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keeper

  五月初的一天,清晨五点起床,空腹出门跑步。还没跑出一公里就无法坚持,走回去的路上吐了几口脓水,回到公寓里倒头继续睡。之后的几天小腿一直酸痛,走路都困难。我已经记不清那次跑步的动机,可能是为了八月底去日本旅游自拍时,看起来健康一点。去年十月回国,从七月末就开始节食,两个月多瘦了近15斤。然而节食太痛苦,我不想再经历一次。

  五月中,机缘巧合的通过知乎认识了许多同样喜欢高圆圆的朋友,其中不乏热爱跑步的跑友。于是我们单独建了一个炮(跑)友群,一半是水,一半是交流跑步心得——运动App和手环,跑鞋和保护用具,伤病的预防和调理。群里有现在或曾经以跑步为日常的军人和武警,有年纪和身体一样轻、跑起来飞快地高中生,还有纯粹为了健身而跑步的社会人如我。群刚成立的时候,我甚至不能连续跑两公里,成绩是垫底的。

  我明白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的道理,开始悄悄地追赶。说“悄悄地”,因为群里很多人会用手机App和手环记录跑步,跑完后截图打卡。我也一直用Runkeeper记录,然而羞于自己的成绩,每次跑完都把数据删掉,根本没有打卡的勇气。这样直到6月13号,第一次没有散步、一口气跑完了3公里(好吧,其实是2.88公里)——这是Runkeeper上保存的最早的活动记录,也是我的第一次打卡。

Screen Shot 2015-08-01 at 9.58.21 AM

  在炮友会的鼓励下,跑步成了日常,成绩渐渐提高。六月底入了Fitbit Charge HR的手环,除了计步功能,对心跳、睡眠、卡路里的追踪都很到位,为跑步增加了许多动力(不过Fitbit App的GPS非常不准,可以说根本不靠谱)。从6月13号到6月30号,18天里跑了11次,平均每次超过4公里,配速都在6分30秒左右。

  7月1号这天,一次5公里跑以后,脚伤了。追究起来,恐怕是前两天连续跑了4公里和5公里,身体终于吃不消的关系。第二天,左脚就像崴了一样,简直无法走路。一连休息了十天,才换了一双脚脖子比较高的鞋,又跑了5公里。脚踝倒不疼了,可跑起来很不舒服。

  7月15号的Amazon 20周年店庆,许多商品都有诱人的折扣。我偶然发现Asics的Kayano 21跑鞋有大减价,税后竟然不到90刀,急忙入手。7月19号,第一次穿上号称屎上飞的Asics战靴跑步,有厚积薄发的感觉——4.5公里能跑进6分钟了(期间还走了500米)。脚踏Kayano 21战靴,臂绑Galaxy S5,手腕上戴Fitbit Charge HR,耳朵夹着Soundpeats Qy 7蓝牙耳机,这便是我的标准跑步装束。从7月19号到7月31号,13天跑了10次,缺勤的三天里有两次还是因为前一天跑得太狠了,不得不休息(一次跑了7公里,一次跑了9公里)。

  六月底我在炮友群扬言,八月前要在60分钟内跑10公里。其实并不相信自己能做到,彼时毕竟连5公里的配速都要六分半。七月末上,连续挑战两次都失败了,然而每一次都感到成绩的进步。于是,七月的最后一天,一个凉风习习的夏夜,我披上全套装备,在Run Rabbit Junk的助威声中出发了……

Screen Shot 2015-08-01 at 9.59.14 AM

  知乎上有一个很热门的问题《是什么支撑你跑完五公里》。坦白说,本人跑步最初的动机是减肥,然而能让自己咬着牙跑完十公里的,其实是对大四时跑完北京马拉松的半马、高二时拿到越野赛跑年级第六的自己的怀念。我没有多么远大的目标,只是为了追上十年前的自己。顺带的,精力是越来越好了。

4 thoughts on “Runkeep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