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随感

  前一阵子感恩节采购,更换了笔记本硬盘。整理文档的时候,发现很多中学时代写的文章(大学以后都直接写博客了)。看到这篇《流年随感》,原以为在博客里贴过,搜了一下其实没有。我很清楚地记得高一的时候,黄毅然为了做班级网站委托我写一篇文章,我写了这篇,后来并没有用,用的是在《新安晚报》还是《作文通讯》上发表的《火》。不过《火》不能算是我的作品,其实是父亲写的,而这一篇是纯粹的自己的作品。
  前几天才缅怀过“无敌的男人”的时期的自己。虽然写《流年》的时候应该已经对YJ有意思了,总体而言还堪称无敌的,所以文章中的心态可谓心如止水。现在就完全做不到了,不仅文笔未见比十年前高明,心理素质反而下降许多,听《流年》的感触远不如《红豆》来得强烈。
  今年写的日志太少了,姑且拿它凑数吧。


流年随感

  中考前的那些夜晚,常是伴着收音机度过的。曾听CRI的DJ王璐(可能是这个“璐”吧)说过,人们在卡拉OK唱的歌大都分为两种,一种是演唱者喜听的歌,一种是演唱者擅长的歌。王菲那首《流年》,在大多数情况下属于后者。

  于是,在压抑得近乎窒息的夜里,王菲天籁般的歌声又一次缭绕在耳边,伴随着优雅而飘渺的词句,它的旋律竟是如此惆怅……

  现在,初三的日日夜夜已然成为往事,或者说,身边的一切似乎都改变了很多。一样的夜里,一样坐在书桌前,我似乎无法再体会到曾经波涛般的心绪。也许,沉重的压力和无所眷顾之间毕竟拥有太大的差距;也许,刚刚跨越了中考,享受这短暂光阴的愉悦实在理所应当——然而不知是为什么,我却总觉得失落,总怀念压抑得近乎窒息的日日夜夜。

  偶然间再次听到《流年》,听到仿佛是在祈祷与哭诉的前奏时,异样的感觉不期而至。我居然萌生了自己难以解释的欣喜,好像回到了那段被人形容为暗无天日的时光。继而,几乎是一种如本能,脑海中浮现出灯下奋笔的画面。

  突然想起,怀念过去,大概是因为于人于己留下的许多遗憾都已不能挽回吧。想重新来过,想弥补不经意间积累下的错误,想拾起遗失在一路上点点滴滴的生命。无论是处于喜爱挑战的性格还是失败后心有不甘,我都想再回到书桌前战斗一次。可岁月流转,没有人可以停留,也没有理由停留。

  放眼望去,不久还将会有一次战斗。如果依旧由于曾让我留下了遗憾的的惰性而重蹈覆辙,失利后再次怀念现在,那么恐怕在不安的将来,我也会无休止地遗憾和怀念下去。

  这就是所谓的流年吧。如果卷入苟安与惰性的漩涡中而不能自拔,终会沉溺于岁月的洪流;只有善于掌舵者,才能引领生命的潮流。

  紫微星流过 来不及说再见
  已经远离我 一光年

  林夕如此感慨流年,不知是否也是出于留下了太多遗憾缘故。

2 thoughts on “流年随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