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笑傲江湖到鹿鼎记

  这几天以Quora为重,没有时间写东西。不过最近这个脑残版《笑傲江湖》的火热让我产生了些想法,所以简单把提纲记录下来。

  1. 《笑傲江湖》是金庸相对重要的长篇小说中唯一一部没有明确时代背景的,也正因为没有历史的束缚(尤其没有民族大义,也就没有所谓侠之大者),《笑》中的江湖是最为洒脱的。
  2. 所以,《笑》中的江湖中人是真正的江湖人物。射雕三部曲的绝顶高手中,只有黄药师可算纯粹的江湖中人;《天龙八部》里逍遥派的老一辈曾经是江湖中人,可惜江湖上已经没有了他们的身影。于是,伪君子岳不群、真小人左冷禅这些形象如此深入人心,“说什么退出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这句话只能由任我行说出来(虽然是电影的台词)。
  3. 综上所述,《笑》的地位是金庸小说中不可取代的——它不是最好的,却是最纯粹的武侠小说,也是最具现实意义的长篇小说之一(第一是《鹿鼎记》)。然而,《笑》却有一个重大缺陷,即令狐冲的塑造。
  4. 《笑》拥有一个纯粹的江湖,而令狐冲却不是纯粹的江湖中人。就像金庸武侠小说中的几乎所有男主角一样,令狐冲依然是正义化身、道德典范(尽管并非完人)。换言之,无论多潇洒不羁,他始终是一个大大的好人。
  5. 《笑》是金庸的倒数第二部长篇小说,创作《笑》时金庸已经开始反思自己的武侠观,并在人物塑造上有了长足的进步,不过临门一脚(即主角的塑造)还欠火候。直到收山之作的《鹿鼎记》,才完成了里程碑式的跨越。
  6. 《鹿》之所以被认为是金庸的巅峰之作,一则是武侠观的颠覆,再则是韦小宝的塑造。比较《笑》与《鹿》,论配角的丰满,前者远胜后者;论武侠观的颠覆,两者各有千秋,而后者胜过前者一筹;让《鹿》甩开《笑》一个维度,令后者只能望其项背的,便是韦小宝。
  7. 韦小宝不只是不具侠骨,也不只是有性格缺陷,他完全是一个坏人——首先,他强奸了女主角;其次,他贪赃枉法,而且是不折不扣的巨贪。当然,韦小宝对朋友很够意思,不过究竟谁是他的朋友,只有韦小宝自己有数:他跟你结拜的时候可以发誓同生共死,转过身去说不定就捅你一刀。如果在生活中遇到这样的人,交际的风险太大,还是敬而远之为妙。
  8. 然而,韦小宝这样的性格,比金庸以前所有武侠小说的男主角都更接地气。没有绝世武功,没有美女倒贴,更没有行侠仗义的思想包袱。读者可能会羡慕韦小宝的艳福,可要在韦小宝与张无忌、杨过、郭靖、乔峰、令狐冲等等大侠之间做选择,恐怕还是选择做大侠的居多。从这个意义上说,金庸除《鹿》以外的作品,都是成人童话的武侠,唯有《鹿》是现实主义的武侠。
  9. 因为过于现实,所以无法直视。即使把《鹿》改编成电视剧,也尽量往嬉笑怒骂的童话方向延伸,而不敢面对它的现实主义。写到这里,我想引申的是《走向共和》这部电视剧,《走》前表李鸿章,后表袁世凯,都是谈不上正面的、世俗的、韦小宝一般现实主义的人物,这样的电视剧不只是历史剧中空间绝后,时装剧里也不可能有。只要国产电视剧的主角一直是令狐冲这样的人物,不看也罢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