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柴谈

竖子

  看见这场砍柴运动,首先想到“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这句话。而后又推翻了这个论断,觉得中国的新闻领域还是有英雄的,只是下场好些的被禁声,下场不好的被蒸发罢了。同是采访美国总统,南方周末开了半个版的天窗,而某记者因为一句“我可以代表亚洲”人尽皆知,虽然争取到提问的机会,提的问题反而没有人记得。此消彼长,与其说竖子成名乃时无英雄使然,毋宁说此处非英雄用武之地,成名者必竖子。

  吾辈皆凡人,安心做竖子本无不可。不过有好事者喜欢造神,造神的人多了,竖子也就成了神。英雄无用武之地,而竖子群聚而来;竖子群聚,使竖子成名。

见自己

  有人说习武之境有三层,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恐怕全系遗老遗少们在武学末世下的自慰之论。然而,把玄之又玄的“见天地”拿掉,用“见自己”和“见众生”来描述知识分子的两层境界倒非常合适——做读书人,先立身再立言。
  立身,不必如圣人般一尘不染,但求对所作所为有担当。莫先生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坦承,八十年代他妻子准备生二胎,而他仅仅为了提干,逼着妻子堕胎,事后为此愧疚终生。私以为做得出这种事的男人简直禽兽不如,但在功成名就之后能直面自己的禽兽不如,这个男人仍不失顶天立地。

见众生

  破坏他人婚姻的女人,无论其动机是爱情还是事业,都远没有逼妻子堕胎的男人恶劣。逼妻子堕胎的男人,因为内疚,以计划生育为主题写出了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作品,做到了先见自己,再见众生;而不止一次破坏他人婚姻的女人,至今不肯见自己,如何得见众生?
  女神采访李先生。李先生说到“公众人物都是包装过的,公众人物要是把内幕挖出来就不是公众人物了”,女神面有难色。女神提示李先生“伴侣是人类最亲密的关系”,李先生回应“最亲密也是最丑恶的关系”,对话便在这里被不自然的剪断了。

李先生

  李先生当年也曾站在神坛上,后来他不堪重负,就自己把自己撵下神坛。李先生也许终生不得见众生,但已经得见自己。于是在李先生面前,女神体无完肤。

  英雄可以有缺陷,而神必须完美无缺,因此相比于英雄,做神需要更大的勇气。好事者为竖子献上鲜花,拜倒裙下,并无不可。但要奉竖子为不得有一丝污点的神,就要经受住其他好事者的检验。人本多疑善妒,竖起过多少神,就打倒过多少神,只是有些立得久些,有些很早就倒下了。所以从下决心造神的那一刻起,就务必做好战斗的准备。如果没有准备好,或者根本不愿卷入这场战斗,当初就不该把神造出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