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游记.东京游记.下

sachimoro-2012-08-13T22-57-27-1

九月一日

  前一天玩得太累,这天起得稍晚。起床时就在下雨,雨势颇大,出门不得不打伞。
  早饭就近在一间叫“すためし どんどん 西新宿本店”的丼物店(专营肉类的盖饭)用了。当时没记住这家店的名字,后来几经辛苦从Google街景里搜出来,全因为这家店太难吃。点了麻辣牛肉盖饭,看起来很开胃,呈上来只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我的死鼻子居然会被刺激到?!仔细一想,这分明是大学时把自己吃坏肚子的石锅拌饭的气味。印象里,本人的铁胃在过去十年里只吃坏过一次,就是梆子井餐厅的石锅拌饭!
  闻起来刺鼻,尝起来也难以下咽……总而言之,这是我在日本唯一一次没有把盘子舔干净的一餐。岂止是没有舔干净,剩了恐怕有一半。严重点说,这顿早饭影响了自己一天的食欲。

  上午去皇居,乘地铁丸之内线在被誉为东京“表玄关”的东京站下。走出车站,回头仰望有着百年历史的丸之内侧站房,这座文艺复兴式“赤炼瓦”红砖造建筑让人对明治时代浮想联翩。当然,这其实是我想多了。
  在雨中穿过日本财阀和跨国巨头本社密布的丸之内区,四周巨楼林立,而路上行人稀少(已经过了通勤时段,而且下雨的关系?),一片肃杀的氛围让人倍感压力。然而行出不到两百米,眼前豁然开朗——看见绿树成荫的皇居了。穿过和田仓门是和田仓喷水公园,在休息区坐下,失神地看着千代田的雨景,阴雨中现代建筑与古典园林的奇妙组合让我想起《言叶之庭》。我想当然地以为《言叶》取材自皇居,掏出手机搜了一下,才发现其实是新宿御苑——虽然离酒店只有步行的距离,但明早就要离开东京,这一趟日本之行恐怕无缘得见了,倍感失望。
  坐了一会儿,雨势没有变小的迹象,只得继续前行。从大手门进入皇居东御苑,一路转过城垣,爬上坡道,终于来到天守脚下。我又犯了想当然的错误,一直以为这里是有江户城天守,可映入眼帘的却只有光秃秃的石基。仔细读了路牌的说明,原来江户城的天守在三百年前就被烧了……
  失望之余,坐下来避雨。 雨势渐小,动身北行。由北桔桥门离开御苑,进入北之丸公园,在林荫道中步行几分钟便是日本武道馆。久仰日本武道馆大名,亲见时却倍感失望:建筑本身比想象中小得多,而武道馆正前方有一条小路,再往前是一片很小的停车场……换言之,连留一张全景合影的位置都没有,网上的照片都是骗人的!

  从北之丸公园出来,往西走五分钟便是靖国神社。
  时逢二战结束七十周年(对中国而言是“抗战胜利七十年”,对日本而言是“终战七十年”) ,靖国神社也有特别的纪念活动。不过我对侵华战争、或者说“正义”的定义并不关心。一直记得芥川龙之介在《正义》中写道:“每当我翻看历史,就不由想起游就馆。在古老的幽暗的廊子里,陈列着种种正义。似青龙刀者大概是儒教传授的正义。似骑士之矛者大概是基督教传授的正义。这里还有很粗的棍子,大概是社会主义者的正义。那里有挂着穗子的长剑,大概是国家主义者的正义。” 此番东京之行,靖国神社中的游就馆是必须去的。
  靖国神社里有年轻漂亮的结队参加修学旅行的女校中学生,也有独自一人在鸟居和拜殿前频频鞠躬的白首老者。通往拜殿的大路上有一尊铜像,可怜我自以为了解明治维新的历史,却不认识铜像的本尊:大村益次郎。维基得知,曾任兵部省的兵部大辅、指导了近代日本的军制建设的大村益次郎,被誉为日本现代陆军之父。靖国神社中供奉者众,铜像却仅此一位,有眼不识英雄,我非常惭愧。
  花1600日元买了两张参观游就馆的门票——因为游就馆是我的“情怀”,我便请了WB的客。原以为转半个小时便可以出来,没想到流连忘返两个小时,依然意犹未尽。参观游就馆给我留下了太多感触、震撼、启迪,务必单独写一篇文章。而且,两个小时对我而言还是太仓促。馆中不允许拍照,而值得记录的内容太多,务必在下一趟东京之行里排出半天时间,一个人带上纸笔前去,安安静静地记笔记才好。

  念念不舍地离开游就馆,天已放晴。从靖国神社南门而出,一路步行,逆时针沿着皇居外的护城河走了半圈。沿途还有好几处“名胜”——国会议事堂(20世纪少年中被炸了),樱田门前的警视厅 (柯南中出现几百次了),皇居外苑的楠木正成像(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景点吧)……完成了皇居一周游,搭地铁前往浅草寺。
  如果说游就馆是我的情怀,那么浅草寺就是WB的情怀。他说哪一代的忍者龙剑传里有一个关卡的场景是浅草寺,所以成了情怀。抵达雷门大约是下午四点过一刻,并非是节假日,游客依然摩肩接踵。从雷门到浅草寺之间有一条三百米长的“仲见世”参道,布满了上百家小吃和纪念品的商铺。想起来还没吃午饭,可我实在被早饭闷得倒胃口,WB也没什么食欲,索性吃了章鱼丸子和冰沙当做午餐。
  浅草寺确实很美,然而仅仅是美而已,相比后来在京都看到的那些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寺院少了许多“历史感”。花100日元求了一根签,求感情,得到的居然是“下”签,叫人无可奈何。
  我已经走不动了,坐在一旁休息,被咬了一身包。WB兴致很好,一直在转悠,还被一个在浙大留学过的日本妹子搭讪,交换了联系方式,唉。。。

  浅草寺的一天结束得比涉谷和新宿早得多,参道上的商铺不到六点就陆续打烊了。晚上去银座,在优衣库买了五六件衣服和两条裤子,居然才一百来刀。另外,进试衣间的时候有自拍的冲动……
  不记得在哪吃的晚饭,也可能根本就没吃。十点前就回到酒店,有过昨天的经历,今天再没有夜生活。这一天走了32975步,行程24.73公里,燃烧了4311卡路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