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

  过去的一周可谓喜忧参半。忧的是因为难以启齿的原因,周一几乎彻夜未眠,周二大概只睡了三个小时,直到周四才勉强恢复正常,可到那时候几乎已经精疲力竭了;喜的是生活反而因此回到正轨,以前凌晨一点以前绝不会就寝,早上也起得很晚——而因为周一失眠的关系,周二早上七点多就起床了——当时,躺在床上都是折磨。

  作息恢复了正常,心态却是失衡的。尤其在晚上,总盼着手机来消息,即使躺下来依然盼着。后来索性把手机关了,连白天上班时都关着手机,只有在吃饭或解手的时候才打开上网。不把手机关上,心就静不下来。

  这一周想了很多事,心血来潮,就给自己定下了计划。从现在开始做两手准备,五月的时候如果公司的情况还没有明显好转,就申请Google,只考虑Google。清楚记得自己是从去年圣诞节的时候开始在Interview Street上做题,之后的几个月里编程的水平提高了很多并因此来到硅谷。安逸了大半年,又到了给自己上发条的时候。现在的工作压力已经比去年多得多,忙里偷闲可谓难上加难,但只有逼着自己往这条路上走,才能忘掉其他事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