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又做了一个出国后常做的梦,出远门。起点都在北京,广院居多,偶尔也有海淀和朝阳的宾馆;终点不定,有时回合肥,也有出国(日本和美国,似乎还有欧洲)。国内的旅行走北京站,出国走首都机场,中途乘地铁,不管地铁的线路是否存在。梦几乎都是从学校或宾馆出发,到乘上火车或飞机的途中折腾的经过。一个例外是,有一回梦里自己已经离开了北京,乘火车回合肥的途中莫名其妙在芜湖下了车(实际上从北京到合肥是不经过芜湖的),倒腾了很久还是没回到家。

  绝不是因为喜欢折腾而做梦,而是对折腾过于焦虑了。比如昨晚的梦,从广院附近的一间宾馆动身,提着大包小包去机场,出发前明明检查再三,托运的时候还是发现忘了一箱重要的行李,务必回去取。更要命的是,连航班的时间也忘了,不知还有没有再往返一趟的时间。每一个这样的梦里,自己都不曾为返乡或出远门而兴奋,所有情绪都是为在路上折腾而焦虑。

  唯一欣慰的是梦里的北京。临行前自己可能会在市里转一天半天,走过许多条摆着路边摊的巷子,路过报亭便驻足看看有没有新出版的柯南,而且总有收获。我还在路边的小饭馆就餐,就像以前常在汪晟祯家附近的小店吃的年糕一样,便宜又美味。那样的小饭馆,铺子只有二十来平方,头顶吊扇,光秃秃的四壁剥落了墙皮,几套简陋的桌椅靠墙排着,门口是一排灶子,锅里升起白烟。在这样的情境里,吃饭的时候什么心事也没有。

One thought on “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