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图.上

  眼下流行用如FLAG之类的符号指代美国的几家大公司(于是国内也流行起BAT的称谓,实属东施效颦),而我在这篇日志里仍然用亚马逊、苹果、Facebook的全称而非缩写,因为这些文字是留作纪念的。若写作A家,F家云云,多年后读来恐怕要思忖片刻才能对上号。当然,用全称会导致日志更容易被检索到,或将有不少人通过搜索引擎偶然来此看我的笑话……现在想起来,西雅图之行其实乏善可陈。可本着有始有终的念头,还是要把这篇日志写完,只是成文已经跟在酒店里码字那晚的构思完全不同了。


  3月22号下午五时许,我乘坐美航的航班抵达西雅图,出机场后转乘Link轻轨去市中心下榻的酒店。交通费可以报销,之所以选择轻轨而非出租车,因为想多看看这座城市,毕竟今后或许要生活在这里。

  悉闻西雅图多雨,果然,飞机降落时还是阴天,坐上轻轨后便下起细雨——兴许是城里一直在下雨,轻轨把我带进了雨里也说不定。当时天色阴沉,沿线的风景也染上忧郁的色彩,让习惯了加州的明媚阳光的自己觉得很不舒服。特别留意到城郊的居民区,大概是空气常年潮湿的关系,一排排House房龄看似不长,木质墙体却布满水渍和苔迹,散发出破败的气息,让人感受不到活力。目睹此景,我担心自己不会乐于长居于此。

  轻轨从机场直通市中心,单程近四十分钟。在倒数第二站University Street下车,又步行十分钟到了指定的The Fairmont Olympic Hotel——据说这间酒店有五星级,不过从大堂的装修到房间的陈设都看不出五星级的模样。不及多想,肚子已经饿得慌,丢下行李便动身去唐人街吃晚饭。步行二十分钟,全程都在市区,一路看见许多无家可归的人在游荡。渐渐暗淡的天色的阴郁的空气一齐压下来,我一个成年男子走在街上竟然瘆的慌。

  走到了唐人街,明明是周日的晚饭时间,街上只有三三两两的行人,不过都打扮得体面,至少比来时的一路有安全感得多。四下的中餐馆大都是台湾菜和港式风味,我溜达半天没有看到合自己胃口的招牌,无奈转进一间主打涮锅的台湾小馆坐下。点一份招牌的羊肉锅和一杯西瓜汁——这羊肉锅不知招牌在何处,西瓜汁则很难说是西瓜汁。价格倒是不贵,不过自己明明有一天六十刀的餐饮津贴,花了三分之一出头吃到这些东西,实在得不偿失。

  吃过晚饭已近8点,原打算去星巴克看一会儿书,可是旅途劳顿臭汗满身,心中只想赶紧冲一个热水澡。回程路上明明人迹更稀疏,然而因为夜色降临,城里灯火通明的关系,反而感到比白天温暖许多。回到酒店里冲了澡,打开笔记本为这篇日志起了头(后来全删去了),又墨迹一会儿便抱起佛脚。坐在床上仔细看了Java的多线程,收获良多,不过后来并没有被问到。

  躺下来已过午夜,觉得有什么东西很吵,原来是空调作祟。关上空调,却并非因为凉热的缘故,这天晚上莫名的没有睡好。

2015-03-31_22.46.06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