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r Pressure

  这几天在学习Haskell,觉得智商欠费了,于是想起Nick。

  Nick小我五岁,最爱的语言就是Haskell。我从达拉斯来到硅谷时,大学一年级的的Nick刚刚从一所不入流的教会大学辍学,我们在D公司成了同事。我们几乎是背靠背地共事了五年,每次跟他讨论问题都觉得自己智商欠费,就这样自卑了五年。

  然而,工作的前两年里Nick常为琐事分神,疏忽了本职,工作效率很低。在公司状况最艰难的时候,包括我在内的许多同事都跟老板表示,要么让Nick端正自己的态度,要么让他离开。那时候他年方二十出头,别人还在上大学的年纪,他已经出来工作了。我想,他还年轻,回去把书读完,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彼时,一位同事建议Nick去看心理医生,这才发现Nick有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就是Sheldon Cooper得的病)。问诊时医生给他做了智商测试,得出他的IQ有138——因为太聪明,身外物永远像洪水一样在脑海中奔流,以至于难以集中精力于眼前,这也是Nick大学辍学、工作效率欠佳的真正原因。随着定期就医吃药,Nick的症状显著好转,表现出的聪明和效率令我叹为观止,简直耻于和他拿相同的工资。

  我从D公司离职的时候请Nick吃了一顿饭,向他坦言他是我认识的最聪明的人。现在我在F家工作了一个月有余,确认了这一想法。都说在F家工作会有巨大的peer pressure,可对我而言,没有什么是比跟Nick背靠背共事更辛苦的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