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2018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l1 preset

  2018年,我做了前半生里最后悔的决定——成为一个房奴。
  屡屡尝试记录下购房的经历,然而回忆这段经历与经历本身同样令人疲惫。从成为房奴的那一刻起,就感觉有阴霾笼罩在我的生命里,挥之不去。我自知容易焦虑,过去的焦虑都是对未来的不安,而现在的焦虑,就是现在了。
  房价下沉是原因之一。五月份购房时,受诸多因素影响,在价格和选址上做出了很冲动、回头看来完全是错误的决定。入住后没有多久,湾区房市下行,这间房的市价已经跌去了一成,暂时看不到反弹的迹象。如果房价可以维持,我的心情恐怕会好不少吧。
  更重要的是失去自由。以往租房住时,有迁徙的自由,只要能力所及,可以去想去的公司,城市,国家。买房以后,人就被钉在了东湾。这间宅子唯独距离Facebook较近,去硅谷的其他科技公司都有半小时以上车程——高峰时去谷歌和苹果,单程要一个小时。我很想在2019年的下半年去纽约,工作一两年。可把租房所得与月供及地产税相比,这分明是桩亏本生意。每每与同事谈及此事,同事都开导我说不要被房子束缚——但是我终究解不下这个心结。

  想去纽约,单纯是为寻找另一半。
  2018年,我与两个女生有过交集。尽管双方的关系连男女朋友都谈不上,至少有过很强烈的意向。都有过意向,却不可能回头了。
  有了这样的经历,我基本上放弃了在湾区找到另一半的想法(虽然两人中的一位并不在湾区)。自以为对另一半的要求并不高,但是湾区为数不多的优质单身女性在众星捧月中的自视甚高令我反感,甚至厌恶。即使被人说固执,我也绝不会降低标准去妥协。如果以自己的条件在湾区找不到符合标准的对象,那就去纽约。单纯从技术角度考虑,换组去纽约的Instagram其实很容易。唯一的障碍,只是这里的房子。
  如果有朝一日想通了,19年的下半年会换组去纽约吧。

  加入Instagram的2017年,是Instagram梦幻的一年。Story的推出击垮了Snapchat,各项指标增长迅猛,以至于内部一再调高业绩预期,否则自上而下都会懈怠。而2018年,可能是Instagram自诞生以来最糟糕的一年,以两位创始人同时离开Facebook为标致,来自母公司决策层的压迫让Instagram产生了巨大的动荡。尽管月活用户数依然扶摇直上并在年中突破十亿,尽管由广告销售如火箭般蹿升、已经占据Facebook总收入的五分之一强,Instagram毕竟不是Facebook创始人他亲生的……
  年中换了组,从web换到core Infra,做更底层的东西。毕竟是支持着全球十几亿活跃用户的服务,这套系统对于之前一直是全栈工程师的而言可谓深不可测。在新的组里,同事比在web组的资历更深,更硬核。与他们工作的每一天,我都自责为什么没有更努力些,早点来如此优秀的环境里提升自己。回想之前在D公司待的那几年,完全蹉跎了。
  过去的一年里,最大的收获就是在新的环境里结交了相见恨晚的朋友。希望与他们的友谊可以珍重终生。

  年底,收到移民律师的通知,绿卡申请终于前进了一大步。顺利的话,2019年可以拿到绿卡,之后便可以自由往返于中美。时至今日,我依然没有强烈的移民倾向,申请绿卡仅仅为了方便出行,而买房纯粹是经济上的考量。现在的美国经济有暴风雨前夜的征兆, 而中国已在暴风雨中。都说winter is coming;展望2019,“请好好珍惜这过去十年里最糟的一年,因为这将是未来十年中最好的一年”——瞻乌爰止,于谁之屋,犹未可知。
  无论未来如何,我都会把2018视为自己生命的中点。先前的自己还可以秉着青年的心态埋首向前,从这一年起,我终于不情愿地步入了中年。以后的路,恐怕不得不谨小慎微地走下去,哪怕这样的活法正是从前所鄙视的。

2 thoughts on “晚安,2018”

  1. 人生确实在于折腾,年轻时一定要多折腾。。。房子固然重要,但是真的应该成为加分项,而不应该成为束缚,尤其你这样,守着房子干什么。
    我lg正在找加州工作(估计会去圣地亚哥),其实我们这中部大农村也没什么不好,但是总觉得不是终老之地,所以趁着年轻多折腾折腾。。四处体验体验各种生活方式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