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梦

  梦到回国期间发生的一些琐事,不提也罢,唯独一个情节要记下来。其实醒来的时候,印象深刻的也只有这个情节。

  我在家中翻《合肥晚报》,偶然在平常根本不会留意的本地新闻版面里瞥见一个豆腐块,一篇类似于市民速写的文章——一张照片,配上两三百字的文字,描述一个普通市民的状态。

  这位市民现在是一个发型设计师,当然,我认为合肥没有也不需要“好”的发型设计师,混口饭吃而已。照片上的她很面熟,名字也有些熟悉,读了文字描述——她先前在某地从事某种职业(某地和某职业都比合肥的发型设计师高大上),后来因为事业上经历某种变故,回到合肥做了这份工作(沦落至此)。恍然大悟,她原来是某某某,改了姓。

  不明白为什么梦到她。诚然这位女性在我心里有不寻常的地位,但是最近并没有想过她,也没有任何触动的理由。何况这个情节印象过于深刻了,清楚记得是《合肥晚报》,印刷粗糙的在发廊拍的照片,文字记录的生活和工作的变故,改了姓的细节(通常都是改名吧)……

  不得鄙视自己的无耻:想她便去见么,放在合肥晚报的豆腐块里算什么?她过得不如意我便满意了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