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semite Falls

20140419_141250

  周末和和高晨夫妇以及另外两个朋友去了优胜美地。周五的深夜进入谷中,周六晚饭后离开,原以为一天的时间根本不够游历优胜美地的景致,后来觉得,这里其实是需用一辈子来体验的风景。

  前一天进谷很晚,周六早上洗漱、早餐、购买纪念品,动身的时候已是中午。这趟旅程的规划其实非常失败(根本就没有规划么),直到最后一刻都没有决定 Upper Yosemite Trail 和 Vernal Fall and Nevada Fall Trails 两条线路应该走哪一条。因为对高晨夫妇拖拖拉拉的风格心有余悸,我决定走比较短的、全长约11.5公里的 Upper Yosemite Trail(另一条线路约13公里),希望能在天黑前走完这一程——结果托两位途中遇到的贵人的福,我们真的在天黑前的两分钟走完了,这是后话。

yosemitefallsprofile_vert

  Upper Yosemite Trail 的终点优胜美地瀑布,落差739米,是北美最高的瀑布。山道铺筑于1873-1877年,崎岖坎坷,百转千回,恐怕一个半世纪来都没有翻修过。前三分之一程,道路荫蔽,沿途橡木丛生,及至哥伦比亚岩,视线豁然开朗,山谷一览无余,还可以看见对面的半圆石和哨兵岩。再往前行至半山腰的观景台,千尺飞流的壮观景致终于映入眼帘,举目四望,谷两侧的风光尽收眼底。此后的半程左手是山,右手是谷,坡度更陡,一路鲜有植被,仰头都可以看得见终点。有几段贴近瀑布的地方,水珠乘风飞溅如同下着细雨。

  以上是我下山后的总结。在此之前,我们都对这段近八个小时的苦旅没有任何概念和准备。

  早饭吃得并不早,而且很丰盛,一行人上山前并没有吃午饭。我背了几块蛋糕和两公升运动饮料,其他人带的水和食物也不多。把车停在日泊的停车场,搭正午的巴士前往山道的起点,我们大约在十二点过一刻进了山。看到立在路口的“TOP YOSEMITE FALL – 3.4(mile)”的里程碑,我盘算着往返七英里的路程,按一小时走一英里计,回来可以赶上七点或七点半的巴士,应该绰绰有余。

l

  我长期缺乏锻炼,偶尔跑步也是晒网多过打渔。这一程在观景台之前都看不到瀑布的庐山真面,幸而那也是人体力最充沛的阶段。即便如此,还没到哥伦比亚岩我已感到体力不支,一行人中可能只比高夫人强出半截。走了一个多小时后,遇到一个下山的印度人(当时返程的人还很少),问他我们已经走了多远,他说“Almost half”,这至少给了我莫大的鼓励。事实上我们仅仅走了三分一不到,往后的路要难走得多。后来想想,这个印度人着实是我们遇到的第一个贵人。

  进山之初,同行的游人黄发垂髫,体态各异。行得越深,见到的登山客人体型越健康,青壮年的比重越大。不论体质如何,走走停停至观景台,并非难事。一行人在两点多来到这里时,我的体力其实早已透支,在此之前左腿还抽筋了,非常难堪(在此不得不谢谢高晨帮我压腿,带个基友出门还是有用的)。然而,看到远处的银河夹山而下,一条白练随风拂动、撞击着山体变化出姿态万千,一切疲惫都烟消云散了。

20140419_140703

  官方的旅游指南写到,普通游客走到观景台一饱眼福便可折返;对于体力充沛的远足者,登顶的路虽然艰苦,山顶的风景绝对物超所值。不过,在登山前我们谁都没有看旅游指南。

  休息了约二十分钟,拍了不少照片——单论镜头里的效果,观景台其实比山顶更佳。两点半左右,我们向瀑布的源头进发。当时大家的态度并不坚定:能登顶最好,登不上便罢了,毕竟同行的很多人在这里就折返了。更重要的是,我们不知道还有多长的路要走。

  这时,我们看见一位双腿有力、快步下山的背包客,便问他距离山顶还有多远。他说“(你们走了)A little over half”,“(接下来的路很难)but it’s really worth it”。事实上,以里程计我们确已行程过半,以海拔计却只爬了三分之一多。可是因为眼瞅着目的地的缘故,多远的距离似乎都很切近。最要命的是那句 really worthy it,简直叫人粉身碎骨也得上去。

  这位背包客,就是我们遇到的第二个贵人。

照片中的人物与文字没有任何关系
20140419_153018

  登顶的后半程,除了双腿使不上劲,其实并不觉多疲惫,上一次对身体有这种感知还是高中带463踢班级联赛的时候。驱使自己向上爬的动力(真的是手脚并用地爬),与其说是山顶莫须有的大好风光,毋宁说是迷信。我反反复复对自己说:即使今天上不去,你也没损失什么;可如果今天上去了,你可以做成任何事……也不知这套自我催眠的说辞是从哪儿得来的,印象中不曾被谁灌输过,也从未煲鸡汤给自己喝……大概是近来积压在胸中的烦闷太多,藉着登山的由头一吐为快了。

  当时高晨一直在附近,知道我都口无遮拦念叨了些什么。不过看在我也为他们献上不少祝福的份上——眼见高夫人也走不动了,我便一直吹风说“如果今天你们能手牵手走上去,往后就能客服婚姻生活中的一切苦难!”,“银婚,金婚的时候再来这里,重走年轻时走过的路,是多么有纪念意义的事啊!”——他应该不会揭我老底的。

  接近山顶的一段,陆续有下山的旅人擦肩而过。看见我们疲惫得近乎绝望的眼神,他们便用“fifteen minutes”、“ten minutes”、“about five minutes”鼓励我们。当全程遇到的第二块、也是最后一块里程碑映入眼帘时,我们长舒一口气。还有0.2英里……好吧,就当作已经到了……441986-109
  见到物超所值的风景的时候,距进山已过去四个多小时。坦白说,眼中的画面并不上镜:没有碧水青山,没有奇松怪石,甚至很难看见瀑布。然而居高临下的风景,任何镜头都不能表达,任何画笔也无法描绘。在观景台看瀑布,条件反射地想到“飞流直下三千尺”;后半程的山道上,一路浑浑噩噩记诵着《蜀道难》;歇脚的间隙,还跟两位友人讨论“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可到了山顶,一时间竟然无言表达自己的所见。记忆里中耳熟能详的词句都在写景,而此刻我感到风光无限好,并非因为山如何、水如何,只因自己一步一步从山脚登上来,俯瞰这山水,生出顶天立地的自豪。这般自豪,是乘缆车或旅游巴士先行大半截,再徒步一小段的“旅游”无法体验的。当年李白杜甫登山,只怕也骑了驴、坐了轿子,于是与这自豪无缘了。

  下面的照片是高晨帮我拍的(这是带基友出门的另一个好处)。镜头里看不出我正在边作,其实自己坐的地方再往前半米就是万丈深渊。山顶的风凛冽得如刀绞,我的两个肺都非常难受,加上体力透支,若不是靠在身后的石头上,连坐都坐不直,遑论站起来。我还看到许多体力很好的男女,站在悬崖边作死的,爬到峭壁上作死的,心中又羡慕又嫉妒。

  芥川说,自由像山顶的空气,不是弱者可以承受。后来我如同一摊烂泥般从崖边往回爬,脑海中冒出了这句话。

mmexport1398232584055

  五点整,一行人踏上返程。起初以为登山用了四个小时,返程两个小时便足够,谁想到身体根本不听使唤。高夫人错穿了不适合登山的鞋,脚疼得走不动,高晨陪着她越走越慢。我的脚还吃的消,右膝却疼的根本发不上力——之前为了保护抽筋的左腿,一直尽量用右腿发力,积劳成疾了。

  不确定最后一班回停车场巴士是几点发车,我跟走在前面的两个朋友商量了一下,决定让他们先行一步,如果后面的人赶不上末班车,他们就回停车场开车来接我们。另一方面,太阳会在八点前落山,我担心高晨夫妇走走停停太慢,便留在后面push一下。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自己也走不动了。

  于是,我和高晨夫妇组成的“老弱病残组”拖在后面,跌跌撞撞地艰难跋涉,一路被无数连蹦带跳的下山客超过。天色渐暗,行人亦渐稀疏,走到最后我们必须打开手电筒探路,真有了“万径人踪灭”的体验。“你知道么,手牵手登上山顶,可以战胜婚姻生活中遇到的一切困难。但更困难的是胜利以后,要把平淡的婚姻维持下去!”——无论膝盖多疼,我的嘴炮都没有停过。

  再见到那块“TOP YOSEMITE FALL – 3.4”的里程碑时,天还没完全黑下来。我看看表,七点五十五分,应该能赶上八点的班车,心下如释重负(其实错过的话也可以搭八点半的车……)。一行人晃晃悠悠往车站走,怎料离车站还有一条马路之隔,那巴士远远窜了出来!我X,现在八点还差两分,这车居然提前到了?!等等,半小时一班是始发站的时间,可是从始发站到这里不用十分钟啊?脑子转不动了……

  高晨当先冲出去拦车,我和高夫人一瘸一拐在后面赶,场面狼狈之极。好容易捱到车站,发现先前两位先下山的朋友一直在等我们。原来他们下山虽早,这辆巴士只是他们在车站等到的第一班,我们并没有拖累他们。

  坐上车,感到一股暖流从脚下涌出。看车窗外,天已经黑了。

20140419_165123

5 thoughts on “Yosemite Falls”

    1. 我上一次旅游是两年前从达拉斯搬到硅谷,自驾三天,也算记了三篇游记的。不过这一篇要表达的比较多,一篇顶三篇。

  1. 自己撒手不管依赖别人的人没资格吐槽别人!优胜美地行程我也依赖别人了,我只吐槽自己没有提前做够功课

  2. 灯泡游,就不要吐槽了。结果几乎是必然的。想痛快,要么搂自己的妹子;要么搂基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