帖子刚发出去,还没有一个活人看到,机器已经弹窗提醒你去自首了,这是我以前没预料到的。
      可能再过两三年,你从前在微博、日志、论坛上所有的发言都会被索引,然后按危险程度分级。也许你一个月都没有上网,却突然被逮起来,因为你在过去几年中的发言说明你很危险——不是也许可能,这样的事已经发生了——不同的是,任建宇接受政审是主动的,但不远的将来,所有中国人都要接受政审

  1. 果然很恐怖。。。一声叹息。。
    改是难改的,留在中国的人,估计都主动接受政审了。。不主动的,也都不会回去。当然还有一小撮人,是审别人的,但是今天能审别人,也保不准明天就被人审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