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业

  上一次回国是2014年国庆。彼时工作不稳定,收入也低,时时刻刻想着跳槽。明明是参加Alpha的婚礼,眼睁睁看着老同学一个接一个走进婚姻殿堂,自己不敢有一丝成家的念头。那时候根本没有心情为未来做打算,能安然地活在当下,已属奢求。

  今年春结回国,时隔不到一年半,心境却有了巨大的变化。身边同龄的友人,多数都已成家,不少已经抱了娃。和亲戚聚餐,席上必有晚辈。开宝马5系的老王一直给小王最好的教育,天天被王夫人吹枕边风,不得不计划起让老婆儿子移民加拿大;我的外甥还不会说话,就被表姐送进了一个课时300元的日式早教班,于是外甥的人生长跑在起跑线前就开始了;和在河南当兵的俊哥聊起孩子的话题,俊哥的娃儿也到了上早教班的年纪——“带她听过几次课,就觉得别人家的孩子好安静……”——不过,俊哥毕竟有经济的考虑……

  Beta偷偷告诉我,去年,他似乎是在一夜之间意识到自己长大了,觉得好可怕。我亲一口Beta的额头,说,我会说自己“老了”,你却说“长大了”,你永远这么可爱。DYF的婚礼上,我和Beta约定,谁先结婚,另一个人就为对方做伴郎。我和Beta谁先结婚,我心里并没有底;不过后结婚的那个人,恐怕就此便找不到合适的伴郎了。

  对现在的自己而言,成家更似一种责任。向奶奶许诺,如果她能活到明年春节,就带女友(夫人)见她。在医院看望病榻上的奶奶,回忆爷爷的音容,想着说不定什么时候,父母也会躺在这里。父母还算健康,然而老态毕显。这衰老不仅仅表现在额头的皱纹、鬓角的白发,更体现在步态的蹒跚、耳目的迟钝、精力的衰减。明年是父亲的本命年,孔子说六十而耳顺,可父亲还没到六十,我已经需要高声说话他才能听见。父亲在我现在的年纪已经有了独子,爷爷在这个年纪已经先后有了姑姑和父亲,如此看来,确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