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2016

  二零一六年,三十而立。回望过去的一年,值得一书的有三件事。

  九月二十六日晚,表姐告诉我奶奶在前一天晚八点十分去世了,两天以后遗体告别。随后父母也通知了消息,还给我看了挽联和祭文,以及奶奶的遗书。遗书是奶奶在去世前一年写的,字迹清晰可辨。
  我很挣扎。如果当即买次日的机票,应当赶得及奶奶的遗体告别。可我的美国签证已经过期,为了续签证,保险起见要请两周的假。积累的带薪假是足够的,问题在于毫无征兆地向公司请如此久的长假,过世的也并非至亲,恐怕说不过去。得知消息的当晚一直很纠结,最后还是打消了回国的念头。爷爷去世我没有送他最后一程,还可以用迫不得已来开拓。这一次,单纯是不孝了。
  表姐问我有没有话要捎给奶奶的,我说,我一直在争取给她找一个好孙媳妇。

  年过而立,自己不得不把成家的事提上议程。春节回国期间托父母安排了一次相亲。两年前母亲就介绍过这位同在湾区工作的合肥姑娘,不过当时没根本没有谈对象的心思,拒绝了母亲的安排。
  这是我的第一次相亲,结局可谓不欢而散,很快就断了联系。然而,这终究是迈出的第一步,也是巨大的进步。后来在父母和朋友的介绍下,我还认识了几位姑娘。有的只落得一面之缘,有的一度也以为可以走到一起,还有的……在此不便多说。犯错,学习,长进。虽然在过去的一年留下太多遗憾,我并不后悔。虽然一次次犹豫,怀疑,口是心非,恐怕自己到底都不会妥协。

  秋天,Lewis来Facebook实习,临走内推了我。于是自十一月伊始进入了备战状态。说不出为什么,过去的四年里自己持续不断地面试(并失败),却从没有哪一次如这回一般重视。我对待这一次申请的态度,一如备战高考和GRE时版庄重、认真、竭尽全力。同样的,根本就没有想过假如失败了该如何收场。换做以往,受到拒信后便一声不吭、一如既往地工作。然而这一回,失败便与世界终结无异。
  电话面试,现场面试,加面。每进一步,压力都十倍地增长。以至于加面的前两天已经夜不能寐,然后有了赤壁前夜的感悟。
  对我而言,二零一六年其实结束于2017年1月17号。那天下着细雨,我莫名地感冒发烧,上午还去了公司,中午没吃午饭请病假回家了。下午,几乎是浑身燃烧着接到Facebook的recruiter的电话,热情洋溢地发来offer。我强抖擞精神,躺在被窝里把消息通知了家人和朋友。心里悬了近三个月的大石头放下了,却连欢喜的力气也没有。

  迟来的晚安,2016,这一年里我走完许多旧的旅程,也踏上许多新的旅程。迟来的早安,2017,我会在努力前行,希望都会收获好的结局。

  ——作于2017.1.2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